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6章
    刚才玛丽在卧室的时候,云琳估计有一点面子上放不下,等玛丽走了才敢做这样的举动。

    我原本还以为云琳有多伤心来着,看来真的是我想多了。

    或者说女人心海底针,真的是叫人没办法弄懂。

    我将硬起来的老二马上插入了云琳的花房里面,里面居然是异样的火热。和张小美被打过屁股之后身体的反应差不多。

    该不会云琳也觉醒了奇怪的属性吧?

    现在不是考虑这种问题的时候,我在云琳的身体里面温柔地运动起来,然后我发现云琳僵硬的身体慢慢地软化了下来,而我也终于能拿下云琳脸上的枕头了。

    枕巾都是湿的,云琳刚才的确是哭过了。

    不管怎么说,这么折磨一个姑娘都是不对的事情。我只好先道歉:“对不起,我行为过激了。其实我也不想的,我们刚认识的时候我就不是和你说过了吗?我只忌讳一条,那就是不喜欢在做的时候提别的男人的名字。”

    “事情……过了这么久人家忘记了不行吗?”云琳的语气有一点委屈。

    “是我不好,我以后不会这样了。”我说。

    “我又没说不许你教育我,呜呜……你动快一点,我好像要来了……”

    玛丽从外面走进来,学着云琳的语气说;“你动快一点,我好像要来了……”

    这样一弄,云琳马上就变得更加羞耻了,又用枕头盖住了自己的脸,不管我怎么弄也不愿意把枕头拿开了。这和鸵鸟把头插入沙地里面差不多。是一种比较奇怪的逃脱现实的方法。

    我按照云琳说的方法动起来,还努力每一次顶着她身体的深处,没多久云琳就可制不住发出了呜呜的声音,显然是到了**。

    云琳的身体变得很酥软。我将她脸上的枕头拿开,轻轻吻干她脸上的泪痕,云琳抱着我:“爸爸,你就知道欺负人家,你是坏蛋!”

    我有一点不知道怎么回应云琳才好,也搞不清楚云琳现在的心情是快乐还是不高兴。

    “那我以后都不欺负你了?”我试探地问。

    “不行!”云琳的反应比我想的要强烈得多,“你只许欺负我!我也只给你一个人欺负好不好?”

    云琳的这个问题相当于你只爱我一个人好不好?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这问题叫我怎么回答。

    如果是平时的逢场作戏,我当然会说好。但现在云琳这状态这么不稳定,我怎么知道她会不会当真。虽然我知道正确答案,但是话真的到了嘴边之后居然有一点说不出口。

    于是云琳又补充说:“我可以让爸爸玩所有的变态游戏,爸爸可以随便打我、骂我,随便欺负我,我反正就是爸爸的性奴,好不好?”

    “这条件实在是头优厚了,可是我真的不喜欢你说的这种调调,怎么办?”我反问云琳。

    云琳瞪了我一眼:“还说不是呢!人家的屁股都被你打肿了!你这种人就是变态变态大变态!”

    玛丽在我的身边坐下来:“你们打情骂俏够了吗?我在旁边真的已经看不下去了,你们玩的这一套真的比我妈看的偶像剧还要来得肉麻……”

    我拉着玛丽在床上躺下来,而云琳也在我的身上趴下来。

    两个女孩子一起压在我的身上,其实承受两个女孩子的重量没什么。何况这两个女孩子的体重加在一起也不到两百斤。

    我拉着云琳的手说:“刚才真的对不起了。”

    云琳说:“爸爸打女儿不是应该的吗?”

    我觉得云琳现在应该是真的喜欢我,当女人喜欢一个男人的时候,这男人做的错事都会变成对的,女人能帮你找一大堆瞠目结舌的理由出来。

    这种事情生活里面其实很多,微博上面那些明星的脑残粉洗地的时候,逻辑一个比一个还要爆炸。看多了之后你简直会怀疑自己的三观是不是有问题。

    刚才云琳已经爽过一次了,现在轮到玛丽。

    玛丽在我的身上坐下来,露出了享受的表情。然后开始起摇摆起腰肢来。

    我和云琳躺在一起,看玛丽做运动……

    云琳一直对玛丽的动作品头论足,玛丽果然不如云琳这么羞耻,依然自顾自地追求着快乐的感觉。大约过了七八分钟的样子,玛丽的腰已经没了力气,然后她趴在我的身上,和我亲吻起来。

    不用玛丽说话我都能明白她的意思,我握住了玛丽的两瓣臀峰,然后疯狂抽送起来。

    玛丽的脸上表情不免变得苦闷起来,而我也在的玛丽的身体里面完成了第一发。

    玛丽躺在我的身上许久,脸上都是满足的表情。我其实有一点累,心想总算搞定两个女人可以睡觉了。

    然而这两个女孩子好像商量好的一般,一起起身扶住了我才从玛丽身体里面退出来的老二。开始精心地舔弄起来。

    看玛丽和云琳的态度,这一次、两次根本不算完的样子……

    我擦!

    真的以为我是铁打的吗?

    而围绕着我的老二,两个女孩子已经开始接吻起来。看她们十指紧扣、甜甜蜜蜜的样子,我忍不住想:“最好她们去玩百合,不要管我了。”

    但我这想法明显太多余了,这次又轮到了云琳。

    云琳一定要在床上跪好,和我玩后入,说这样我才能更加深入地了解她。

    我只能硬着头皮干云琳。

    不仅是我,连我的老二兴致也不是很高。为了维持硬度,不得不一直寻求刺激。节奏控制可以说是一塌糊涂。

    不过好在今天的云琳身体真的很敏感,居然比我先到了**的天国。

    这次应付完云琳我已经觉得很不容易了,可是旁边还有一个玛丽。

    玛丽一直都很善解人意的,但这一次玛丽也不愿意善解人意了,一定要说我厚此薄彼。

    我只好硬着头皮又和玛丽做了一次,做完之后玛丽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而我这感觉双腿发软,连动一动手指头都觉得特别累。

    “如果一直这样我肯定会吃不消的……”我不免露出苦笑。

    而这时候玛丽从背后抱住了我,在我的脸上亲了好几下,“我才不这么想呢,你这么厉害!”

    被女人这么赞美当然是很开心的事情,但说实话我是真的有一点吃不消了。

    或许陈飞扬说的是对的,我这人迟早有一天要死在女人的肚皮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