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6章
    俞蓉一下子咬在了我的肩膀上,这一下很是用力。咬过之后俞蓉又抱着我嘤嘤嘤地哭泣起来。

    我将俞蓉抱起来,坐在床上,我们的身体依然紧密地结合着。

    我将俞蓉脸上的泪痕舔干净,看着俞蓉清纯又梨花带雨的脸,一下子来了极大的感觉。

    偏生俞蓉又在这个时候叫了我一声爸爸,这叫我怎么能忍,一轮猛烈地冲刺之后,在俞蓉的身体里面一泄如注。

    我和俞蓉躺在床上喘息了许久才回过神来。而俞蓉摸着自己平坦到几乎没有赘肉的小腹问我:“你说我会不会怀上你的宝宝呀,爸爸老公。”

    我觉得这问题有一点神经质,其实不是很想回答。男人都是喜欢搞女人,但是不喜欢搞出小孩来的。

    所以我转移了话题问俞蓉:“你这称呼真是有趣,又是老公又是爸爸的,以为是在**吗?”

    俞蓉娇媚地笑起来:“你喜欢让我叫你爸爸,我又喜欢叫你老公,这么叫不是皆大欢喜吗?”

    俞蓉的话让我无言以对,学霸就是学霸,**都是这么有逻辑。

    俞蓉有手扶住我的老二,按照惯例一般地玩弄起来。我们上过床之后,不管软硬,我的老二总会变成俞蓉手里最爱不释手的玩具。对此我也无能为力。

    老二上那些湿滑的液体全落在俞蓉的手心里面,俞蓉一点都不嫌弃地在我面前舔弄起手心来,而且直勾勾地盯着我说:“爸爸老公的东西好好吃哦……”

    我白了俞蓉一眼:“别忘记你刚才是怎么求饶的了,你要是再惹它不高兴,还要干到你的身体里面去。”

    老二渐渐在俞蓉的手里有了反应。

    我补充说:“它又想吐了,怎么办?”

    俞蓉一下子变得惊慌失措起来,连握住我老二的手都松开了,“可是我下面还在火辣辣地疼,不休息几天估计都不能行房了,呜呜……我下面已经肿了。”

    俞蓉怕我不信,真的翘起屁股给我看那泥泞的地方。

    的确有一点红肿,甚至还有一点外翻。而且那些液体将阴毛也弄得濡湿,纠结在一块儿,给人一种很淫糜的感觉。不过在这画面的菊花却显得很可爱,除了有粉嫩的颜色,还一直不断地蠕动,显得可爱极了。

    可能我这人真的是比较变态吧,居然会觉得这种地方可爱。还忍不住伸出手指去逗弄俞蓉的这里。

    俞蓉的反应比我想象的要强烈。本来她趴在我的身上给我屁股看的时候正在含我的老二,在感受到菊花受到我的抚弄之后,发出了嗯嗯的声音,大约是在抗议我的行为。

    但我不管这些,试着用手指插入俞蓉的菊花里面。这里果然很抗拒我的手指。俞蓉和我说过她这里还没被人开发过,这叫我怎么能不动心?

    俞蓉将我的老二吐出来,用手捂住自己的小屁眼说:“不要!”

    “是吗?那你以前还说要给我的。”

    我本来已经打算作罢了,但俞蓉却意外地将护住小屁股的手拿开了,粉嫩的小菊花又呈现在了我的面前。俞蓉小声地对我说:“可是里面我还没洗过,很脏的。你要是实在想的话,我下次给你好不好?你今天就摸摸外面好了,不要放到里面去了,你要真从里面掏出一点什么脏东西,那就太尴尬了。”

    俞蓉的话让我精神大振,“那你下次一定跑不了了!”

    一直以来俞蓉都对这种错位的**很不感冒,还和我科普过不少知识,说这地方绝对不适合用来**。今天态度却意外的软化了。

    我一边抚摸俞蓉的菊花一边问:“你该不会是想用这里来补偿我吧?”

    俞蓉的回答也证实了我猜想:“男人不都是喜欢女人的第一次吗?我前面的第一次是没办法给你了,后面的第一次交给你总行吧?下次大不了我洗好了把你叫到我的家里去嘛。”

    我将手逐渐拿开,这么玩一开始还有新鲜感,到后面不免觉得乏味。而且我觉得俞蓉的话很有道理,她里面毕竟没洗过,要是把手指头插进去插到什么不干净的玩意那就太倒胃口了。

    在我把手拿开之后,注意到俞蓉的小屁股是标准的水蜜桃形状,难怪后入干起来这么舒服。若她能长得更有肉感一点,估计会更舒服。

    俞蓉又嘻嘻笑地转过头,趴在了我的胸膛上,我抚过俞蓉的鸽乳,在**下面能清晰地摸到肋骨的形状。俞蓉现在这么瘦,要她的蜜桃臀长成形,估计没个十年八年做不到。

    俞蓉笑嘻嘻地看着我:“爸爸老公,你的jb我已经帮你舔干净了。蓉蓉乖不乖?”

    我搂着俞蓉,想不到我们的关系居然会到这种地步。实在是有一言难尽的感觉。

    我严肃地说:“你今天是很乖,过去的事情我们既往不咎。但你以后还要犯错误的话,那我可要打你屁股了哦。”

    俞蓉从我身上爬起来,从床下把手机找来,当着我的面,把几个乱七八糟的群退了,还有几个乱七八糟的好友也删掉了。然后把手机放在我的胸膛上对我说:“那以后爸爸老公都管着人家好不好,每个星期都给爸爸老公检查手机记录。”

    看来俞蓉是真的打算改邪归正了。或许跟我也不算改邪归正吧,我这人本来就属于反派人物。

    “那不是侵犯你的**吗?”

    “我是自愿的,不算侵犯。”俞蓉说,“以后只要是你说的话,蓉蓉都会仔细地琢磨的,要是我学的不好,爸爸老公就打蓉蓉的屁股。”

    我明白俞蓉的意思,安安也和我说过大概类似的话,就是大部分女人其实是喜欢强势男性的,如果能有一个强势男性管着她的话,不准她做这做那,反而会觉得更加舒服,也更加自在。

    这种心理我暂时还没办法理解,但安安和我说的总归是有道理的。

    俞蓉现在就有这样的心理,她希望我管着她,不管这管束是好是坏。而且俞蓉对我的依赖除了对我的爱恋,还有一股对亲情的渴望。从她对我称呼就能看到一点端倪。

    这个年纪的孩子谁不渴望父母的爱护呢?

    俞蓉的父母对她也太冷漠了一点。不然她这么聪明的女孩子也不会行差步错到这种程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