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5章
    我现在对于女人和性已经算看得很开了。毕竟我自己就玩得很开,就是一些没玩过的变态戏码也多数听说过和见识过了。

    像赵旭东这种毛头小子才会有去会所做大保健恨不得把技师娶回家的想法。

    黄薇薇不是我的女人,我只是借来玩玩而已。

    我在黄薇薇失恋的当口巧取豪夺地上了她而已。这失恋的伤口其实并不算大,等伤口复原了,黄薇薇当然就离我而去了。

    比起黄薇薇,我其实和俞蓉反而更亲近一点,但俞蓉的历史问题想起来总是让人膈应。

    我这人没什么处女情结,但俞蓉做的事情确实让一般男人很难接受。

    我刚才答应俞蓉的话算是敷衍俞蓉,我身边的女人实在不少,就算张小美执意和我分手,也怎么都轮不到她来上位。

    这么一想的话,我还真是一个渣男。

    俞蓉很显然当真了,趴在我的身上为我卖力地口起来。一双大眼睛还一直盯着我的脸,想从我脸上的表情变化来控制我的爽度。学霸就是学霸,上床的时候也是如此聪明。

    一些笨女人就晓得翘起屁股啊啊啊就完事了。

    也就是因为现在男女数量不平衡,如果中国是男少女多,这些笨女人恐怕很容易没饭吃。

    俞蓉用唇舌卖力地讨好我,我的老二也越发地坚挺。

    俞蓉用撒娇的语气说:“现在变得这么大了,等下放进来的时候肯定又会很痛。”

    “哦,是吗?快把屁股翘起来……”

    俞蓉开开心心地在我面前趴了下来,和垫了一个枕头在自己的身下,然后双手将自己的穴口分开,对我说:“老公快来吧!”

    俞蓉这一声“老公”让我有一种古怪的感觉,脑子里面止不住浮现了俞蓉被一个中年大叔压在身下娇喘连连的画面。

    这画面很不合时宜,让我心里有一点不爽的感觉。所以干进去的时候我一枪到底。

    俞蓉止不住发生悲鸣的声音:“好痛……你怎么一下全进来了……”

    俞蓉的额头开始冒汗,一个劲地要求我别动。我将俞蓉的身体扶起来,和她亲吻起来,亲吻之中我又慢慢地玩弄俞蓉的豆蔻,如此逗了几分钟之后,她的身体已经完全湿透。到底是少女的身体,和我玩过的那些熟女没得比,身体的反应要生涩许多。

    俞蓉用婉转的语气问我:“刚才怎么那么凶嘛,好怕人的。”

    我心里也有一点歉疚,但不愿意说出来,只是又吻住了俞蓉。这次接吻俞蓉比我还要主动。而我也终于能在俞蓉的身体里面耸动起来。

    俞蓉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显得爽感极强。

    我拉着俞蓉的手干了一阵子之后,俞蓉已经彻底地没了力气,等我松开手之后,俞蓉只能无力地趴着床上,不过即便如此她也不忘挑逗我。

    俞蓉的小屁股慢悠悠地套弄起来……

    然后对我说:“想被打屁股了,老公,你打我吧……”

    不等俞蓉的话说完,我已经在她的屁股上狠狠地打了两下,俞蓉的反应很是强烈,整个身体都颤抖起来。

    我问俞蓉:“坏女孩是不是应该被打屁股?”

    “是……”俞蓉的声音有一些颤抖,“老公你打死我吧……”

    从俞蓉的语气里面我听到一股强烈的悲愤,似乎有极大的情绪宣泄而出。我不管这些,只顾着在后面干俞蓉那紧凑的穴眼,然后打俞蓉的屁股。

    俞蓉今天的情绪很是激动,在我叫了她一声乖老婆之后更是瘫软如泥地泄了身子。

    然后又将俞蓉抱在怀里弄起来,俞蓉这次的反应没上次那么强烈,不过依然还是拼命地扭动腰肢来配合我。随着动作的加快,俞蓉又带上了哭腔。

    但不晓得是怎么回事,我今天的状态真的是特别神勇,俞蓉已经爽得快要神志不清了,我的老二却依然坚硬如铁,没有半点要缴械投降的意思。

    这一点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而俞蓉却对我说:“我已经受不住了,感觉自己好像要死了……你是不是一直忍着没有射?别这样了,老公我错了,你就放过我吧?”

    听俞蓉的话,看她求饶的神态毫无疑问是对男人能力的最大褒奖,“我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虽然爽但就是没射出来的**,那怎么办,要不我出去干牙牙?”

    “你敢!”俞蓉抬起头来,用一只手握住了我的老二,宣示主权一般的姿态:“它是我的宝贝,才不想借给别人来用呢。”

    “喂!之前的小学妹不是你给我介绍的吗?你讲这种话恐怕没有什么说服力吧?”

    俞蓉的俏脸一红,看着我说:“那我不是弄不过你吗,所以才要找一个帮手。不过今天在被你骂过一顿之后,我已经想明白了,我就是喜欢你的,我以前做的那些事情也不对,被你骂过之后我心里特别舒坦……老公,我以后要是再做错事,你还要骂我好不好?”

    啪!

    我在俞蓉的小屁股上重重地打了一记:“叫什么老公,叫爸爸。”

    “好爸爸,蓉蓉以后都听你的话好不好?”俞蓉说这话的语气又酥又魅,让我实在没办法忍。尤其是她的身体其实和初中生差不多,这也更让我有感觉……或许俞蓉和安安能组一对母女花吧?

    但这个构思现在总是不能成行的。安安那边还好说,俞蓉要是知道了我的想法,肯定要和我大哭大闹一番。

    我将俞蓉翻身压在身下,老二很快地刺入了那紧窄又温润的腔道里面。只是刺入,腔道就止不住地蠕动起来,只看俞蓉享受的表情,就知道她又小小地到了一回**。

    俞蓉的双腿紧紧地夹住我,嘴里念叨的话语是:“爸爸,操死我!快点操死我!”

    坦白讲,今天晚上的我和俞蓉都不是很正常。心里压抑的东西都想要拼命地一次发泄出来。

    俞蓉的一双腿紧密地缠住我的身体,而我也在俞蓉的身体里面横冲直撞着。别说俞蓉了,连我都有一些痛感。

    但疼痛未必全都是坏事,疼痛感会清晰地提醒你——你还活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