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8章
    但是俞蓉居然从我的话语里面听出来了弦外之音,“你是不是在嫌弃我脏?”

    “我绝对没有,如果有的话我干嘛还和你**?对不对?我们做人要讲道理。不能你想到什么都可以随便地安在我的头上。”

    俞蓉说:“你明明就有,还不承认。”

    “再胡闹,今天晚上别睡觉了,先打屁股再说。”我严厉地说。俞蓉如果真的要闹,那我也只能奉陪了,大不了明天和周娜请假在家里休息一天,我就还不能支制服俞蓉她一个小骚娘们了。

    俞蓉听了我的话之后,略有一点恐惧地看向我:“打屁股就不要了好不好?太羞耻了。”

    “你刚才叫爸爸的时候怎么不羞耻?”我反问。

    “还不是你要我叫的!你以为我喜欢呀!”

    我捏了俞蓉的脸蛋一下,问:“你怎么这么喜欢顶嘴,是不是欠收拾呀?”

    俞蓉这次红着脸没反驳了,看来之前是我太宠着她了。女人嘛,尤其是上过床之后的女人,你太尊重她了也不行。

    我在俞蓉的屁股上轻轻地拍了一下。

    俞蓉的反应很强烈:“不要啦!我又不是小朋友了,还要被你打屁股。”

    我也的确是没什么精力了,现在已经很晚了。明天早上七点还要起床上学,满打满算都只能睡四个多小时了。

    时间对于我们来说可以说是非常宝贵,我恨不得现在就关了灯睡觉。

    但俞蓉似乎没打算就这么放过我,又在我的脸上亲了好几下,弄得我有一点惶恐,她该不会又想要了吧?

    不过这件事显然是我多虑了,俞蓉先是表扬了我今天晚上的骁勇善战,然后和我说:“我那个学妹没什么经验,怕自己做不好,不如你先调教调教她吧?”

    “嗯?”我一下子就来了精神,“做援助交际还需要经验?你以为是在会所里面做技师吗?这种事情当然是越没经验那些油腻大叔就越喜欢呀。”

    这一点我是敢肯定的,男人对于女人的趣味都差不多,都出来玩小妹妹了,当然是希望玩到清纯可爱的小妹妹。谁他妈喜欢玩一个技术比小姐还好的高中生?

    但俞蓉未必能理解这个道理,在她看来没有技术**就是不够爽。

    不够爽的话,金主给钱也肯定会不够爽快。

    于是我和俞蓉解释了一大通关于男人的征服欲的内容。然后俞蓉似懂非懂地问我:“如果我是处女的话,你干我的时候会不会特别激动?”

    “当然会呀,破处能不激动吗?”

    “呵呵,这就是男人吗?”俞蓉说,“不就是一层膜吗?至于这么在乎吗?”

    我对俞蓉讲:“说自己完全不在乎的要么是没办法,接受了得不到的现实,要么就是gay。”

    俞蓉说:“那么所有的第一次都是这个道理?”

    “对呀。”

    “那我们下次用后面来做吧。”俞蓉对我说。

    我本来还很瞌睡的,听了俞蓉的话之后不免有一点激动起来。俞蓉一直都很反感我用手指去碰她的菊花,这次居然要玩得这么大,把菊花的第一次奉献给我?这又是打的什么主意?

    我忍不住问俞蓉:“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

    “你不是喜欢第一次吗?”俞蓉理所当然地说,“你要是喜欢的话我都可以送你,但是很显然我身上只剩下这个地方还有第一次了。所以……你不会觉得委屈吧?”

    “我为什么要觉得委屈,我现在觉得很幸福呀。”我对俞蓉说,“你连这种地方都决定给我了,这是很大的牺牲,我高兴都来不及。”

    “可是这个地方毕竟是便便出来的地方,你不会觉得恶心吗?”俞蓉问我。

    “只要你让我开苞,让我舔你那里都行。”

    俞蓉虽然还是抱紧我,但明显语气已经变得嫌弃起来了:“你不会和张小美连这种花样都已经试过了吧?”

    我和张小美的确已经试过了,只是结果一直都不尽如人意。

    看我不回答,俞蓉马上变得激动起来:“我靠!张小美也这么变态的吗?还是说被你逼的?”

    我一只手摸向了俞蓉的菊花,俞蓉警惕地看着我说:“今天不行……等下次吧。”

    “哪次我都无所谓,不过你这个地方现在的产权人可是我了哟,”我对俞蓉说。

    “知道了,你怎么这么啰嗦!”

    我和俞蓉废话了这么久,看一看时间,已经两点半了,真是见鬼,明天早上还不知道起不起得来。

    早上七点的时候我果然起不来。

    俞蓉于是在我的脸上、脖子上亲吻起来,然后一路从胸脯亲到了小腹,接着是腹部下面的宝贝儿。我顿时没了睡意,按着俞蓉的脑袋来了一发,还强硬地逼着俞蓉喝了下去。

    俞蓉虽然有些不满,但还是遵照了我的要求。然后我抱着俞蓉去刷牙、洗脸。

    俞蓉在浴室里面一直撒娇,弄得我差点又干了她一炮。

    等我们从宾馆出来,已经七点四十五了,留给我们的时间真的已经不多了。几乎是一起飞奔去的学校。

    在最后五秒钟之内赶到了教室里面。

    这学期新出的规定,要是第一节课迟到的话,要在外面罚站一节课。

    我这种人也就无所谓了,俞蓉这样的好学生要是陪着我一起罚站的话,想必会是很有趣的画面。

    而俞蓉似乎也对这件事很感兴趣的样子,在上学的路上一直傻笑说要迟到了。

    如果不是我拼命地拉住她,说不定就让她得逞了。

    其实不管是多乖的学生骨子里面都有叛逆的因子。这个年纪本来就是一个躁动的年纪,以为自己懂得了人生的道理,实际上还什么都不懂。

    区别只在于管不管得住叛逆的性格。

    俞蓉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就非常叛逆,等到了教室里面就完全变了一个人。这样的变化我不知道好坏,不过有一点我是非常清楚的:那就是俞蓉让我三天后去她家里,她一定要我和她那个想做援交的学妹做一次。

    美其名曰:好东西要大家一起分享。

    她特别想知道那个学妹和我做过之后,还会想和油腻的中年大叔做援交么。

    我想这个小学妹某种意义上来说,对于俞蓉也是一面镜子,能看到自己的另外一面,或者说是自己的曾经。所以她才会这么固执地想要我和她的小学妹来上一炮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