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7章
    俞蓉白了我一眼说:“讨厌!你是不是喜欢许雯真?你们男人真是变态,听到是初中生马上就硬了吧?”

    “这个……也不能这么说啦。”我说,“其实人妻我也很喜欢的。”

    俞蓉推了我一下,“你还说你不是变态,不是搞别人女儿就是搞别人老婆!”

    俞蓉的话让我无言以对,我好像就是这样的人,但仔细想一想的话好像又有哪里不对,“喂,这天底下的女人不都是别人女人和别人老婆,难道有谁是从石头里面蹦出来的吗?”

    俞蓉笑起来,笑完之后继续脱我的裤子,没办法,只能从她了。

    俞蓉脱我裤子的时候,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想起来另外一个重要的问题:“你不是说自己收山了吗?怎么又出来做援助交际了?”

    俞蓉没有说话,只是慢慢地握住了我的老二。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有一股不舒服的感觉,虽然我明明知道俞蓉不是我的女朋友。但这感觉怎么都挥散不去。

    “你缺钱吗?”我又问俞蓉。

    “不缺钱。”俞蓉这次回答的倒是干脆。

    “那你为什么要……”

    我的话没说完就被俞蓉抢白说:“你……是不是还要说我和妓女一样可耻?没事,你说吧,我都听着。”

    我一直都不喜欢别人对我说教,我也不喜欢对别人进行说教,不过我还是问俞蓉:“你不是傻瓜,至少比小学妹要聪明,今天晚上的人都不是什么好鸟,和你以前勾搭的那些上班族大叔根本不一样,你应该去的第一分钟就知道了吧?”

    俞蓉沉默了,不过这也算是一种无声地回答。

    我反问俞蓉:“既然你知道危险,为什么还要留在那里呢?还是说你也想吸毒了乱交?”

    俞蓉帮我做着下面的按摩,一句话都不说。

    我摸摸俞蓉的头:“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请你以后不要做这样的事情了好吗?你要找一个正经男朋友,然后想和我断了我也就认了,今天晚上的事情算怎么一回事儿?你是恶心你自己还是恶心我呢?”

    俞蓉这时候抬起头看着我:“曹立,你真的在乎我吗?”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我们毕竟有这种关系了,我说一点都不在乎你相信吗?”我看着俞蓉说,“我在不在乎你两说,你怎么都不能自己糟践自己呀。这个许雯真也是的,蠢得要命……”

    “她是什么都不懂,比较好骗的那种。她第一次出来做援交就是为了给她的男朋友买一个游戏的什么皮肤……”

    听了俞蓉的话我有一股强烈的倒错感:“可能这个世界早就已经疯了吧……我真的是不能理解你们这些女孩子,为什么会把性看得这么简单,好像和谁都可以搞一样。更要命的是把性看做一种手段,你不觉得这种思想很可怕吗?”

    俞蓉没什么表示,只是告诉我:“你继续说,我听着呢。”

    看俞蓉的表情,我有一点无语:“你不会告诉我,你还挺喜欢听我说这些的吧?”

    “还真是这样。”

    俞蓉的态度几乎让我有内伤的感觉,“合着我和你说这么多,你就全当好玩了?”

    “也没有呀,我一直都在认真地听。”俞蓉说话的时候也不忘套弄我的老二,我的老二已经站起来了,她又在我的老二上面亲了两下,“有一股骚味,你先去洗澡好不好?”

    “等一下,我还没说完呢。”

    俞蓉躺在我的大腿上,说:“那你说吧,我喜欢听你说这些。”

    “你喜欢有个屁用啊!我要的是你变好,你懂不懂?”

    俞蓉突然抬起头看我:“曹立,你是真的希望我变好吗?”

    “废话!”

    俞蓉很认真地看着我:“那我以后都不做援交了,一辈子都不做援交了。我什么都听你的。”

    “打住,你这话我怎么觉得有一点不对劲?”

    俞蓉问:“哪里不对劲了?”

    “你为什么要听我的话?”

    “因为你在乎我呀。”俞蓉说,“你看我夜不归宿我父母都不打一个电话过来问一下,他们好像我什么都能处理好一样,既然他们对我无所谓,我当然也对自己无所谓了。我觉得有父母和没父母其实也差不多。”

    我听了俞蓉的话之后,真的是特别气愤。直接一耳光扇在了俞蓉的脸上。

    俞蓉刚才还是无所谓的表情,被我打了一耳光之后终于绷不住了:“你打我……”

    “你滚你妈的蛋!你少身在福中不知福了!你刚才说的是人话吗?要我和你仔细比对有父母和没父母的区别是什么吗?”

    俞蓉本来也很气愤,但是她的怒火终究是不如我的大,而且对于我生气她也很害怕的样子。

    俞蓉主动道歉说:“我真不是有意揭你伤疤的,对不起……”

    “算了。你过来。”

    俞蓉在我的身上趴好,我对她说:“父母可以不爱你,你自己都不爱自己,这算什么鬼?你也老大不小了,青春期的叛逆也该结束了吧?你能有多惨呢,我读高一的时候天天穿校服,被人笑没有别的衣服的时候,你知道我是什么感受吗?穷,才是最能抹自尊心的东西。”

    “对不起。”俞蓉又说。

    “你不用道歉了。”

    “不,这个我一定要道歉,因为高一的时候我也这么嘲笑过你。”俞蓉真诚地看着我。

    我摆摆手,“这种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也不想记恨谁,也不想报复谁,提这种话其实也挺没意思的。”

    俞蓉轻轻地嗯了一声:“我们去洗澡好不好?”

    我看着俞蓉:“你刚才不是才洗过吗?”

    “我想帮你洗啦。”俞蓉说。

    “这个就不用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在这里等我就行了。”我准备起身去洗澡,但俞蓉一直趴在我的身上不肯起来,除非我答应她一起洗个鸳鸯浴。

    俞蓉其实一般不怎么撒娇的,没想到今天被我摔了一个巴掌之后,在外面前彻底袒露心扉了,连带着也撒娇耍赖起来了。

    我原本以为俞蓉没有这些技能的,看来到底是我对她有了错误的估计。

    之前俞蓉对我很坦然也很冷淡,只是因为她仅仅把我当做了泄欲的工具而已。

    现在,到底不一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