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4章
    如果云琳都这么好搞定的话,我觉得今天晚上说不定是我大展神威的一个晚上。

    一个玛丽当然很好应付。

    我将玛丽抱起来,她的体重很轻,而且似乎比我上次抱她的时候还轻了不少。玛丽一被我抱住就主动地和我亲吻起来。我接触过的在国外留过学的女性,在床上多半不怎么害羞,比没出过国的女性要放的更开一点。

    我不是有什么歧视,只是就事论事而已。为什么会产生这种现象我也不是很清楚。可能去过国外的女人就是更加开放一些吧。

    玛丽上次单独受过我的调教,她的身体比云琳要娇小,但是承受能力要强很多。

    云琳只是打几下屁股就求饶叫爸爸了,如果换做玛丽的话,我估计差不多才热身的程度而已。

    我问玛丽:“你也要试试捆绑吗?”

    “不要,我要手铐,主人sama。”玛丽用愉快的语气对我说。

    这个sama是日语,大概就是大人的意思,是动漫里面常用的词,我一开始听赵旭东说这个词的时候也很茫然,后来是偷偷百度之后才知道具体意思和用法的。

    手铐是粉红色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不过戴上了手铐之后玛丽还是一脸带感的表情。

    我觉得只是一个手铐未免有一点不够,拿起一个肛塞看了看。云琳也真是会买,这肛塞足足有一颗桌球大小,一般人要弄这个指定玩到肛裂,玛丽的脸上果然也出现了担心的表情。我随手把这肛塞丢到一边:“这东西估计你们一辈子都用不上,可以拿出去扔了。”

    玛丽笑着对我说:“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真的是吓呆了,还问琳达这真的是人能用的东西吗?你猜她怎么说?”

    “能用吧,外国不是还有人玩什么拳交吗?”我说。

    “对!琳达就是这么说的。”

    我对玛丽说:“这种游戏太变态了,我没什么兴趣,你要试一试的话去找别人吧。”

    我这话惹得玛丽在我身上锤了一阵粉拳,“讨厌!我才不想试呢。”

    “好啦,好啦。”我按住玛丽,“戴上这个看看吧?”

    我拿出来的是一个眼罩,这眼罩很是可爱,上面还有很可爱的卡通图案。手铐加上眼罩,这样一来就有一点带感了。

    玛丽坐在床上看着我,显然是默许的态度。

    我将眼罩慢慢地戴在了玛丽的头上,在眼罩盖住眼睛的那一个瞬间我明显感受到玛丽的身体也变得紧张起来,“你该不会和云琳一样,也特别怕黑吧?”

    玛丽点了点头,然后倒在了我的怀里。

    看着玛丽可怜兮兮的表情,我将眼罩拉了下来。

    眼罩拉下来之后,玛丽的红唇微微打开,吐出灼热的气息。

    “真是搞不懂你们这些大小姐,为什么会这么怕黑?”

    玛丽解释说:“我不是怕黑,只是怕失去你……”

    玛丽说这话的时候深情款款,几乎让我以为她已经爱上我了。我将眼罩取下来之后丢到一边,有一些惋惜地说:“其实看不见之后是有优势的,至少身体的其余感官会被放大,身体越是敏感,也会变得更爽。基本上女人**的时候都是闭着眼睛的,多戴个眼罩又有什么关系呢?”

    “要不我们戴眼罩吧?”玛丽问我。

    “算了,丢都丢了,还捡回来多没面子呀。”我在玛丽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问:“想要被虐待吗?”

    玛丽摇摇头,怯生生地说:“我有一点怕疼。”

    “上次你很痛吗?”我问玛丽。

    玛丽点点头:“是有那么一点点啦,如果不疼的话,一定会是我最舒服的一次**了。”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们就不玩会让你疼的游戏,把你的身体交给我好不好?”

    玛丽点了两下头。

    我想了一下,如果不痛的话,那就只有言语上的侮辱以及情境扮演了。

    刚才我和云琳玩情景扮演的时候,玛丽就笑得不能自已,如果我和玛丽玩情景扮演的话,玛丽极有可能笑场。如果我也跟着一起笑场的话,那不是超级无敌尴尬?

    这个主意肯定是不行的……

    不如让玛丽潮吹一次吧。

    我认识的女人里面,起码有三分之二是不能潮吹的,这事情看个人体质。av里面表演的潮吹有一大半是尿,而且开拍之前女优还要喝大量的水。纯属为了营造节目效果而已。

    我将玛丽一下子推倒在了床上,才压在玛丽的身上,她就迫不及待地和我接吻起来。接吻的时候我的手在玛丽的身上抚弄起来。

    我的抚弄很有效果,玛丽没过多久就变得娇喘连连了。

    而我也在玛丽的脖子上亲吻起来,玛丽的身体在我的怀里慢慢地扭动起来。

    就在我温柔地发动攻势的时候,回过神来的云琳在一边看不下去了,“我靠!你干我的时候怎么见不到你这么温柔!你这明显是偏心!”

    听云琳这么说,我理所当然地拉了一下绳子,云琳因为双手被困在后边,被我这么一扯,马上失去平衡倒在了床上。

    我看云琳又要耍脾气的样子,过去连忙把她扶起来,然后又亲了她好几下,云琳的表情才缓和下来,不过还是用很生气的语气对我说:“你这人真的是超级变态,为什么总喜欢把人家捆起来?”

    “什么叫总是,我总共才把你捆起来两次而已,而且这一次不是你自己要求的吗?”我说。

    和刚才的坦率不一样,云琳现在娇羞地争辩说:“我才没有自己要求呢!是我……我看你变态,然后才会满足一下你的。反正你就是这样的人!难道不是吗?”

    “是是是,我是一个超级大变态,而云琳大小姐你大发慈悲满足了我变态的**,真的是超级委屈你的,不如我请你吃一吃jb吧?”

    云琳听我前面的话还很满意,但听到最后一句之后马上又傲娇起来:“我!不!要!哼!”

    “你这么傲娇我真是担心你以后嫁不出去。”说完之后我把老二送到了玛丽的唇边,和云琳不同,玛丽几乎是马上开始温柔地舔舐起来。

    我得意地看着云琳:“看到没?学着点,你要是什么时候也能这么听话我二话不说就娶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