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4章
    接吻之后,玛丽脸上的表情很是娇羞,几乎不敢看我的样子。

    我搂着玛丽,玛丽身上只穿了一件很宽大的t恤,被我咬住了下唇之后,还是发问说:“你今天怎么来了?”

    “我能不来吗?再不来的话某人就要大闹天宫了。”

    玛丽当然知道我说的是云琳。不过云琳大概是打算将厚脸皮进行到底了,居然对玛丽说:“是曹立他哭着求我让他来的,他说再不来见你,你就和别的野男人跑了。”

    云琳这完全是罔顾事实、颠倒黑白,不过我也没打算和云琳计较什么。

    我左手搂住玛丽,右手抱住云琳。心情逐渐变得愉快起来。

    玛丽在我耳边小声地问:“哪里有什么野男人啦?”

    “云琳就是随口胡说的,你千万不要信她。”

    云琳瞪了我一眼,“刚才你在车上可不是这么说的,曹立。”

    我在云琳的脸上也亲了两下,可是云琳一点都不买账。

    哦,对了。云琳想要只是玛丽尽可能地远离陈飞扬。除此之外别的事情她都不在乎。

    我也真是服了云琳了,她这未免也太狭隘了一点。她得不到的男人,她朋友圈的好朋友也必须得不到,是这个道理么?

    我其实真有不少话要和玛丽讲,但是云琳在一边虎视眈眈我还真的不好发表什么言论。

    我看云琳已经有越逼越紧的迹象了。毕竟云琳和我都要长期在d市的,而玛丽只是一个外来户。只是纯粹从利益的角度来考虑的话,我应该站在云琳的这一边。

    我也是打算豁出去了,“云琳说你和陈飞扬互有好感是真的吗?”

    玛丽的身体抖了一下,因为我和身体是贴在一起的,所以这一下即便很轻微我也很是很明显地感受到了。

    看来这个话题对于玛丽来说也是很敏感的。

    我说:“我不想说谁的坏话,陈飞扬也是我的朋友,我们的关系很好。而你和我又是这样的关系,所以我有一句话要说,你和陈飞扬其实不是很适合。”

    玛丽睁大了眼睛看着我,略有一点迷茫。

    我说:“你不要弄错了,我不是在威胁你。我没把我们的关系公之于众的打算。只是纯粹给你提一个小小的建议而已,如果你不听我的建议也没关系的,反正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你的手里。”

    听了我这么说之后,玛丽这才放松下来。而我身后的云琳这不满起来,跟个小野猫一样用手指在我的背后挠来挠去。

    我转过头对云琳严肃地说:“别闹,再闹把你捆起来丢到小黑屋里面去。”

    面对我的威胁,云琳跟泄了气的皮球一般,不敢再作怪了,不过还是很委屈地盯着我说:“你就敢欺负我,算什么本事!”

    我先不管云琳,我想要知道的是玛丽的想法。

    “你应该对陈飞扬有好感吧?”我问玛丽。

    玛丽似乎有一点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说:“你不用怕什么的,我又不会吃了你。陈飞扬长得帅,还年少多金,讨女人喜欢是很正常的事情,云琳就爱他爱得死去活来呢。”

    云琳在我的背后抗议说:“你能别什么事情都带上我吗?”

    我瞪了云琳一眼,“看来你的真的想要被管小黑屋对吗?”

    我这么一问,云琳算是彻底地老实了。

    玛丽说:“我和陈飞扬确实有一点谈得来,未来也有合作的可能性,但是说互有好感还谈不上吧?”

    玛丽的眼睛变得明亮起来,盯着我:“所以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这件事吗?嘻嘻,你还敢说你不在乎我吗?”

    我恶狠狠地瞪了云琳一眼,这下好嘛,事情变成这样了。玛丽摆明了和陈飞扬没什么事情,云琳这根本就是在瞎猜。现在叫我怎么下台?

    我一下子搂住了玛丽:“我一直都很在乎你的,你不知道吗?”

    陈飞扬云琳舍不得送给玛丽,现在我和玛丽这个样子了,倒要看云琳怎么办!

    云琳这次倒是很干脆,主动将绳子和眼罩拿了过来,可怜兮兮地看着我说:“爸爸,我错了,你惩罚我吧……”

    我也不是真的铁石心肠,看云琳可怜兮兮的样子,始终硬不下心来惩罚她。但狠狠地操她一顿当然是免不了的。

    连续两次都在云琳不要的娇喘里面,射在了云琳身体的深处。

    这两天云琳可能是危险期,如果要真的搞出人命来,恐怕大家都会很难办。

    不过这也算是我给云琳的惩罚了。

    玛丽不能在d市继续滞留了。但我不知道云琳是什么心态,居然又说动了玛丽多留一个星期。

    如果我是云琳的话,肯定会巴不得玛丽早点回去上海才好。

    女人的心思都是海底针。基本没办法琢磨。

    反正我看云琳和玛丽一块儿躺在床上什么衣服都不穿的时候,那真是一个如胶似漆。连我躺在中间都未免显得有一点多余。

    说实话,我真是搞不懂女人的脑子里面到底在想什么,好的时候跟连体婴儿一样,不好的时候马上就勾心斗角了。

    我心里其实对玛丽有一点愧疚感。虽然我的确没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最多只能算是玛丽对我的好感我没办法回应。这样的事情其实多了去了,我没必要对玛丽有什么特殊的歉意。

    玛丽满脑子都是美国思想,只觉得两个人看对眼了就能在一起生活,其余的什么都不重要。人生苦短,如果不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那就是浪费人生。

    我没玛丽这么浪漫的思想,而且我喜欢和喜欢我的女人也真的够多了。

    搂着玛丽,最终还是说:“暑假的时候我打算去上海看看,见识一下国际大都市是什么感觉。”

    “好呀,我先提前欢迎你。”玛丽摆出了造型想要和我握手。

    而我引导着她的手握住了我的老二,我故作严肃地说:“这个样子才显得比较有诚意嘛。”

    玛丽虽然娇羞但还是上下地套弄起来。一边的云琳的身上还有鞭子抽打过的痕迹,现在她精疲力尽,已经在边上睡着了。

    接下来的时间都是属于我和玛丽的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