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5章
    有了这次的事情之后,云琳在我的面前老实了许多。

    只要进了她的家门就特别开心地叫我爸爸,玛丽怎么说她都不在乎,就是要抱着我疯狂地撒娇。

    云琳本来就有一点性感,被她这么一搞我总是很容易上火,一上火就要按着云琳的小屁股疯狂地输出,旁边还有一个玛丽。两个人轮番上阵,说实话这样我真的有一点吃不消。

    我这毕竟是血肉之躯,不是什么钢铁之躯。

    我几乎是逃难一般地逃回了自己的家里,而嫂子今天又穿了一身特别性感的睡衣:“好老公,我们好像很久没做过了吧,你期不期待呀?”

    “我当然……很期待呀!”冷汗从我的额头冒出来。

    从嫂子的身体上下来的时候,我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空虚和索然无味。盯着天花板眼前一阵模糊。

    嫂子在我的手臂上拧了一下:“死鬼,今天这么厉害,是不是憋的太久了?”

    “我……”我看着嫂子不晓得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才好。

    嫂子娇滴滴地看着我:“如果你还要的话,人家也可以哟……”

    我严肃地搂住嫂子:“你明天还要加班呢,你现在已经是项目负责人了,如果耽误你的工作怎么办,我也要上学。所以这种事情还是适可而止吧。太贪欢了对我们都没好处……”

    我说这种冠冕堂皇的话的时候,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真是无耻透顶。

    但嫂子却很感动的样子,俏皮地对我说:“也对哦,我们来日方长,我等你长大哟,小老公。”

    接下来的几天才是真的风平浪静,正好给我休养生息。我假装看不到祁老师的各种暗示,也扮作一本正经的样子送张小美上下学。最近丈母娘把张小美盯得很紧,我从送张小美回家,丈母娘就会完成接收,根本没什么和张小美亲热的机会。

    张小美对此很苦恼,还说我这个人**一直很强,现在一定憋坏了。正筹划着是不是要在学校里面找一个阴暗的小角落和我偷偷地来一发。

    几天的休息、调养之后我感觉身体又重新回到了巅峰。

    **的话,其实一个星期两到三次是最舒服的,太多了未免让人觉得厌烦,也好像变成了纯粹又机械的运动。

    但这种事情也是因人而异的,有的人体质好,每天可以来两次照样生龙活虎。

    日本有一个av男优叫做清水健,号称上过八千个女人,一样没什么疾病,而且前列腺比一般男人还要好。

    男人的保养其实很简单:健康的饮食、禁烟少酒、保持锻炼、睡眠充足。基本就能生龙活虎了。

    外面说什么没有激素,没有副作用的药物其实大多数都是骗人的。而且依赖药物终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周末的时候我本来打算和张小美去公园逛逛,顺便有机会就打打野战的。

    但是遗憾的是我约张小美,丈母娘也要跟着一起来。张小美虽然用了很多方法,但丈母娘表明了就是要跟着我们。

    我想没人会愿意带着丈母娘一起约会吧,在这一点上我也不例外,所以这个约会不了了之。

    不了了之的结果就是我坐上了楼茜的车子。

    楼茜约我是请我帮忙,而不是让我操她。

    说实话我最近一度很怕接到各个女人的电话,除了楼茜。至少我和楼茜如今还保持着纯洁无比的关系。

    当然了,或许这纯洁关系的原因可能单纯是楼茜看不上我而已,不过我觉得没什么好可耻的。就是放眼整个d市配得上楼茜的男人都是屈指可数。

    楼茜看着我:“你最近好像也是焦头烂额对吧?”

    “我?还好吧。”我说,听楼茜的语气似乎是知道了什么,但这种事情我总不想在楼茜的面前承认。

    “云琳没给你找什么麻烦吗?她这个人从小性格就很不稳定的。”楼茜说,“如果我是你的话一开始就不会去招惹她。”

    我苦笑着说:“姐姐,如果你一早和我说这样的话那该有多好?”

    楼茜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说:“我就算一见面就告诉你这些,你一样会爬上云琳的床。这种事情如果不亲身试过一次,等真的撞得头破血流了,怎么会轻易相信别人的话?”

    “这倒也是。”我看了楼茜一眼,“你最近也很烦恼?”

    楼茜低下头,叹了一口气,然后问我:“我抽烟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

    楼茜将车窗摇下来了一些,然后点了一支烟,楼茜抽的烟散发出一股水果的清香味道。

    “是小表妹的事情让你烦恼吗?”我问。

    楼茜说:“这次你是真的猜对了,我现在真的是特别生气。”

    “怎么了?”我问。

    “阿雪她几乎要和我们断绝关系了,就为了她那个女朋友……”楼茜吐了一口烟尘,然后很认真地看着我,“要不你帮帮我吧?”

    我愕然地看着楼茜:“你希望我怎么帮你?”

    “连陈飞扬都说你对付女人的手段特别厉害,说不定你能把我的新表妹掰直呢?”楼茜说到这里露出了嘲讽的笑容。

    我说:“其实安安和云琳都有一定的百合倾向你不知道吧?”

    听了我说的话之后,楼茜果然来了兴趣。

    女人的性格都是八卦的,不管是多么高深莫测的女人都是一样。

    听我这么说,楼茜果然来了很大的兴趣:“还有这样的事情,你和我仔细说一说……”

    “吐露别人的**不好吧?”我苦笑着看楼茜。

    楼茜马上向我保证:“你放心吧,我这人嘴巴一直很严的,云琳的破烂事情不用和我说,你先和说说安姨是怎么百合的吧?”

    楼茜对于安安的感情一直很复杂,我不确定说出这些事情之后楼茜会快乐,亦或是产生别的什么想法。

    “她以前有一个情人你知道吗?”我问楼茜。

    楼茜似乎陷入了回忆,然后说:“我大概知道一点。刚知道的时候我才读高中吧,那个时候简直觉得三观都要坍塌了,那么好的女人居然也会搞婚外恋……”

    “那是你了解不深,你如果多了解一点的话,三观受到的冲击还要更大一点。”我说到这里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