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3章
    我很好奇俞蓉在和谁聊天。

    于是我凑了上去,发现俞蓉正在进行一个群聊。里面说想可能是某种黑话,我看得不是很懂。

    但很快我看到一条招嫖的信息,说的是有一个什么干爹,是什么集团的经理,要找一个干女儿。对干女儿有什么要求,一个月给多少零花钱都写在上面了。

    “这种东西你看它做什么?你不缺钱吧?”我看着俞蓉。

    可能是我的表情太过严肃了,俞蓉用手机捂住自己的胸口,害怕地看着我:“你的样子好吓人。”

    我认真地看着俞蓉:“可能我没资格说这样的话,因为我经常也做这样的事情。但我觉得你和我是不一样的,对吧?你有好家世,也有好成绩。完全没必要做这种可能毁灭自己的事情吧?难道说你真的就这么渴望毁灭自己吗?”

    俞蓉只是看了我一眼,然后就走开了。

    我其实很想继续和俞蓉理论的,但是这里人多眼杂,实在不适合谈论这样的话题。因此只能作罢。

    晚上的时候我们又在一起吃了烧烤,还是我买的单。

    这么一点钱我不在乎,但牙牙好像已经有一点不好意思了。

    牙牙后来又和我说了不少话,不过我没先精神理会她,我现在想的就是俞蓉的问题。

    如果我有一个完整、幸福的家庭,我会做俞蓉这种事情吗?

    我脑子秀逗了才这样干!

    所以我现在对俞蓉自暴自弃的行为特别看不过去,总觉得如果我不教育她一顿的话,她真的会做出什么毁灭自己的事情来。

    十七八岁这个年纪,如果你做错了什么事情,中断了自己的学业,那么一辈子就毁了。

    我这种稀烂成绩毁了也没什么可惜的,以俞蓉的成绩来说,考一个很好的大学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所以我觉得她根本不该在这种时候展现出青春期的叛逆。

    而且她展现自己叛逆的手法也有很大问题。

    我硬拽着俞蓉来到了宾馆。

    俞蓉在外面很很抗拒我,进了房间之后马上就开始主动地脱衣服了。

    我说:“你别闹,白天那个群怎么回事?”

    “我就是看看都不行吗?”俞蓉反问。

    “这种圈子我建议你退掉算了,你最好别让我看到群号,不然我天天举报你们!”

    俞蓉看着我:“你这人怎么这么变态?”

    我不想和俞蓉进行这无谓的争执了,“你把手机拿过来给我看一下。”

    “干嘛?”

    “就是检查一下你有没有还在做援交。”

    俞蓉因为我的话生气起来:“你以为你是谁!你连我的男朋友都不是,你凭什么这么说我?”

    “我的确不是你的男朋友,我是你爸爸,你亲口叫过的,别忘记了,别废话,手机拿来!别逼着我自己动手。”

    俞蓉根本不理会我,在床上躺了下来,继续玩她的手机。

    这一次我是真的生气了。

    本来白天的时候我就已经很烦躁了,现在俞蓉还给我来这么一出,真当我是一点脾气都没有吗?

    我板着一张脸看俞蓉,俞蓉依然在滑动自己的手机,对我生气的样子视若无睹的样子。

    的确,我们是没确立什么正式的关系,我也不是俞蓉的什么人。要真的说的话我也不过是俞蓉的炮友加关系比较边缘的同学而已。

    我没什么资格来对俞蓉说教什么。

    但人总有失控的时候,我现在就比较失控。

    我对俞蓉说:“我好像和你说过女孩子不应该太拜金对吧?”

    俞蓉抬头看了我一眼:“我不拜金,只是觉得比较寂寞,这样有人哄着很舒服呀……”

    俞蓉的话还没说完,手机已经被我打飞了出去。

    我说:“你这样很贱知道吗?想要人哄你不能找正经的男朋友吗?”

    俞蓉辩解说:“这个年龄段的男孩子不是一样满脑子都是性,还不懂怎么**……与其找一个这样的男朋友,不如找一个干爹,舒服还有钱……”

    俞蓉这话真是让我生气,我一下子压在了她的身上,“你有种再说一遍!”

    俞蓉也是真的大胆,看着我说:“如果不是你活好,你以为我会一直和你做吗?”

    话音刚落,我在俞蓉的脸上扇了一巴掌,“你最好自爱一点,我要是发现你乱搞了,那你就等着吧,我会在班上公布出来!大不了大家一起死!”

    俞蓉呜咽地看着我:“你怎么这么霸道?”

    “我就是这么霸道。你找正经男朋友我可以退出,现在算怎么一回事?你今天不认错我就打你一顿了。我从来不打女人的,今天都是你逼我的。”

    “你!”

    “你不认错也可以,我就专门打你的脸,看你明天鼻青脸肿回去怎么解释。”

    俞蓉听了我的话之后也是真的慌张了,怯生生地看着我:“对不起,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你知道我为什么生气吗?”

    “因为我援交,我不自爱,我是妓女,行了吧?”

    我真是恨不得再来一巴掌抽在俞蓉的脸上,叫她知道什么是做人的基本道理。

    “你想要自我毁灭没有关系,但是别当着我的面来这一套,你以为维持一个堕落、叛逆的形象很好玩吗?实话实说,我觉得你跟个傻逼一样。”

    俞蓉沉默地看着我,没有反驳我。

    我继续说:“被四十多岁的男人压在身下操就让你那么爽吗?有钱拿就开心了?你有没有一点羞耻心的?告诉你,你现在做出的事情,看起来没什么后果,但迟早有一天会要你连本带利一起支付代价的。”

    回答我的是俞蓉的沉默。而我也从俞蓉的身上起来,先说了一声:“对不起,我太冲动了。”

    俞蓉还是很沉默地看着我。

    “我是不该动手打人,但那个圈子你最好断了联系。”我说,“你说没有人关心你,现在我总归是关心你,希望你好的吧?”

    俞蓉的脸上眼泪簌簌地掉下来:“你这么关心我,又不能做我的男朋友有什么用?”

    我听了俞蓉的话才明白原因,原来还是因为我。

    哎……我早该知道她也喜欢我的。不然也不会宠着我,由着我胡来。

    不过我脸上还是扮作了冷酷的样子:“我不能做你男朋友的原因你还不知道吗?因为你以前做过援交。谁会希望自己的女朋友以前做过援交?和我刚才说的一样,这就是你透支快乐所付出的代价。别以为你今天做了什么错事对明天不会有什么影响!这都是小孩子自己骗自己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