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7章
    我和俞蓉前前后后一共做了四次。

    做完之后我躺在床上一片虚无,感觉自己连脑子思考的速度都已经变慢了。

    而俞蓉的状态就要比我好很多,她看起来容光焕发的样子,显然是因为得到了我滋润的缘故。

    时间已经来到了夜晚两点。

    我眼睛一闭几乎就能马上睡着,而俞蓉晃荡着自己的小腿居然还有空闲来玩手机。她在手机上玩什么游戏我一点都不关心,总之我是困得不行了。

    我翻了一个身就准备睡觉,而就在这个时候俞蓉拍了一下我的肩膀,用愉快的语气和我说:“曹立,我给你看一个聊天记录。”

    “明天再看吧,我今天真的是不行了。”我真的不是在开玩笑,我感觉自己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除了睡觉别的事情什么都不想做。

    而俞蓉不依不饶,又翻身到了我的身上,“你要是不看的话就必须和我再做一次……”

    她这话让我有一点后怕的感觉。我出来和这么多女人做过,还是第一次有女人让我感到畏惧,不得不说俞蓉真的是不简单。这可是安安、石巧她们都没做到的事情。

    我摸摸的手,“你刚才不是说自己的下面已经给我干肿了吗?”

    “就是疼那我也喜欢,哪个女人不喜欢这种疼痛呀。你懂什么?”俞蓉用一脸骄纵的表情看着我。

    我搂住俞蓉的身子,“你今天不睡觉了,明天还要上学呢。”

    “我这不是被你干得太兴奋了,睡不着吗?”俞蓉对我说。

    “这么说来还是我的错了?”

    “不不不!你一点错都没有,请你下次和我做的时候还是这么卖力。你每次都这么卖力的话,张小美那边我是绝对不会戳穿你的。”俞蓉说。

    我看着俞蓉,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我可以理解为你这么说是在威胁我吗?”

    “随便你怎么理解,不过有一件事我希望你搞清楚。每一个和你上床的女人,多多少少在第二次上床之后都会设想一下做你的女朋友会怎么样……说什么只是炮友,不影响大家本来的生活,要么是根本看不上你,要么就是权宜之计而已。”

    俞蓉说的这话我已经感同身受过了,叹息一声,问她:“那你们女人说的话,有几句是真的呢?”

    “我刚才说的话就是真的呀,不过女人就算说真话也没什么用,因为女人是可以随时反悔的。”俞蓉说,“你是不是觉得女人很可恶?”

    “是啊!”

    俞蓉又拉住了我的手按在了她的小妹妹那里,说:“可是你又偏偏离不开这样东西是不是?”

    我还能说什么呢,看来俞蓉才是真正的老司机,在两性关系上比我看得透彻得多。不过仔细想一想的话,她刚才说的话真是饶有深意,让我一下子就从瞌睡的状态里面清醒了过来:“这么说你也想做我的女朋友?”

    俞蓉说:“是有一点这方面的想法,不然我干嘛不和别人约,只给你一个人操呀?”

    她这话让我有一点胆战心惊,我正想告诉俞蓉我是没办法给予她任何承诺的。俞蓉已经抢先说道:“你放心,我这人不会不知好歹地赖着你的。我虽然有一点喜欢你,单说比起你,我的尊严更加重要,我是不容许自己在你的面前比不上别的女人的。”

    “可是……”我有一点疑虑地看着俞蓉。

    俞蓉亲密地搂着我的脖子说:“只有你下面的那一根还是这么厉害,我就愿意继续宠着你,当你泄欲的精盆。你认识的其他炮友估计也是这么想的。你最好是爱护一下你的身体……如果你的能力不行了,我们可是会马上嫌弃你的哦。女人一旦开始嫌弃一个男人,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以往我接触的俞蓉基本上都可以算是一个爽朗的人,今天算是把她比较黑暗的一面展现在我的面前了。

    不知道安安黑暗的一面是什么样子的。

    俞蓉一看我的表情变化马上就生气起来:“你刚才是不是在想别的女人?”

    真是奇了怪了,俞蓉是我肚子里面的蛔虫吗?怎么我想什么她一下子就能知道的?

    我还来不及说话,俞蓉已经生气地坐在了我的身上:“我不管!现在你要干我第五次!”

    “不要了吧?你想明天不能走路吗?”我问俞蓉。

    “反正明天的体育课我已经打算请假了,今天当然可以随便玩。”

    俞蓉的话让我很是头疼,但是又没有别的办法可以应付她。只能任凭她坐在我的身上颠簸起来。这一次大家的状态其实都不是很好,不过俞蓉还是上天了一次,这次之后俞蓉彻底萎靡了下来。论精力她本来就不入我,只是仗着女人生理上的优势来和我逞强而已。

    一个人再怎么逞强也是有极限所在的,俞蓉现在就已经到了极限。

    到了极限之后,俞蓉终于安静下来了,抽了一支烟之后钻入我的怀里一定要我抱着她睡觉。我抱着俞蓉,而俞蓉这握住我的老二。这是她最特别的要求。

    俞蓉对于老二的痴迷我简直不能理解。我听说过女孩子抱着洋娃娃睡觉的,喜欢握着老二睡觉的,俞蓉可以说是独一家。

    在睡觉之前俞蓉对我说:“刚才一个学妹联系我了。”

    “哦,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俞蓉说:“当然和你有关系了,我这个学妹想要做兼职。”

    “勤工俭学不是很好吗?”但在我看到了俞蓉的眼神之后,我确定了这个兼职好像说的是援助交际。

    我不免露出苦笑:“和中年男人上床很有意思吗?”

    俞蓉说:“和同龄的男生上床就很有意思吗?不是一样没意思,而且小男生横冲直撞的根本不会顾及你的感受,而且他们都特别幼稚。和中年大叔至少对方懂怎么**,就算不懂你在经济上也会得到补偿不是吗?给谁搞不是搞?”

    “这种事情应该不是用来算账的吧?”我觉得俞蓉的三观有一点偏差,但是好像也轮不到我这种人来对她进行说教。

    “哦,如果一般的男生有你这么厉害,那我出钱养也没问题呀,问题是他们都是三分钟的快男,凭什么……”

    我摇摇头:“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觉得大家上床还是要讲究一点感情的,就算没有感情,多少还是要求一点眼缘的吧……上来就当做是交易,这样太**了,我其实有一点点接受不了。而且这种事情流传出去的话,名声恐怕也不会好听,你说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