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8章
    床上还有许多情趣用品。我先用胶带把一个跳蛋绑在了吴姐的豆蔻那里,然后又塞了一个跳蛋到菊花里面。

    跳蛋塞到菊花里面的时候,吴姐在床上剧烈地挣扎起来,不过我绑得实在是很结实,吴姐的挣扎一点用都没有。

    而吴姐的嘴里也发出了声音,但因为嘴里塞着口球,她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反而有不少唾液顺着嘴巴流到了床上。

    然后我将一个开到最大的振动棒对准了吴姐那成熟的花房。振动棒才碰到吴姐的身体,吴姐就止不住地扭动起身体来。看起来十分的淫糜,也十分带感。

    我想吴姐是完全地低估了我,以为我就是一个一般的高中生,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等振动棒塞到了吴姐的身体里面,吴姐仰起头身体僵硬了好一阵子,看来是爽到**了。

    而这个夜晚才刚刚开始而已。

    我将吴姐放在了床上,然后自己去看电视了。

    没过二十分钟就听到了吴姐的呜咽声。我知道吴姐爽的同时在害怕,害怕我真的把她丢下来不管了。不过这本来就是调教的手段之一。

    现在还不到我现身的时候,等到吴姐心理防线变得最脆弱的时候,我才适合出现,然后给吴姐一个惊喜。

    那个时候不管拯救她的是谁,她都会怀有感恩戴德的心情。

    我看了大概一个小时电视,再去的时候吴姐已经在床上瘫软如泥了,从吴姐的背后能看到床单被打湿的痕迹。看来她刚才一定爽得很厉害。

    不过透过眼罩我还是看到了吴姐的脸上有泪痕,身体还在慢慢地发抖。

    看来吴姐的心理比我预想的要脆弱得多,我第一次和张小美玩这种游戏的时候,我可是足足晾了张小美两个小时张小美都没哭呢。

    不过想想也是了,这种官太太一直养尊处优,不管去什么地方都会受到优待,至少不会有人敢主动找她的麻烦,长期这样下来心理当然会比一般人要脆弱。

    我在床上坐了下来,在感受到了我的到来之后,吴姐努力地朝着我靠过来,但因为身体是被捆绑住的,所以行动很不方便。最后我还是主动地捧住了她脸蛋,用很温柔的方式擦干净了她脸上的泪花。

    我轻声问:“是不是坚持不住了?”

    因为还戴着口球和眼罩的关系,吴姐只能用点头来表达自己的想法。

    “可是我觉得你还能坚持五个小时,怎么办?”我说,“从刚才到现在才过去一个小时呢。还有五倍的时间你能坚持吗?”

    吴姐在我的怀里疯狂地摆头,连身体也发抖起来,我敢确定一点,刚才最绝望的一句话肯定是时间才过去一个小时。

    人在这种煎熬状态的时候,总会觉得时间特别漫长。

    我将吴姐的眼罩打开,然后看到吴姐那红肿的眼睛,看起来可怜兮兮的。但是我在吴姐的屁股上打了几下之后,骚水还是流到了大腿根部。我将濡湿的手展现在吴姐的面前:“你看起来很惨,其实爽得快要忘记自己姓什么了吧?”

    因为还戴着口球的关系,吴姐只能对我摇头。

    我是故意不取下口球的。我们之前的身份有差距,吴姐如果开口说一些威胁的话,我一定会很难办。

    我先将吴姐菊花里面的跳蛋取了出来,上面有一些黄色污迹,特别在吴姐的面前展示了一番,让她变得无地自容之后从扔到一边去。

    然后是另外的跳蛋和振动棒……

    全部取下来之后丢到了一边,我连开关都没有关闭。

    吴姐听着这些嗡嗡的声音,最后目光望向了我。

    看来刚才还是没爽透彻,现在没了玩具的助兴,立马感受到了最强烈的空虚。

    吴姐的脸一直在我的裤裆那里蹭来蹭去,因为被捆绑又戴着口球的关系,这已经是她能表达自己新意的最佳方式。

    “想要了?”我问吴姐。

    吴姐迫不及待地点了点头。

    “不给你。”

    吴姐听到了我的话之后不免露出愤怒又失望的表情。

    我托起吴姐的下巴:“你看你的眼神多叛逆,看来刚才的苦头还没吃够哦。接下来怎么惩罚你怎么好呢?”

    吴姐嗯嗯地发生了声音,又生气又恐惧地看着我。

    我明白吴姐的意思,虽然她不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但我知道她大约就是在威胁我。

    但我一点都不在乎。

    女人都是看结果的生物,只要最后她有爽到了,过程中的痛苦很容易就被女人忽略掉。刚才我用手就让吴姐给潮吹了,我就已经知道她是敏感体质。我要搞定她的话应该没什么难度。

    现在正好可以玩一些平时舍不得在我的女人身上玩的调教游戏。

    反正只要我控制好尺度,最好肯定没什么大问题的。

    我将跳蛋又一次塞入了吴姐的下体,一下子放了三个,从极度空虚到无比充实,吴姐只用了十秒钟就在颤抖中到达了快乐的天国里面。

    而这时候我慢慢地将吴姐的绳结打开,口球却依然不给她取下来……主要是为了不想她说破坏情趣的话。

    绳结打开之后,能看到吴姐的身体已经变得一片红肿,不等吴姐活动自己的身体,我将跳蛋全都扯了出来,然后把自己的老二插入了吴姐的身体里面。

    吴姐的腔道里面很热……简直可以说热得要命。

    紧其实不是小年轻的天敌。面对紧的,你还可以忍一忍,强撑一阵子。

    面对热的,小年轻真是没什么办法,这你真的很难忍,除非你完全地拔出来。

    我刚进去之后,准备不足差点没忍住一下子就把子弹交出来了。

    我赶紧调整了一下姿势,找了一个舒服的体位才开始进攻起来。

    吴姐被我干得趴在床上不能动弹,嘴里只能发生无意识带呻吟声,我看时机差不多成熟了,就把吴姐戴着的口球给解开了。

    解开之后,吴姐果然没说对我抱怨的话,只是一直说:“老得劲了,继续……啊呀,好厉害,要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