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3章
    我迟疑了片刻才问张小美:“你觉得我会忘记你吗?”

    “会。”张小美斩钉截铁地说。

    “那我怎么做才能一直记得你呢?”

    张小美的答案有一点出乎我的意料:“我会打扮得最漂亮,然后和你做一次。接着我会永远消失在你的视线里面,绝对不会让我你看到我变丑的任何一个瞬间。这样你就会永远记得你的初恋情人张小美的样子了。”

    “也就是说我连给你扫墓的机会都没有吗?”

    张小美本来很严肃的,在听到了我的话之后也忍不住笑起来,说:“哼!你这人到底有没有良心的!”

    我其实一点都不想和张小美讨论生离死别这么沉重的话题,但偏偏张小美就是喜欢这种话题,有什么办法呢?

    这和张小美生病有一定的关系,但不是去全部关系,我认识的全部女生几乎都喜欢做这样的事情——先假定一个很苛刻的条件,然后问你怎么办。你要说出这个女生早就构思好的答案的话,那就设想过关。

    如果你说错了,那真是不好意思。你要么是一个渣男,要么不爱她……

    很多比如说我得了绝症,又或者我突然被车撞成残疾人了,你会怎么办这一类的问题。

    这种问题谁晓得答案,唯一理性的答案是到时候再说。但女人听到这种答案一定以为你是在敷衍她。你说不离不弃吧,她又会说答案好假之类的话。你说分手那更是要被狠狠地批判一番。

    女人很喜欢被哄着,但很多时候她自己都不晓得说什么样的话才是正确答案,这种问题你问出题人一样未必能有什么好的答案。

    或许女人享受的就是这个批判你的过程吧。

    我好不容易哄好了张小美之后,陈飞扬马上打了一个电话进来。陈飞扬约我喝咖啡,语气是很郑重,还说有一件事一定想求我。

    我问陈飞扬是什么事情,但陈飞扬执意说是要见面谈比较好。

    我才和云琳胡搞了几天,云琳现在已经很习惯叫我爸爸了,陈飞扬这电话弄得我是十分心虚。虽然他和云琳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

    白天的时候我本来打算和张小美一起去上学,但张小美早上才给我打了电话,说她舟车劳顿还要在家里继续休息一天。

    我只好一个人去上学。

    昨天发生的事情果然已经在学校里面广为流传了。我也被打上了牛逼的标签。一般学生也就敢搞学生的名堂,我居然搞老师的名堂,可以说是很牛逼的存在了。

    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人不少,我都是一句话给打发了: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放学之后我还得去应付陈飞扬。

    约定好的咖啡厅里面播放着班得瑞的曲子。

    曲子很悠扬动听,而我却有一点莫名的焦虑,因为不知道陈飞扬突然找我是为了什么事情。

    我等了三分钟,陈飞扬才来到咖啡厅,先和我道歉了迟到的事情。

    这种小事我并不介意。

    陈飞扬在我的面前慢慢地坐下来的,“老弟呢,今天找你来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我看到陈飞扬之后明显有一种心虚的感觉,虽然明明知道陈飞扬从来没有把云琳放在心上过。但我就是心虚,好像做了什么对不起陈飞扬的事情一样。

    “什么重要的事情?”我问陈飞扬。

    陈飞扬说:“林小雨托我问你好不好。”

    我听了陈飞扬的话之后有一股要吐血的感觉,合着陈飞扬搞得这么正式,把我吓得不轻,叫我出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么一句话?

    “挺好的,又交了两个女朋友。”我对陈飞扬说。

    陈飞扬先给自己点了一杯咖啡,才语重心长地说:“老弟,我也算半个过来人了,可能在你这个年纪喜欢炫耀自己对女人的魅力,但实际上女人不是越多越好的,你这样搞下去迟早要反受其害的。”

    我叹息一声:“老哥你说的话我都懂,但男人总是管不住自己的**,对吧?不过你的意见我一定会认真听的,我现在已经开始有意识地和一些女人保持距离了。”

    陈飞扬对我点点头:“我妹妹小漫她最近有联系你吗?”

    “没有,我们不是太合得来。”我对陈飞扬说。

    陈飞扬道:“是这样的,小漫她最近好像遇到了一点困难,然后我和她之间的关系你也是知道的,她不喜欢我管她的事情,但是呢……这个事情不弄清楚吧,我真是寝食难安。你能不能在这件事上帮帮我?”

    陈飞扬是一个重度的妹控,他对妹妹的控制欲简直是我不能理解的存在。我想只要是头壳没坏的人就不会去打陈漫的主意。

    我问陈飞扬:“那你希望我怎么做?”

    “你能帮我联系一下小漫吗?至少弄清楚她遇到了什么困难,我可不可以帮助她。”陈飞扬说话的神态很认真,看得出来他是在真心爱护自己的妹妹。

    但我一点都不想卷入这一对兄妹的中间去。我一个外人,很容易弄得里外都不是人。

    于是我对陈飞扬说:“老哥,是这样的。我对女人来说很危险对不对?”

    陈飞扬看着我说:“其实也还好,我相信你的,我们是兄弟,你一定不会对我妹妹下手的。你们只是做朋友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我说:“我的确对陈漫没什么特别的想法,这一点我可以向你保证。但老哥你能保证陈漫那边也只是想和我做朋友吗?”

    陈飞扬沉默了。

    于是我继续开口,我下面说的话其实都是站在陈飞扬的立场说的,“你现在不清楚陈漫的想法对不对,但她的性格是有一点叛逆的。如果你不准她和我交往,她偏偏要和我交往只是为了惹你生气呢?这种事情有可能吧?”

    陈飞扬继续沉默了一阵子,才对我说:“是这样。”

    “既然是这样,我们为什么要做危险的事情呢,这种事情如果发生的话对我们肯定都是困扰吧?”我说,“我其实也挺怕这种情况发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