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2章
    祁老师上课的风格和周娜差不多,我都怀疑她们是一个学校毕业,同一个老师教出来的。

    英语课很没意思,我一直都不喜欢英语。但是考虑到眼前严肃的女教师的黑色内裤就在我的口袋里面,那就有一点意思了。

    祁老师尽量不朝我看,看我的时候也有一点胆战心惊。我能理解祁老师的心理,她害怕我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来,那她在学校就没办法做人了。

    在单位上班的人多多少少都怕这样的事情。

    但我已经不是新手玩家了,看着祁老师在台上讲课的时候我还在做笔记,比原来的英语课还要认真的说。

    坦白说,我心里一点都不激动。

    想的比较多的事情不是怎么搞祁老师,而是要不要对萧月宸坦白这件事。

    我觉得向萧月宸坦白这种事情也挺变态的,其实我没这方面的爱好。也就是说我不喜欢和别人分享怎么搞女人的。

    我觉得这是很私密的事情,就算和玛丽、云琳一起拍片子那也是为了好玩而已,事后也一定会删除影片。

    祁老师的两堂课上得胆战心惊,不过是因为不了解我罢了。她把我当做了一般的高中小男生,满脑子都是插进去的想法,随便看到一个洞都能硬老半天。

    这也难怪,一直以来都是我在暗处,而祁老师站在舞台中间做表演。

    唔,作为舞台剧的女主角祁老师却完全不知道状况。

    当然了,这也是有趣的地方。如果我继续抖露祁老师的秘密,她肯定会大吃一惊。

    我觉得祁老师算是一般的女人,心智不怎么坚定,才会被王校长玩上手。后面其实算是误入了重口味的sm圈子,在经历了一些奇怪的调教之后,身体已经回不去了。

    这世界上奇奇怪怪的事情很多,奇奇怪怪的人更多。祁老师这样的反而不怎么奇怪,只是一个简单的普通人而已。当然被玩到现在,祁老师已经可以算是一个烂货了。

    我一直都对烂货没什么兴趣,对于萧月宸的提议也很不感冒。

    但今天上了祁老师的两堂英语课,居然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或许萧月宸的提议也不是那么不好玩吧。

    下课之后,我来到了祁老师的家里。

    在我下了命令之后。

    祁老师在我的面前跪得很干脆,跪下来之后马上捧起了我的一只手,开始在我的手心慢慢地舔起来,偶尔也抬头看我一眼,样子真的像渴望得到恩宠的母狗。

    “你是单柔还是王校长调教出来的?”我问祁老师。

    “是……单柔。王校长也是单柔的奴隶。”祁老师对我已经不敢隐瞒什么了。

    之前我说的话已经够她震惊的了,她到现在应该都没有回过神来。

    “是这样吗?”

    祁老师低头说:“奴隶绝对不敢欺瞒主人。”

    “那我怎么在**俱乐部里面看到你了?还有,你好像也在做兼职卖春吧?”我问。

    祁老师的身体震动了一下,抬起头来表情是无比的惊疑。她这样的表情却很能满足我的恶趣味,我继续说:“我还看到你和三个男人一起搞身上三个洞都被塞满哦,你很喜欢这样的玩法吗?”

    “我……我……”祁老师完全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嘴巴嗫喏了两下,居然开始哭起来了。

    女人一哭我就觉得很烦,我对祁老师说:“你不要误会,我其实对你的身体兴趣不大,我只是有一点想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有稳定的工作、稳定的婚姻,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呢,难道就因为刺激?”

    祁老师因为我的话,身体开始发抖起来。

    很显然我在接人伤疤,这是很残忍的事情,但也是很有趣的事情。

    祁老师走到今天这么一步,也不能全算是别人的错,至少她在外面卖就应该是自己的主动意愿。在别人逼着她堕落之后,她没有选择回到正常的生活里面而是选择了更加的堕落。

    某种意义上来说,人都是自作自受的。

    这话对祁老师和我都是同样有用的。

    我看了祁老师一眼,“你不用和我玩sm的那一套,你站起来说话吧,你口渴不渴,我帮你倒一杯茶。”

    祁老师看我的眼神变得很复杂,“你真的不想和我做?”

    “我为什么要想和你做呢,麻烦你不要把我当做一般的高中生,因为我真的不是。好了,我们就开诚布公地聊一聊吧。”我看着祁老师,“你缺钱吗?”

    祁老师用了三秒钟才点头。

    我有些不理解地问:“你就算缺钱也不至于要去卖这种程度吧?你很享受这个堕落的感觉吗?还是说你就喜欢被男人当做泄欲的工具,那种什么都不用思考,就是被人干的感觉很舒服?”

    祁老师又点了点头,不过告诉我:“我在外面欠了很多钱。”

    我突然想起来了在赌场见过祁老师一次,她在打很大的牌,至少绝对不是她的经济实力能负担的赌博。久赌必输,这话肯定是有道理的。

    而且看祁老师的样子,怎么也不像赌神。她要是这么厉害的人物,也不会刚才跪在我的面前舔我的手指头了。

    “欠了多少?”我问祁老师。

    “五十万。”祁老师回答。

    “那也不是多大一个数目,是高利贷吗?”我问。

    祁老师又点头。

    “这样就有一点麻烦了。”我起身给祁老师倒了一杯茶,“你也不用太怕我,我不会吃了你的,也不会虐待你。你放轻松一点。”

    虽然我这么说,但祁老师明显对我还是有恐惧的感觉。因为我知道她这么多的秘密。她在我的面前恐怕会有一种没穿衣服的暴露感,这感觉绝对会让人恐慌。

    类似的感觉我已经在萧月宸那里体验过太多次了,简直不能更加熟悉。

    “所以你就去玩调教游戏……那种重口味的游戏币一般卖淫来钱要快得多。”我说,“钱都还上了吗?”

    祁老师说:“快了,下个月就能填平了。”

    “不要再赌了,这东西只会害人的。”我对祁老师说,“还有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会变成同性恋?”

    我觉得这问题的答案一定和单柔有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