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1章
    在喷完之后云琳的身体瘫软如泥,而玛丽也从云琳的双腿之间解放了出来。玛丽用一种委屈的眼神看着我:“琳达好像潮吹了。拿一点纸巾给我,我现在满脸都是,好尴尬的。”

    “谁喷出来的,让她自己舔干净呀。”我拿着摄像机说。

    “可是……”玛丽有一点迟疑,但后来还是按照我的话去做了,她伸出舌头和云琳一起接吻,然后让云琳在她的脸上亲吻起来,那些云琳喷出来的液体大部分又回到了云琳的嘴里。

    云琳现在的状态实际上有一点爽得神志不清了。正常状态下的云琳应该不会做这么离谱的事情。

    亲吻之后,玛丽问我怎么办。

    我让玛丽坐在了云琳的脸上。

    玛丽坐在了云琳的脸上之后,娇嫩的地方开始在云琳的脸上摩擦起来,没过多久我就看到云琳掰开玛丽的花房开始舔起来。

    现在两个女孩子都很听话,我终于有了一点做导演的感觉。

    这种感觉不得不说实在很好,难怪那么多人都喜欢做电影导演。

    玛丽的脸上也出现了陶醉的表情,不过我更关心的是云琳。云琳的眼睛有一点红肿,不过表情还算陶醉。对于女人之间的同性之爱,云琳也算得上得心应手。

    我将摄像机在支架上固定好,然后我也来到了床边。

    玛丽从云琳的脸上起来,我张开了怀抱准备拥抱两个姑娘,没想到等待我的是两只手同时把我给推开了。

    玛丽抱着云琳说:“我们现在好像已经不需要你了。”

    “哼!就是这样!”

    我看着两个女孩子在床上躺好,一边接吻一边不断地揉搓对方的秘处,随后两个女孩子的双腿一起分开夹在了一起。这是要磨豆腐的姿势。

    看来我好像很真的成了一个多余的人。

    我问玛丽:“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

    玛丽略微回忆了一下告诉我:“大概在你回来之前一个小时。”

    我在玛丽的面前坐下来,而玛丽这抱住我开始接吻起来,这一次大家做得非常疯狂。

    我在学校的时候心里就憋着一股气,这一次正好疯狂一把。

    做完之后是安宁的时刻。

    云琳刚才很疯,现在没了力气马上就睡着了。

    我反而有一点睡不着,玛丽好像也和我一样。我搂着玛丽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本来想看看手机的,但是我连手机也懒得去碰,大脑里面也是一片空白。

    我喜欢这种感觉,搂着自己喜欢的姑娘躺在床上其实不一定要抵死缠绵,就这样就已经挺好了。

    玛丽笑着对我说:“要不你跟着我回去上海吧。”

    玛丽的样子看起来是在开玩笑,但我知道不是。玛丽现在说的话是绝对的心里话。

    所以我也是很认真的表情,问她:“用什么名义呢?”

    “男朋友呀。”

    我不免有一点好笑:“可是你想过没有,我们只是在床上合得来而已。除此之外你一点都不了解我,当然了我也不了解你。而且我想两个人在一起也不是就**这么简单的事情吧。”

    “你说的那些我都考虑过,其实为了爱情这些都可以无所谓的。”玛丽说,“只要灵魂有趣,别的什么都可以克服。什么学历、家世、收入这些都一样……”

    玛丽说话的逻辑一直都很好,在我认识的女人里面算厉害的了。毕竟是美国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我干肯定在和我说这些话之前玛丽已经给自己做过心理建设了,对我可能做出的回应也有一个预演。

    应该不是情到深处突然生出来的感想,而是深思熟虑的产物。

    我说:“我的确也有一点喜欢你,可是我想只是靠喜欢的话是没办法在一起生活的,生活除了喜欢还有柴米油盐。我对你有信心,但是对我自己没信心。如果我厌倦你了呢?”

    玛丽说:“你不试试怎么知道答案?”

    “也对。”可是我现在不想要改变,我想要的只是更平静的生活,我看着玛丽:“或许我有改变主意的时候,说不定等我改变主意下定了决心要去上海找你的时候,你已经有男朋友了。”

    “绝对不会的!”玛丽很认真地看着我。

    我敢确定两件事:第一玛丽现在是认真的,她说这话的真诚是一点都不需要怀疑的;第二女人都是善变的,这一份真诚未必能维持多长的时间,所以我说的话也不是错的。

    现实就是这样:大家都是对的,所以不能在一起。

    玛丽依然靠在我的怀里,她说:“我们要是早一点认识就好了。”

    “早一点认识也不能改变我的本质,我本来就是一个很喜欢胡来的人,不可能早一点认识你我就不和其余的女孩子上床了。”我说。

    玛丽抬头看我:“你好像很喜欢否定自己,你这种人多半都有自我毁灭的倾向。你到底经历过什么,该不会是有一个姑娘伤了你的心你就要报复天下女人什么的吧?”

    玛丽的推断是正确的。只是我经历的不是这么无聊又微小的伤痛,我经历的是至亲离开的痛苦。

    我很多时候都在怀疑自己的人生,或许只是做了一场异常真实的梦罢了。等我醒来还是那个坐在木马上玩耍的五岁小朋友,父母和哥哥会在下班之后给我带礼物回来。

    这种话我从来没对别人说过,连张小美和嫂子都没有。我不喜欢把自己的软弱呈现在别人的面前。

    但在玛丽的面前我有一吐心事的冲动,但是我最终还是忍住了这一股冲动。

    我紧紧地抱住玛丽,过了十几秒钟之后觉得好受了许多。

    我跟着玛丽回去上海这件事终究是不可能的。我去上海能做什么工作呢,玛丽的父母那边又要怎么过关呢?有太多现实的问题摆在面前了,解决一个还有一个……

    真的要全部摆平这些问题,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当然还有青春。

    说不定我都已经三十五岁了,那时候我才有和玛丽平等在一张桌子上吃饭的资格。

    而且我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理由不能离开d市——

    张小美明天就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