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6章
    我蹲下来,挑起祁老师的下巴,看到有口水无意识地从祁老师的嘴角流出来。

    “这么说菊花是你敏感的地方,被我调教就这么开心的吗?”我轻蔑地说。

    祁老师说:“不是敏感的地方,我这样都是因为你。”

    “因为我?”我看着祁老师。

    祁老师说:“被主人用轻蔑的眼神一看,我就觉得自己好脏,好像去去死……但是下面也痒得厉害。等主人真的调教我了,身体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主人一碰我就快要**了……”

    祁老师的话让我有一点无语,“你还真是一个贱骨头。”

    我扯住祁老师的头发,让她站了起来,问祁老师:“接下来你想怎么玩你?”

    祁老师盯着我的胯下,露出了意犹未尽的表情:“想吃主人的xx。”

    “刚才还没吃够吗?”我问祁老师。

    祁老师用请求的目光看向我。

    “没办法了,你自己来吧……”

    得到了我的许可之后,祁老师在我的面前蹲了下来,认真卖力地吞吐起来。

    这样一个姿势无疑很难受。浴室的瓷砖跪着肯定也更加不舒服。祁老师前前后后、仔仔细细地舔了一圈之后,我的老二已经变得很膨胀了。

    我让祁老师从地上起来,屁股对准了浴缸。

    在祁老师的屁股上重重地拍了一下之后,祁老师的后面马上射出来了一道清澈的水箭……

    这下祁老师的后面差不多就洗干净了。

    但我还是不满意,又逼着祁老师和我玩了两回浣肠才放过祁老师。祁老师被我弄得有一点虚弱,显而易见的疲劳写在脸上。

    我将祁老师从浴室里面抱出来,祁老师已经完全没了力气,彻底变成了任我宰割的小绵羊。

    祁老师对我说如果愿意的话,前面也是可以用的。

    我这人没什么迷信的说法,也不觉得女人的经血很晦气,只是单纯地觉得这样不好,就回绝了祁老师。

    上了床之后,马上在祁老师的床头柜上面找到了一个避孕套。先把避孕套戴上,然后将祁老师的双腿举起来。依靠着套子上的润滑油,轻而易举地进入了祁老师的身体。

    祁老师发生一声很细的呻吟声,然后闭上眼睛露出了苦闷的表情。

    祁老师的后面比我想的要紧得多,我挺送一次,祁老师就呻吟一次,显得很有节奏感。

    我抓住祁老师的一双腿,马上就开始疯狂地抽送起来,心中有捣碎一切的狂暴**。祁老师紧紧地抱住我的后背,表情变得越来越苦闷。然后慢慢地哭起来……

    我将祁老师脸上的泪痕吻干之后,祁老师有开始了无意识地呻吟,一会儿叫我主人,一会儿叫我老公,一会儿说太重了,一会儿又说太舒服了……

    不得不说祁老师是一个很会**的女人……

    论姿色她算不上顶级,但女人不是靠一张脸就能摆平一切的。我想在安安的场子里面,祁老师也应该有够红才对。

    我和祁老师前后换了三个姿势,然后祁老师被我按在床上狠狠地顶在最深处完成了爆发。

    射出来之后,我用了许久来喘息。而祁老师这顾不得疲惫,马上将我老二上面的套子取了下来,先把老二舔干净,然后把套子里面我射出来的液体都吃了下去。

    我其实最喜欢看的就是女人吃精了。

    祁老师这样的行为毫无疑问很对我的胃口,我拍拍祁老师的后背,问:“这都是单柔教你的吗?”

    祁老师对我摇摇头:“是我喜欢吃主人的东西,以后主人射出来的东西我都要吃掉。”

    我摸摸祁老师的头,这个之前我认为是烂货的女人居然比我想的要带感得多。

    至少在床上的表现要比同为女教师的周娜好很多……

    难道是我调教不够的关系吗?

    想来也是了,周娜本来就是被虐狂,调教的程度反而不如祁老师。不过我还单柔比什么呢,她是精神病患我又不是。

    祁老师躺在我的身边,只是看着她脸上享受又安宁的表情,我的老二就又硬了起来。

    祁老师摆出惊奇的表情:“主人这么厉害的吗?”

    我在祁老师的屁股上打了一下:“厉害个屁,年轻人连续做个三四次有什么好奇怪的?”

    祁老师在我的摆弄下,在床上趴好,同时屁股高高地翘了起来。小小的孔洞因为之前长时间的抽送还没完全地闭合,在我打了两下屁股之后,开始慢慢地蠕动起来,显得无比淫糜。

    而祁老师的脸上是期待又害怕的表情。她的眼睛虽然没周娜那么漂亮,但真的是很会说话。被她的眼神一撩拨,我什么都顾不得了。按住祁老师的小屁股,又在她的身上狠狠地来了一回。

    这次来过之后,祁老师是彻底的没了力气。

    躺在我的怀里瘫软如泥。我这才注意到床头还有祁老师的婚纱照,我将照片拿起来看了一阵子。祁老师的老公是典型的老实人长相,结婚也是相亲介绍的。两家算得上门当户对,除此之外就没什么可说的。

    这不过是因为到了要结婚的年纪而达成的婚姻,感觉的基础并不牢靠。

    所以祁老师就算有负罪感,但也有限的很。

    在我看照片的时候,祁老师趴在我的胸口,又把舌头伸出来在我的**上舔起来。

    我看了祁老师一眼:“才被干得那么厉害还不过瘾吗?还敢挑衅我?”

    祁老师着急地解释说:“没有挑衅,我就是想要主人舒服一点……”

    “哦,还会顶嘴了?”我问祁老师:“你家里有鞭子吗?”

    祁老师听了我的话之后露出了惊恐的表情,但还是说:“有……主人能不能轻一点,还有就是不要打脸,我明天还要上课,怕……”

    我明白祁老师的意思,很快鞭子就送到了我的手上,我问祁老师:“这玩意儿肯定不是你老公买的吧?”

    “他那个人很古板的,**都只有一个姿势,哪里等这些。”

    “是单柔让你买的吗?”我问祁老师。

    祁老师低声说:“不是。”

    “那是谁?你还有别的主人吗?”

    “没有别的主人,是王校长让我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