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5章
    云琳马上就给了我反击:“我要嫁的才不是你呢,你这么穷,我嫁给你吃土吗?我要嫁的是陈飞扬!陈飞扬又高又帅又有钱,还……”

    云琳的话没说完我就已经有一点火大了,“你是再想叫爸爸吗?”

    “哼!”云琳对我也很不满的样子。

    在我身下的玛丽吐出老二来,无可奈何地说:“你们就不能好好地相处一会儿吗?怎么一直喜欢吵架?不过……我有时候真的很羡慕你们呢。”

    “这有什么好羡慕的?”不仅是云琳,连我也是疑惑不已。

    我和云琳之间的相处绝对说不上好,实在搞不懂玛丽说这种话的逻辑在什么地方。

    不过玛丽还是给了一套合乎逻辑的解释:“我爸妈在一起吵了一辈子,基本就是你们这种相处状态啦。但不也是在一起一辈子了。”

    我觉得玛丽有一点过分的多愁善感了。我们只是因为喜欢就凑在一起搞而已。一辈子这种题目对我们来说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说这种话,玛丽该不会是爱上我了吧?都说通向一个女人心灵最近的通道是**。这种事情不是没有可能。

    云琳到底也是一个女孩子,我都能意识到的事情,她当然也能感觉到。云琳说:“玛丽,我应该很早就提醒过你了吧,这小子有女朋友,而且不止一个女朋友,我们大家就是在一起玩玩而已。”

    “知道啦,你们一个个的,都说教什么呢!琳达,来和我一起舔呀,我好喜欢舔这个东西呀,你是不是也一样?”玛丽握着我的老二愉快地套弄着。

    云琳看了玛丽一眼,然后又白了我一眼:“这东西这么脏,本小姐才不想舔呢。”

    我这时候从想起来刚才的争议来,被玛丽这么一搅合,刚才的火气顿时没有了。

    不过这种事情我可不打算就这么算了。我这人一向没什么原则的,唯一的条件就是上床的时候不要提别的男人。就这么一点简单的要求都做不到的话,我觉得有必要给云琳一点教训,至少应该让云琳知道谁才是爸爸。

    这一点十分重要。

    我拿起手机来,当着云琳的面打了陈飞扬的电话,电话还没打通,云琳已经把电话抢了过去。云琳的双手是被反绑在背后的,也真是难为云琳了,为了抢到我手中的电话,她几乎从床上一跃而起,狠狠地撞在了我的怀里,我被撞飞了出去,而云琳也得到了手机。她伸出舌头来,挂断了电话。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操作。

    而一直在我身下的玛丽也被云琳这一下撞得不轻,更要紧地是撞到了鼻子,鼻子一酸就哭了出来。

    我看到玛丽掉眼泪,火气变得更大了:“云琳,你又发什么疯!”

    “你还好意思说我!你干嘛打陈飞扬的电话?”云琳的火气不比我小。

    “你不是喜欢提陈飞扬吗?我帮你联系他呀,这下你爽了吧?挂电话干嘛,告诉他你有多么仰慕他呀!”我冷笑着看云琳,今天要是不能降服她的话,我就不是她爸爸了。

    区区一个云琳,我还就不信我吃不定她了!

    我一边把玛丽扶起来,一边愤恨地看着云琳。玛丽揉揉自己的鼻子说没事,我看就是玛丽性格好,如果是我被人这么莫名其妙地搞一下,早就大发雷霆了。

    面对我的怒火,云琳居然变得冷静下来,用试探的语气问我:“你该不会是在吃醋吧?”

    “我吃你妹啊!屁股撅好,今天不把你屁股打开花了我就跟你姓!”

    云琳调皮地回答说:“好呀,你以后就叫云立了。这什么破名字,像个电视机的牌子。”

    “你给我滚蛋!”我一下子把云琳压在身下,先把她体内的跳蛋拔了出来,我是要给她教训的,怎么都不能让她爽!

    然后在云琳的屁股上重重地打了几下,“这几下是替玛丽打的,接下来才是轮到我的。”

    云琳将头埋在枕头里面,发出呜呜的声音,好像已经哭起来了。但我觉得现在不是怜香惜玉的时候,要是没个规矩,指不定她下次还怎么挑事呢。

    女人嘛,你太惯着她也不行,不然很喜欢得寸进尺。让女人知道你的底线在哪里真的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以我和女人相处的经验来说的话绝对是这样的。

    我在云琳的屁股上一轮狂风暴雨地输出,到了后来连玛丽都来劝解了,但我没怎么听玛丽的劝解,我要等的是云琳的求饶。

    不过云琳这一次真的是很老实,被我按着也不挣扎,只是把头埋在枕头里面发出呜呜的声音。

    “真的……别打了,我看琳达好像真的哭得厉害……”

    我看云琳的屁股已经红肿得特别厉害了,也有了收手的打算。我一般不喜欢打女人的,除非是有特殊要求。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在云琳的身上破了戒。这次我算是第一次主动施暴打一个女人。

    我这时候也差不多没火气了,于是想看看云琳到底哭成什么样子了。

    但云琳一直死死地抱住枕头,我怎么都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但云琳的身体应该是在抽泣无疑的。

    我只好先把云琳身上的绳子解开。捆绑的痕迹和屁股上的红肿相得益彰。

    “云琳……你没事吧?”我觉得自己刚才的确有一点冲动。如果把云琳得罪死了的话,我肯定没什么好处。

    不管最后结果怎么样,现在总归还是要哄一哄的。

    但不管我怎么哄,云琳都不理我。

    这时候我的手机响起来,是陈飞扬打过来的,可能是想问我刚才为什么call他。玛丽摇着头将我的手机拿起来,去了客厅里面。

    等卧室里面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之后,云琳的小屁股朝着我挤了一下。我一开始没太明白是什么意思,手在她的屁股上抚摸起来,“是不是很痛?”

    云琳却伸出脚蹬了我一下,我不明就里还以为云琳又在发什么脾气。

    而这时候云琳的小手握住了我已经变得半软不硬的老二。

    我这下终于明白云琳是什么意思了:她现在特别想要我干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