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4章
    俞蓉全身发抖地看着我,或许我之前说的话太过严厉了。

    但比起我说的话,现实只会更加残酷。人都是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的,哪怕是你没做的事情,只是说出去的话都需要你来负责。

    这就是人类的生存之道。

    所谓的和过去完全割裂,其实是痴人说梦而已,除非是电影里面大智大勇的主角,不然有几个人做到这样的事情?

    我敢肯定俞蓉现在看我就像看魔鬼一样。

    你看,我现在就又为自己刚才说的话负责任了。

    我只是看着俞蓉,并不说话,就这么地看着她。

    我们对视了许久,然后俞蓉小声地说:“曹立,你其实以来都看不起我对吧?觉得我是那种女生。”

    “我没有看不起你,如果有看不起你我就不会坐在这里和刚才那些话了。”我搂住俞蓉的肩膀。

    “那你的意思是什么?”俞蓉问我的时候显得很受委屈,眼泪已经在眼眶里面打转了。

    “我就是单纯的希望你好呀,还能有什么别的想法吗?”我感觉有一点无力地说,“你要好好读书,考一个好的大学,将来出人头地……”

    我的话还没说完,俞蓉看我的眼神已经变得十分古怪:“你怎么说话和我妈一样了?”

    我愣了一下,才意识到自己说的话基本就是长辈们经常对我们说的话。我在外面见识了这么多,发现这其实也算是肺腑之言了。

    现在外面有许多官二代和富二代都是名校出身,还有海外留学的背景。我们这些平头小百姓要和这些人竞争实在是很难,不得不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一些。

    但这些道理俞蓉未必懂。

    但现在的俞蓉很好唬弄,我严肃地说:“又在顶嘴了是不是?”

    “我没有。就是……就是你和说这些感觉有点怪怪的。”俞蓉小声地说。

    “好啦,抱抱。”

    俞蓉一下子紧密地抱住我,靠着我的肩膀小声地哭泣起来:“曹立,我没事……你让我哭一会儿就好了……”

    我想大家应该都有所谓的压力吧,虽然俞蓉没告诉我她的压力是什么,但压力能发泄出来总是好事情。

    我和俞蓉抱了一会儿,其实这个姿势我比较费力,但此行此景之下难道要我和俞蓉这么说吗?

    说这样的话也未免太破坏气氛了。

    我只能勉强地抱着俞蓉,过了十分钟之后我觉得自己的腰有一点受不了了,而俞蓉也不怎么哭了,只是一直紧紧的抱住我,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我的身上,好像树袋熊一样。这样我就更难受了。

    我只好有委婉的说法来表达自己的不舒服:“要不我们一起躺着吧?”

    “不要!我就喜欢你抱着我。”

    我觉得俞蓉这说法明显是没道理的,因为现在明明是她用尽全力抱着我。但女人总是很感性的,这种时候你得哄着她才行,我转而说:“躺着不是一样抱吗?这又没什么影响的。”

    “反正你要抱着我!”俞蓉的语气很撒娇。

    撒娇是好事情,说明我们之间已经不是刚才那么剑拔弩张了。

    俞蓉伏在我的身体上,一直很紧地抱住我。我这人一直都不怎么多愁善感的,没过多久就有了旖旎的想法。

    你抱着一个青春少女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如果什么事情都不做的话那还是男人吗?

    我一手拿捏住俞蓉的鸽乳,先是假装感受她心跳的样子,等到她完全没有防备心之后,再慢慢地挑逗起那嫣红的蓓蕾来。嫣红的蓓蕾在我的挑逗下,很快有了硬起来的迹象。

    俞蓉的脸也变得愈发娇艳,身体虽然在慢慢地动情,但心里总要转换一副心情才好和我做这样的事情。

    我某个渐渐硬起来的部分当然瞒不过俞蓉。俞蓉驾轻就熟地用一只手握住了我的老二,开始慢慢地套弄起来。俞蓉的手法很不错,而且她知道我老二的敏感点在什么地方,所以挑逗起来很有针对性。

    俞蓉说:“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

    “问吧。”大家都已经是这种状况了,我当然也不好拂了她的意思。

    “如果你和张小美分手后,会第一个选我当你的女朋友吗?”俞蓉说,“我知道你除了我,还和别的女生有不清不白的关系,你可不要想要瞒住我!”

    “那个小学妹不是归陈飞扬了吗……”

    俞蓉嘟起嘴来:“我说的不是她,你肯定和别的女人也有不正当关系。我只问你,如果你和张小美分手了,能不能选我做你女朋友?”

    “可以是可以,但是……”我看着俞蓉,这种事情我现在只能答应俞蓉,如果不答应的话,那本来已经平复的俞蓉的心情不免又会变得激动起来。

    女孩子都是很不好哄的,而且我一点都不想给自己找麻烦。何况我根本没有和张小美分手的打算。坦白说俞蓉的这个要求不算过分。

    我看着俞蓉,轻轻地撩动她的秀发:“这样不是做我的备胎吗?会不会太委屈你了?”

    “不委屈的!反正我做备胎和做女朋友不都是要被你按在床上搞……就当是我以前做错事的惩罚吧?”俞蓉的眼神里面充满了期待,这份期待当然不是做我的备胎,而是要做我的正牌女朋友。

    我这才发觉情况好像又不可预料地变得复杂起来了。

    这是我一直以来都想要竭力避免的事情,可是却一再发生,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俞蓉说:“你放心,我不会去动张小美让你难做的,我只会等……等你和我在一起。”

    我其实很想打击一下俞蓉的热情,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女人天生就很善变,她们做出的承诺本身就不可靠,何况十七八岁本来就是充满了不确定性的年纪,或许再过两年俞蓉再看我们之间的关系,只会觉得啼笑皆非吧。

    黄薇薇就是这样的,前脚才和我说要一直喜欢我,后脚就和我划清界限去找新的男朋友了。

    不过黄薇薇这事儿我一点都不可惜,反正我是爽过了,大家本来就是不稳定的炮友关系。有个人作接盘侠正好能省去我许多烦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