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4章
    张小美听了我的话之后,发出了咯咯的娇笑声,她以为我在和她开玩笑。

    其实我说的是事实。

    张小美对我说:“晚饭你要和我一起吃吗?吃了饭还可以吃我哟。”

    “你有什么好吃的,都说了要和祁老师搞,你排队到明天啦!”

    张小美撒娇起来:“讨厌!你最近说话怎么越来越没谱了!而且对人家一点都不温柔了。”

    “我温柔的话你会喜欢吗?你不就是喜欢粗暴的吗?”

    张小美听了我的话,轻轻地说了一声爱你,然后就愉快地找周舟一起解决自己的晚饭问题去了。

    张小美怎么都不相信我正在祁老师的家里,还和祁老师这么一个暧昧的姿态。

    我打电话的时候,祁老师一直看着我。

    我对祁老师说:“我要出去吃饭了,你要一起吗?”

    我这话纯粹就是客套一下,没想到祁老师抱着我的腿说:“出去吃多不卫生呀,不如就在这里吃饭吧?”

    “在这里?”

    祁老师说:“我做饭的手艺很不错的。”

    鬼使神差的,我答应了祁老师的请求。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算了,既然答应了那就留下来吃饭吧,反正我是不相信祁老师会在饭菜里面下毒的。

    祁老师得到了我的肯定之后马上就了厨房里面。

    我又看了一会儿新闻只觉得百无聊奈,于是去厨房里面看祁老师菜做得怎么样了。

    我去的时候,祁老师正在切土豆片。

    祁老师的刀工很好,至少比我要好,也比我认识的任何一个女人要好。

    说起来也真是奇怪,我认识的女人会做饭的有不少,但是对厨艺说得上精通的,还真的是一个都没有。

    我看着厨房的门口看祁老师做饭。

    祁老师的表情很专注。和刚才在客厅里面的谄媚样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如果她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话,我说不定会考虑把她给收了。刚才在客厅她的样子实在太油腻了,我这人不喜欢油腻的女人。

    这时候祁老师转过头对我轻轻一笑:“别着急,很快就好了。”

    “嗯。”我和祁老师其实认识的不算深入,对于她的性格我只知道有很软弱的一面,所以才会被王校长和单柔先后得手。

    但人性总是很复杂的东西,祁老师的性格除了软弱应该还有其它的东西。

    我现在见识到的就是贤惠。

    她做饭的速度比我还要快,而且熟练度也很高。

    我其实一直都想找这么一个女人,看着她在厨房里面做菜就是一件享受的事情。

    张小美就不用说了,她也就做个刀拍黄瓜的厨艺。

    我慢慢走了过去,从背后抱住了祁老师。祁老师似乎对我的行动早有预料,脸上挂着波澜不惊的笑容。

    抱住之后,我感受到祁老师的身体很匀称,几乎没什么赘肉。脸上的皮肤也很白。

    祁老师依然在专心地对付锅里面的菜肴,不过还是受到了我的影响。

    我的老二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从后面顶住祁老师。

    祁老师大约是有一点不确定我的意思,所以没做什么多余的事情。

    这一点很合我的心意,我一直都喜欢听话不多事的女人。

    可惜祁老师真的是一个烂货了,不然的话我说不定会对祁老师多动心一点。

    我的一只手慢慢地伸到了祁老师的裤子里面。在双腿之间摸到了一截卫生巾,不免叹一口气。

    祁老师却说:“没关系,我后面也可以的……如果你有需要的话。”

    “先吃饭吧,我肚子饿了。”我把手收了回来,祁老师发出了一声怅然若失的叹息。

    三个菜很快地端上了桌子。

    祁老师准备了两副碗筷,我们面对面地坐着,我问祁老师:“如果我现在要你像一条母狗那样吃饭,你会照做吗?”

    祁老师听了我的话,很快地放下筷子,端着碗坐在了地上。姿态和一只母狗真的差不多。

    她这未免也太听话了一点……

    安安算是我接触的女人里面被调教程度最高的一个了,但也做不到祁老师这种程度。

    祁老师居然听话到让我有一种心疼的感觉。

    我说:“你还是起来吧。”

    祁老师用迷茫的眼神看着我,大概是不懂我为什么要出尔反尔。

    我再次强调了一个观点:“我不是单柔那样的变态,不会把折磨别人当做自己的唯一乐趣。我就算玩**那也是为了助兴。你要让我一天到晚跟你这样玩,别说你了,我自己都受不了了。”

    说完之后,连我自己都变得豁然开朗起来,我大概明白单柔对祁老师的调教是这么的彻底了。她的调教是深入到日常生活的调教,潜移默化地影响当然很巨大。何况祁老师这人的性格里面本来就没什么骨头。

    我把祁老师从地上拉起来,按在椅子上坐好,很认真地说了两个字:“吃饭。”

    现在看来我不把祁老师的事情通知萧月宸也是对的。某种意义上来说,祁老师也只是一个可怜的受害者罢了。

    萧月宸要是再来插一脚,我真的担心祁老师会被彻底地玩坏。

    祁老师做的饭菜味道还算不错,我还真的有点喜欢她做出来的口味。就在我大快朵颐的时候,祁老师抱着碗突然哭了起来。不是那种嚎啕大哭,就是吃着吃着突然停下来,然后眼睛里面的泪水慢慢地落在碗里的那种。

    女人果然都是感性的动物……我刚才明明还威胁祁老师来着,可就因为允许她和同桌吃饭,她就感动到这样子了。

    我看祁老师有一点斯得哥尔摩综合症,这病指的是被迫害的人在接受了迫害者的小恩小惠之后会产生共情效应。

    现在祁老师对我就有一点这个意思。

    我其实觉得女人最麻烦的就是太感性这一点,但这种时候我放任齐老师不管也肯定是不行的。

    于是我也放下了碗筷,用手帮忙擦干了祁老师的眼泪。

    但我这样的安慰行为反而得到了反效果,祁老师的眼泪落得更迅猛了。

    她其实也不想这样不明所以地哭,但就是控制不住眼泪。连身子也跟着抽泣起来。

    而且因为害怕我生气,还不敢大声地哭。偶尔看我也是小心翼翼的眼神。

    实在显得楚楚可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