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2章
    我提前和张小美说好了要去接机,连丈母娘也同意了。

    晚上的机场很冷。

    现在毕竟还是早春,昼夜的温差很大。

    大厅里面还是不断有风吹来。

    而我终于等到了要等的人——张小美和她妈。

    飞机晚点了二十分钟。

    其实我的心里不是很着急,也不是很期待。反而有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真是奇怪,大概我真的和张小美是老夫老妻了吧。

    我所有平静的心情在看到了张小美之后被打破。

    我原本以为自己会完全波澜不惊的,但是在见到了张小美之后我才发现自己大错特错。

    只是看见张小美朝着我跑过来,我居然就有热泪盈眶的感觉。我很怕张小美看到我哭的样子,又不是什么生离死别,根本用不着弄得这么隆重。所以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压制住了心头的波澜。

    而张小美飞奔着投入了我的怀抱。

    我们在一起抱了许久,张小美才松开我,我看见张小美的眼眶也红红的,看来她应该和我一样激动。

    张小美今天扎了两个丸子头,穿着一身很中国红的衣服,看起来十分俏皮。

    她本来就长得很好看,好看的人不管怎么打扮都是不同的好看。而且我有一段时间没见过张小美了,莫名有一种奇异的新鲜感,总觉得张小美长得更漂亮了。

    这时候张小美的妈也终于来到了我们的身边,一脸风尘仆仆,难掩疲惫的样子。

    丈母娘率先给我打招呼:“曹立,你来了呀。”

    “丈……阿姨好。”我平时在张小美的面前都是直接叫丈母娘的,今天差点叫错了。

    张小美的脸上是很高兴的神情,我当然也很高兴了,但真的要比起来的话还是张小美要更加高兴一点。

    我照例问了一下病情问题,丈母娘告诉我张小美的病情很罕见,连北京的专家都是第一次见,但肿瘤现在的确是良性的,而且也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危害性,做手术摘除反而有强烈的不确定因素。所以医生的建议是暂时保留,继续观察。

    其实肿瘤如果不恶化的话,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影响。

    大家的身上其实都有肿瘤,比如说痣。但绝大多数的肿瘤都是良性的,并且会伴随我们一生。

    这种话其实都是医生说过的安慰话语,丈母娘不过是对着我转述一遍。

    然后我负责拿行李。丈母娘好像对我和张小美的交往看得很开的样子,没有特别赞同也没有特别反对。这种开明的家长其实挺好的。

    我们在上了出租车之后,丈母娘问了我一点关于父母的问题,其实都是一些很随意的问题,但是我家里这种情况问我这种情况未免有一点微妙,问我这种问题也有一点敏感。

    张小美大概也意识到了这一点,马上抱着丈母娘的胳膊撒娇起来,丈母娘只好作罢。

    不过我们如果继续在一起的话,这问题还是一定要面对的。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

    我其实也不太想提及这种话题,能拖一段时间就一段时间吧。

    我把张小美和丈母娘送回家里也没看到张小美的父亲出现过,好像她父母的感情一直不是很好来着。但这种时候也不出现未免有一点太说不过去了。我要是有这么漂亮的老婆和女儿,我一定……

    算了,我这种人好像也没资格批评别人。

    在送张小美回到家之后,我也回去洗了一个澡,然后倒头就想睡觉,可是张小美的电话打了过来。

    这肯定是不接不行的。

    张小美在电话里面的语气很夸张,大意就是告诉我,她刚才已经问过丈母娘对我的印象了。

    丈母娘对我的印象很好,说我看起来很乖也很懂事,关键是不怎么怯场,所以应该是一个很有前途的年轻人。

    说完这些之后我和张小美在电话里面喘息着。这是我们以前很喜欢干的事情,实在找不到话题的时候就听彼此的呼吸声就够了。

    张小美走的这一段时间我其实过得很放纵。现在张小美已经回来了,我觉得自己有必要收一收心。如果还是这么放纵的话,恐怕会被张小美发现一些不对劲的端倪来。

    张小美这个人其实挺敏感的,不是很好摆平的女生。只是现在还处于被爱情冲昏头脑失去判断力的阶段,等张小美和我的感情归于平淡,她的智商重新上线之后,肯定会在我的身上发现一些不对劲的端倪。

    所以,我打算和一些不必要的女人断掉联系,比如那个李校长。今天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我连接都没有接。

    然后是俞蓉,还有陈婉娟这种张小美能接触得到的女生。算来算去,我现在最不想断掉的女人只有安安、嫂子、周娜和张小美。算起来还是有四个。

    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在这个脚踏多条船的游戏里面。

    但即便知道一定会面对所谓的惩罚,我也依然想维持现状下去。可能这就是所谓的人性吧,充满了贪婪的因子。

    张小美终于在电话里面开口了:“曹立,在我不在的这一段时间你有没有不乖呢?”

    “当然有啦!我跟你说我差点把萧月宸给上了,如果你再不回来的话我怕我真的就把持不住了。”

    “是吗?”电话里面张小美的话语充满了怀疑,“那你们发展到哪一步了?”

    “发展到萧月宸现在一句话都不和我说了……你也知道的,我们这个年纪的中学生当你真心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你甚至连和这个人说话的勇气都没有……”我说着满不着边际的鬼话,“所以我觉得萧月宸现在肯定是喜欢我的。”

    张小美问:“那你喜欢她吗?”

    “当然喜欢呀!”

    “你怎么这样!”张小美在电话里面撒娇起来,“那我怎么办嘛?”

    “还能怎么办,明天早上跟着我一起去上学。你现在都回来了,那我跟她之间也就变得不可能了。”我说。

    这个答案并不能让张小美感到满意,她继续追问我:“如果我真的得了不治之症你会怎么办?”

    “陪你去死。”我回答张小美说。

    张小美说:“讨厌啦!我才不要你陪着我一起死呢,你还这么年轻。我要你永永远远地记得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