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2章
    就在我和祁老师在床上翻滚的时候,云琳那边又搞出了幺蛾子。

    不知道是为了报复我的爽约,还是有别的什么需求。反正云琳把玛丽介绍给陈飞扬认识了。

    更搞笑的是陈飞扬还对玛丽一副很欣赏的样子,打电话告诉我,云琳给他介绍了一个好女人。

    当我从陈飞扬的口中得知所谓的好女人就是玛丽时,我的心中实在有一言难尽的感觉。

    我不是说玛丽不是好女人,相反我对玛丽是好女人这个问题是持有和陈飞扬相同意见的,但现在问题是陈飞扬问我玛丽值不值得追求。

    你让我如何回答?

    我假装不认识玛丽,日后也有可能拆穿。如果我对陈飞扬吐露实情的话,未免有一点尴尬。

    所以我让祁老师叫了几声床给陈飞扬听。

    陈飞扬一听我在别的女人床上,也就发出了我很懂你的笑声,随后很知趣地挂了电话。

    在挂掉了陈飞扬的电话之后。我搂着祁老师躺在床上,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我实在不能理解云琳这么做的逻辑。

    但是云琳这个人做事情经常会有冲动的时候,她冲动起来就是九头牛都拉不住。

    现在木已成舟,我也懒得和云琳去理论什么,就算日后陈飞扬真的和玛丽在一起,我也不亏欠陈飞扬什么。

    我是在他们好上之前之前和玛丽上床的,怎么都不算给陈飞扬戴绿帽。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发出一声叹息。

    怀抱中的祁老师轻轻地抱住了我,问:“怎么,又有烦心的事情吗?”

    我拍拍祁老师的屁股:“你说其他的女孩子都像你一样听话,那该有多好?”

    祁老师对我露出了一个幸福的笑容:”因为人家最喜欢主人好吗?”

    我和祁老师开始的时间其实并不算长,但是配合起来的默契度很高,她本来就是已经被人调教完成的**,只用享受她的服务就好。

    我这个人一向对未来持有悲观的态度。

    总觉得陈飞扬和玛丽这样发展下去,事情总会超出我能控制的范畴。

    哎,仔细想一想,我能控制的又有谁呢?不然陈飞扬、云琳还是玛丽,他们都不受我的控制,我反而像他们手中的玩偶一样。

    只有祁老师才是一心一意的任凭我摆布,随便我摆出什么姿势都行。

    想到这里我不免觉得自己有一点可悲,到了最后,我居然会觉得祁老师才是最适合我的人。

    第二天陈飞扬就约了我去吃饭,我本来想要拒绝,但最后还是没能抵挡住陈飞扬的热情。

    事到临头的时候,我忍不住又想反悔了。

    如果云琳和玛丽也去了程飞扬的饭局,我们要用什么样的面目来见面呢?

    说实话,我其实很反感在别人面前演戏。但如果事情发展到那一个地步,又不得不去演戏,我总觉得这样对大家都不好。

    所以事到临头的时候,我也给陈飞扬打了一个电话,说今天晚上去不成了,然后开开心心的领着张小美去逛商场了。

    张小美最近很听话,对我也是百依百顺,我说什么都答应我,需要好好的奖励她才行。

    我才给她买了一个手链,张小美已经十分满足了。

    不过张小美现在对我的财力可以说是十分不了解,拼命想着给我省钱,不管看到什么都说不适合自己。

    我问张小美:“过年的时候收到了多少压岁钱?”

    张小美露出苦恼的表情:“因为生病这件事,今年过年很多地方都没去成,就算是有压岁钱都是父母代收的……”

    父母拿到手的压岁钱当然不会给张小美了,所以张小美最近花钱都没有大手大脚。我觉得其实这样也挺好的,

    就张小美以前花钱的风格,我都怀疑要么她不是高中生,要么我不是高中生。

    不过我们有一说一,张小美舍不得花我的钱,但是对我花钱一直都很大方的。

    我对大方的理解和一般人可能有所不同。我给张小美花的钱可能更多一点,手链加上项链就已经上万了。但我觉得所谓的大方不应该只是看数量的大小,还要看一下比例。比说说张小美只有五块钱,那她肯定愿意把这五块钱全花在我的身上。

    有这样的女朋友,其实就已经够了。

    我和张小美逛街很开心。医生给的医嘱是张小美不适合做任何剧烈的运动,所以我也很呵护张小美,计算了一行程。我们一去一来差不多两个小时左右,肯定算不上累。

    我回到家里。发现嫂子今天居然没有加班,而且家里还来了嫂子好几个闺蜜。

    我看到张惠雯也在,她还朝着我挤眉弄眼做表情。我全当没有看见。

    嫂子看我回来了,也是饶有深意的表情:“你最近是不是比我都忙?”

    我最近都在祁老师的家里睡。吃饭、洗澡都有人照顾,连早上起来穿衣服都有祁老师帮我穿。就是花钱请一个女佣也未必有如此细心周到。如果不是考虑到嫂子生出异样的想法,我都不想回来。

    我这人天生对温柔就没什么抵抗力,所以很迟祁老师的这一套。最近已经在祁老师的怂恿下和她玩了好几次的无套内射。祁老师说自己有按时吃避孕药。我想这话应该没有骗我,不然怀孕的话对祁老师也没什么好处可言。

    嫂子她们在客厅斗地主,我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嫂子的脸上已经贴满了纸条,看来她的运气很不好。

    嫂子看我出来,一个劲地对我抱怨说今天晚上的火很不旺盛,拿的牌一把比一把难看。其实我觉得是嫂子的牌技太差劲了。我看过嫂子玩欢乐斗地主,牌技可以说是十分感人。

    就这技术能赢才奇了个怪。

    我看嫂子打了一会儿牌,然后时间到了晚上十二点。嫂子要和闺蜜们一起出去吃宵夜,我也只好陪同。

    嫂子的几个闺蜜其实都挺好看的,这年头只要稍微好看一点的姑娘都有男朋友。这几个姑娘的朋友圈里面一堆稀罕问暖的人。一旦有一点挖墙脚的机会,那一定是无孔不入。

    在吃宵夜的时候,我也没什么精神。而这时候云琳打了一个电话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