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1章
    我要带萧月宸去的是安安的俱乐部。

    安安的俱乐部有一个魔镜,可以从背后偷窥群交和**大会而不被发现,这种东西应该是能满足萧月宸变态偷窥欲的。

    魔镜其实就是魔术镜子,可以从里面看到外面。外面看却是普通的镜子。我曾经带着周娜在魔镜的后面玩过调教游戏。

    萧月宸真是把我逼得没有办法了,不然的话我不会出此下策的。

    我问萧月宸:“怎么样?是不是很爽?祁老师今天会几个男人调教,我已经叫人安排好了,你兴奋吗?”

    萧月宸盯着魔术玻璃,连说话的语气都有一点颤抖:“你……你是不是经常在这里自慰?”

    “自慰?萧月宸你脑袋秀逗了,我为什么不找一个女人干炮呢?”

    “可是……在这里吗……”

    “不是更加刺激吗?”

    萧月宸看我的眼神都变得激动起来,“你居然这么会玩的吗?”

    我把手伸出去,马上又收了回来。把手伸出去是本能反应,想要摸摸萧月宸的小屁股,而收回来是我想起来了对象是萧月宸,不由得有一点尴尬。

    萧月宸倒是没计较这种小事情,只是问我:“祁老师什么时候来?”

    “快了,今天的戏码一定超乎你的想象。”我说。安安的这个俱乐部一直玩的很大,这一点我是非常清楚的。不过我一直都不喜欢在她的俱乐部玩女人,主要还是心理有一点膈应,也怕得病,虽然安安和我保证过了这里的女人都是定时做体检,客人也是精心筛选过的。

    萧月宸的表情的确很激动,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镜子。

    所谓千呼万唤始出来,终于祁老师出现了。

    祁老师的脖子上带着狗链,身上穿着夸张的黑色胶衣。

    这一身衣服很有意思,不该露出来的三点全在外面,而可以露的地方反而遮蔽得严严实实的。

    爬在地上的女人,由带着头套的男人牵着,不只是祁老师一个人,还有另外两个女人。另外两个女人的胸部上还带着乳环,这是最明显的性奴隶的标志。是打在身体上,不可磨灭的印记。

    祁老师虽然没带乳环,但**之间还是夹着乳夹。同时我看见了胶衣的后面还有一条尾巴,应该是肛塞。

    三个带着头套的男人牵着三个女人过来之后,随后又有六七个戴着面具的男人出现了。这些男人多数有多肚腩,看年纪都在三十岁以上,这也难怪,安安的这个俱乐部的消费水平本来就不是一般平头老百姓能消费得起的。有钱人空虚的精神世界缺乏寄托,就只能找一点异样的刺激咯。

    这种事情说实话我已经见怪不怪了,第一次看到这种东西的时候我其实和现在的萧月宸异样吃惊。等于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原来在我们看起来风平浪静的社会下面还有这样充斥着纯粹扭曲肉欲的地方。

    萧月宸有一点紧张地问我:“他们这是要进行什么宗教仪式吗?”

    萧月宸不这么说我还没这方面想,现在仔细一看的话很真的像是什么邪教组织。

    我对萧月宸说:“你想象力挺丰富的,他们就是觉得这样刺激,然后戴上面具多少也能遮蔽一下身份,你不要看他们这样,其实他们都是我们生活的这座城市里面有头有脸的人。说不定是银行的行长、电视台的记者,又或者政府部门的小领导……”

    萧月宸闷闷地哦了一声,对我说的话好像显得不是很有兴趣的样子。不过她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镜子。

    魔镜的另外一边是人间的另外一种形态。原始又**。

    我问萧月宸:“这是你喜欢看的东西吗?”

    萧月宸扭了扭头,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一点迷茫,用了许久才轻轻地对我吐出了几个字:“这种没有美感。”

    “那所谓的美感是什么呢?”我想萧月宸的美学一定是格外扭曲的东西。

    萧月宸说:“这里的东西是很直接,但是不够自然。”

    “自然是什么意思?”我问。

    “自然就是在一般的场合,而不是这种专门为了淫欲而设立的地方,做一些感情激烈到爆发的事情。比如祁老师和她的学生在学校的后面的树林玩的调教游戏就很自然。”萧月宸说,“在这里的祁老师不过只剩下了一具空荡的躯壳,如果只是纯粹地追求肉和肉的摩擦,那人和猪有什么区别呢?”

    萧月宸自有一套自己的扭曲审美,我懒得和她争辩这方面的问题,只是问她:“那你还要继续看下去吗?”

    “看!为什么不看呢?虽然只是无意义的躯壳而已,但是至少有得看比没得看要好,不是吗?”

    墨镜另外一边的祁老师双手抓住两根男人的东西,正在卖力地套弄,嘴里的吞吐也是无比认真。

    而在祁老师的背后这有一个男人在专心玩弄她的**。祁老师的胸部不大,不过即便如此还是有一种软趴趴的感觉。除了年纪的关系,我想还有过度调教的关系。

    人的身体恢复能力是有限的,调教游戏一旦穿越了这个限度,就很有可能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所以我每次和张小美、周娜玩过过分刺激的游戏之后,都会在浴缸里面放满热水,让她们泡上半个小时,这种活血的手段对于恢复可以说是最好的。

    祁老师的主人想必没有我这么细心周到。

    镜子那边的女人都在卖力地取悦着男人,趴在地上好像被剥夺了尊严的雌兽。实在是很淫糜的画面。

    这个时候我看了萧月宸一眼,心里止不住生出一个疑问来:萧月宸看了这近在咫尺的淫戏之后,会不会也有**上面的冲动?

    我认识的萧月宸几乎没有让我看到过这样的一面。她要么冷静,要么癫狂,从来都在冰火两个极端。似乎她这样的人是不需要**的。

    但我不信!

    我已经上过许多女人了,除了身体的结合,我也会问这些女人很多问题,这些问题可以帮我更好地理解女人。

    我觉得萧月宸肯定也是有**的,只是她的控制力很强,控制得很好,所以就算有不对劲的端倪我也没发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