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4章
    陈飞扬大概是已经接受了我的观点,但是他依然有一点不死心:“情况未必有你推测的这么极端对不对,如果这个忙你不帮我的话,我真的不知道找谁帮忙了。”

    “陈漫现在在欧洲,我和她联系很费劲,电话费就不说了,时差都是一个要命的问题。她身边难道就没什么朋友吗?”我问。

    “小漫的身边还真的没什么朋友。”陈飞扬说,“她从小到大就不喜欢交朋友。”

    我说:“这还不简单,你给她安排几个朋友,然后定期向你汇报不就好了?当然了,你安排的朋友一定只能是女孩子。都在异国他乡,两个女孩子肯定很容易做好朋友的。”

    听了我的话之后,陈飞扬的眼睛陡然明亮起来。

    我说的内容其实实行起来是有一定难度的,但是我看陈飞扬的眼神就知道他真的会去做这样的事情。我在心里为陈漫默哀了三秒钟,别说是陈漫了,就是我有一个这么控制狂的哥哥,我也会变得很叛逆的。

    我们都希望自己才是自己人生的主宰者,谁希望自己的人生沦为别人操控的玩物呢?

    某种意义上来说,陈漫现在乖张的性格也是陈飞扬逼出来的。

    陈飞扬对我感谢说:“老弟,你这个思路我觉得很好,我会自己想办法的。”

    我朝着陈飞扬点点头,主意我已经给出去了,而且陈飞扬也已经采纳了,那下面的事情都和我没关系了。

    我很满意这种状况。

    而这时候我的电话响起来了,是俞蓉打过来的。

    我先看了陈飞扬一眼,然后才接了电话,电话那边很吵,有很大的音乐声,我几乎听不清楚俞蓉在说什么话。

    俞蓉在电话里面断断续续地告诉我,让我过去接她,最好还多带一点人,我听俞蓉的语气好像是遇到了麻烦的样子。

    刚想仔细地询问俞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那边已经有一个男人将电话抢了过去,听声音这个男人四十岁以上,问我是俞蓉什么人。我说是亲哥哥,这男人才把电话给了俞蓉。

    我问俞蓉:“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你还记得许雯真吗?”俞蓉问我。

    “那个初三的小学妹?”

    “对,她也在这里。我们是在群里看到了一个链接才来这里的,一个人一千五,只用陪唱歌而已,但是现在的状况好像不对劲,他们在劝许雯真玩冰毒……这种东西我很怕的。”俞蓉说话的时候尽量压低了声音,我只听明白了大概的内容,然后马上就愤怒了。俞蓉说的群,就是她那个用于援交的群,我靠,我原本以为俞蓉改邪归正来着,没想到还是重操旧业了。

    我心里不免对俞蓉有一点失望。

    我质问俞蓉:“你不是和我说不做这种事情了的吗?怎么这么不自爱,那种东西是为了催情才用的。她有没有用?”

    “没有,但是另外两个女孩已经玩嗨了,你过来接我好不好,我实在走不开,你把我们都带走……”

    “俞蓉你白痴吗?现在你还顾得上别人,先管好你自己吧?”我怒气冲冲地说,因为说话的声音太大,一下子就成为了咖啡厅里面的焦点。

    可俞蓉说:“毕竟是我带着她来的,我欣赏希望她陷进去……现在我能求助的只有你了,如果你不来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我在那边听到了有人劝俞蓉喝酒的声音,强行压住了怒气问:“地址呢?”

    俞蓉很快报了一个地址给我,随后我挂了电话,俞蓉又用短信把地址发了一边过来。

    俞蓉这个电话让我有一点烦闷,但是总不能把她们置之不理吧。

    我只好挂了电话对陈飞扬说:“我有一点麻烦事,老哥你一定要帮我。”

    “和女孩子有关系吧?”陈飞扬对我神秘一笑。

    “嗯,我们先去英雄救美。完事之后我给你安排一个初三的小学妹,你看怎么样?”我说。

    俞蓉现在是在许雯真在一起的,俞蓉我不想让给陈飞扬,那个许雯真倒是可以送给陈飞扬搞一搞。反正这个小学妹出来做兼职就是为了钱。

    我给她安排一个又帅又有钱还年轻的金主,她说不定还会特别感谢我,事后和我多打一炮来着。而且我也算还了陈飞扬一个小小的人情。

    我觉得这个安排很是妥当,这样一来两边都可以记住我的情。

    我在心里感叹自己真的是一个天才,而陈飞扬却有一点吃惊地看着我:“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我是这么想的,什么嫩模老哥你都玩过了,这次我们玩点新鲜的,正经学生妹有没有搞头?其实也没多正经了,都打算出来做援交了。”我拍拍陈飞扬的肩膀,“老哥,我们的步调得快一点了,不然要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说完之后我就叫了买单,本来陈飞扬要抢着买单的,但是被阻止了。我说:“一杯咖啡我还是请得起的,老是让你请客我也过意不去。”

    陈飞扬洒脱地笑起来:“我还真的没和你计较过这么多。”

    陈飞扬不计较不代表着我自己也可以不去计较,说句老实话我真的不喜欢占别人的便宜。

    楼下有陈飞扬的司机坐在车里面。

    我报了一个地址之后车子很快就发动起来。

    陈飞扬和我一起坐在后排,等车子发动之后才问我:“不会出什么问题吧?我总怕自己第二天会出现在社会新闻上面。”

    “你放心,小学妹已经满十四岁了,你情我愿又不是强奸干嘛要上新闻。其实现在很多中学生就已经出来做兼职了,老哥你不知道吗?”我问陈飞扬。

    陈飞扬说:“知道是知道,但是真的没试过。你也知道我没那么多的空闲哄女孩子开心,而且也没有这方面的渠道。”

    我对陈飞扬说:“老哥,你放轻松一点,我们去找的女孩子也是出来陪酒做交际赚零花钱的。这种女孩子说不定比你和我还要成熟呢,何必自寻烦恼想这些事情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