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8章
    祁老师面对我的问题居然又捏起自己的衣角来:“我这个人很贱,只是看到主人轻蔑的目光下面就忍不住开始流水了。等主人你一开始骂我……我就忍不住了。其实主人你之前问我和单柔的事情的时候,我就已经满脑子是被你按在床上操的画面了……我喜欢被人掌控的感觉。”

    “哪怕是你的学生也行?”我补充说。

    祁老师在我的侧脸上亲了一下,“好了,去上学吧。”

    “你在命令我吗?”我将衣服的拉链解开,“祁老师,今天上午我有一点生病就不去学校了,先跟你请一个假好了。”

    “啊?”祁老师满脸惊慌。

    但在她反应过来之前,已经被我抗在肩膀上,带到了房间里面。

    祁老师被我丢在了床上:“你学业要紧……”

    “你现在是在对我说教吗?”我看着祁老师说。

    “我……”

    我将昨天的鞭子找了过来,在祁老师的屁股上抽打了两下。祁老师马上乖乖地床上把屁股撅起来,话也不说一句了,红着脸也不敢看我。

    “祁老师,请问我可以请这个病假吗?”我问。

    “可以……哦,好痛!”

    听祁老师这么说,我又用手去抚弄刚才被鞭子抽打过的地方。祁老师马上发出了舒服的呻吟声。

    我对祁老师说:“我们今天就好好地玩一玩吧。”

    祁老师一开始对我的鞭打就很有感觉,到了后面更是开始求我用力地打她,只要不打脸就好了,别的地方是越重越好。

    我这人下手一直都是很有分寸的,但我鞭打的程度对祁老师的**来说明显不够。她渴望的是身体被我打得一片青紫,只要不骨折就行了。

    祁老师的心里或多或少都有一种赎罪的心理,好像这样就能洗刷身体上的污迹了。

    但我觉得这样还是太病态了一点,祁老师最好去看心理医生。

    我们一直干到上午十点,祁老师这才如惊弓之鸟一样从床上起来,穿衣服、化妆……

    学校要求五十五岁以下的老师都是要坐班的。也就是你没课在上班时间也必须在办公室坐着。何况祁老师上午还有一节英语课。

    但我拉住了祁老师的手:“你以为自己能跑得掉吗?把课换掉,我们再来搞一次……”

    祁老师面对我有一点严厉的眼神,不敢说反抗的话,只敢一遍遍地哀求我。但我哪里愿意就这么放过她。逼着祁老师打了一个电话请假,然后又把祁老师按在床上,老二狠狠地插入了祁老师的菊花里面。

    除了昨天的第一次,之后我都没戴套。

    比起戴上一层橡胶,当然还是喜欢生插的感觉。我仔细地看过祁老师的下面,很是粉嫩,应该不会有什么疾病才对。

    我越是用力,祁老师就越是爽快。

    这是一种痛混合着快乐的病态爽感,一般女人很难体会到。

    因为祁老师的关系,我今天特别暴戾,祁老师最后撅着屁股处于半昏迷状态,屁股还是红肿一片。看着那些乳白色的液体从祁老师的后面流出来。

    我这时候终于有了心满意足的感觉。

    之前的疑虑已经彻底地烟消云散了。只有这样激烈地搞过之后,我才会觉得在一个女人的身上打上了属于自己的烙印。

    祁老师过了一会儿才悠悠地醒过来,然后抱着我像只小猫咪一般。

    我问祁老师:“下午要去上学吗?”

    “我都听你的。”祁老师说。

    这才是让我满意的答案,听了祁老师的这个答案之后,我忍不住笑起来。

    祁老师不懂我在高兴什么,不过水汪汪的眼睛还是一直盯着我。

    我让祁老师起床做了一个饭,当然又玩了一回**围裙。

    祁老师一边做饭,一边还要承受我在后面的爱抚,好几下都差点切到自己的手指。

    中午一起愉快地吃了一个饭,云琳又给我打来电话,让我去陪陪她和玛丽。这两天没见到我,玛丽很不高兴。

    我知道玛丽从上海过来就是送炮的,但我这也不是人肉打桩机,对吧?

    老是和一个女人搞,难免会有一点厌倦。我随便编排了一个理由来应付云琳,然后单独给玛丽打了一个电话。在电话里面玛丽果然情绪不是太好的样子,我安慰了一阵子也没什么作用。

    这没办法,我才和祁老师这么激烈地搞过,现在让我过去应付玛丽也很困难。

    何况玛丽需要不仅仅是**上的慰藉,更需要一个男朋友来爱护她,这种事情我当然爱莫能助了。

    祁老师只穿着上衣趴在我的身上,一直很乖巧地步发出声音,只是很安静地笑看着我。等我打完电话了才问:“这是主人另外的奴隶吗?”

    “不算奴隶,只能算比较合得来的炮友吧。”

    听了我的话之后,祁老师开始笑起来:“主人这么厉害,当然和这世上的女人都合得来……”

    “是这样吗?”

    祁老师说:“在昨天和今天之前,我还没经历过主人这么厉害的男人,又烫又硬,一放进来我全身都没有力气了。”

    “但我觉得你下面一般呢,说不定一个月就会玩腻,那时候你要怎么办?”

    听了我的问题之后,祁老师的眼神里面明显出现了慌乱,然后老老实实地回答我说:“我会努力表现,让主人想起我的好的。”

    “男人不都是喜新厌旧的?”我摸摸祁老师的后背。

    即便我这么说,她还是紧紧地抱住我,甚至抱得更紧了一点。

    我觉得祁老师对我的依恋完全是不正常又病态的,好像溺水的人以为自己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实际上我并不能带给她什么希望。

    我这样的人,和这样的词汇也搭不上什么关系。

    坦白说,我觉得祁老师需要看心理医生。

    但祁老师对我说:“你还记得我和一个女学生是那种关系吧?我可以把她带来给你开苞,她绝对是处女!”

    祁老师很认真地看着我,期待着我的意见。

    “**和强奸这种事情是犯法的吧?这种事情我不做的。”

    祁老师却说:“只要她被主人调教之后,肯定就不会报警了。她一定会和我一样爱主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