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3章
    祁老师犹豫了许久,然后才抬头说:“单柔逼我陪她睡觉。”

    “只是睡觉?没这么简单吧。”我笑起来。

    祁老师听了我的话之后开始发抖起来。单柔是什么人我真的是太清楚了。

    单柔这样变态的人在得到了祁老师这么小绵羊的存在之后,肯定会逼着她做很多变态的事情。如果从猎奇的角度来说,这些事情可能会很有意思。

    但是我可是近距离接触过单柔那些变态事件的人。我对于单柔做的那些变态的事情一点兴趣都没有。

    人嘛,犯不着没事恶心自己,对吧?

    我看了祁老师一眼。祁老师的眼神很空洞,同时也很恐惧。坐在地上的姿势也给人一种被驯服的感觉。

    这样姿态的女人其实感觉有一点可怜。我对祁老师说:“你放心,我和单柔不是一样的人,我不会把折磨你当做乐趣的。”

    听了我的话之后,祁老师还是半信半疑的态度,不过她看向我的眼神总算是安定了不少。

    我摸摸祁老师的头,“你现在的主人是谁?”

    “我……没有主人。”祁老师说这话的时候很是黯然,然后她抬头看向我,脸上的表情居然变得有一点期待起来。

    我挑起了祁老师的下巴,“你该不会觉得有一个主人管着自己更好吧?”

    我的话语有一点嘲讽的意味,但祁老师居然接受了我的嘲讽,点了点头。居然如此轻易就表达了对我的顺服。

    这反而让我没有什么成就感。

    我对祁老师说:“我可还是学生,你不怕我们的关系暴露出来?”

    祁老师的眼神里面有强烈的迷茫,只是呆呆地看着我,并不发表评论。

    只是看祁老师的眼神我就可以确定一点,她不论身心都已经变得顺服了,已经变得不喜欢思考,喜欢什么事情都有一个主人来代替她做出决定。

    这让我不禁有一点好奇起来,单柔到底用了什么方法,才能在祁老师的身上留下如此不可磨灭的印记。

    我问祁老师:“单柔逼着你喝过尿?”

    同样的戏码我看单柔和王校长也玩过,祁老师应该也逃不掉才是。

    祁老师的答案果然印证了我的猜测,她对着我点了点头,显得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你不觉得这样的事情很变态吗?为什么要跟着单柔做这样的事情呢?”我低下身子问祁老师。

    祁老师被的目光逼得有一点不敢和我对视,躲闪地说:“那我也没什么办法,我的前途和未来都在她的手中,连王校长都……”

    “那你能和我说一下单柔的尿是什么味道吗?”我问,“喝尿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祁老师本来不想说话,但是被我瞪了一眼之后就屈服了。

    我说:“如果你表现好的话,我可以考虑做你的主人哟。”

    听了我的之后,祁老师猛然抬起头,眼神和刚才的黯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除了有神之外,几乎可以算得上狂热。连我都有一点受不了。

    看来单柔对祁老师的改造是成功的。如今的祁老师已经完全沉迷到**的游戏里面去了。

    **的游戏如果是泥潭的话,那祁老师现在已经不是泥足深陷这么简单了,泥浆至少已经淹没到她的胸口了。

    祁老师狂热地看着我说:“一开始会觉得很恶心,后来习惯之后其实味道也就那么回事,有一点咸,然后还有一点热……”

    这答案不免让我有一点失望,然后祁老师看向了我的裤裆。

    我的天,她该不会是想要喝我的尿吧?

    我没有这方面的爱好,我继续问祁老师:“除此之外呢,你们还做过什么事情?”

    “主……单柔她让我陪别的男人睡觉,和她一起。”祁老师说。

    我问:“是什么男人?”

    单柔在性上面的确很开放,我至少见过好几次单柔和不同的男人约。明明长着一张清纯无比的面孔,谁想得到私底下居然会有这么变态的嗜好呢。

    祁老师回答我说:“有一些流浪汉,还有街边拾荒的老人……”

    这答案让我始料未及,“单柔这未免也太重口味一点了吧?”

    “她说这样能克服羞耻心,其实男人都一个样。”

    我问祁老师:“那你认同单柔的观点吗?”

    祁老师很小心翼翼地看着我,然后点了点头。

    我之前就已经确定祁老师是烂货了,现在可以毫无疑问地再次确定这个观点。这样一个已经被人快要玩坏的烂货我真的要收她做自己的奴隶吗?

    连我都忍不住有一点迟疑起来。

    而祁老师依然趴在地上可怜兮兮地看着我。

    关于单柔的问题我已经不想再问了,问了之后也只会大倒胃口。

    我看看祁老师:“我现在有一点累了。”

    “主人要在这里休息吗?”祁老师问我。

    “我现在还不是你的主人,这件事我还没考虑好。”

    听了我的话之后,祁老师不免露出闷闷不乐的表情。我考虑而来一下,要不要把这里发生的事情告诉萧月宸。

    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先瞒着萧月宸。如果萧月宸来这里,如果提出一些比较无礼的要求,比如让我和祁老师在她的面前**怎么办呢?

    我在祁老师家的沙发上躺下来,打开了电视。问祁老师:“你老公不回来的吗?”

    祁老师说:“他是地质勘探队的,一般出差两三个月。”

    这个屋子里面冷冷清清,一点人气都没有。女人都是渴望呵护的,如果我和祁老师一样,下班回来之后就要面对如此冰冷的屋子恐怕也会有受不了的感觉。

    唔……

    难怪祁老师会在性还有赌博上面寻求刺激。

    但这些刺激到最后还是不能抚慰心灵上的空虚,反而会让人觉得无比疲惫。

    祁老师这是找错了方法。

    我在沙发上坐着的时候想了许多问题。而祁老师这坐在地上,将头枕在我的膝盖上,一直就这么看着我。

    天渐渐黑下来了。

    电视里面放的内容其实很无聊。

    张小美打了一个电话过来,问我又去哪里鬼混了,我说在祁老师的家里,脱了裤子准备和祁老师**来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