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7章
    搂着俞蓉,虽然硬了起来,但出于怜惜她身体的考虑,还是没来第二回。

    俞蓉这小妖精知道了我的想法之后,居然主动趴在我的身上和我讨论起怎么把菊花的第一次奉献给我了。

    说到动情的地方,我的老二当然是一柱擎天。

    俞蓉一双腿很自然地夹住我的老二,慢慢地摩擦起来。

    俞蓉用明媚的眼神看着我:“你要是忍不住的话,我的身体能承受的,女孩子的身体没你想的那么娇柔!”

    我拍拍俞蓉的屁股:“好了,你别去惹它,过一会儿它自己就安静了,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来日方长不好吗?明天星期一还要上学呢。”

    “人家可以请假嘛,爸爸……”

    我刮了一下俞蓉的鼻子,“不许撒娇了,你刚才还信誓旦旦地和我保证要让自己变得更好呢,现在就要翘课?这种事情我们以后多的是时间来做,就怕你会想吐。何必这么着急于一时。”

    “嘻嘻,人家不敢了,都听你的。”俞蓉在我的怀里老实下来,但没过五分钟她就忍不住了,对我说:“爸爸,人家实在睡不着嘛,我们说说话好不好?”

    我于是陪着俞蓉说了一会儿话,终于越来越困,拿起手机一看时间,差不多已经十二点了。

    俞蓉却对我乞求起来:“我们再说十五分钟好不好?一到学校我们又要装陌生人了,一想到这里我觉得好痛苦……”

    俞蓉完全陷入了热恋的状态。这种恨不得和对方融为一体的感觉我完全明白,我和张小美也有过一段这样的时期,我们那时候吃饭都是嘴对嘴地喂对方。

    俞蓉恐怕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对一个男人生出这样的感情来。

    因为能体谅俞蓉的心情,我陪着俞蓉说话一直到了两点半。

    她这个十五分钟说实话真是有够久的。

    俞蓉一开始还是“最后一次”,然后变成“最最最后一次”。最后干脆骑在我的身上直接耍赖了。

    还是我佯装发火才让俞蓉安静下来,俞蓉一安静下来不到五分钟就睡着了,呼吸声略有一点沉重,从刚才我就能发现俞蓉的反应在渐渐变慢。她其实早就很困了,只是舍不得我才会一直缠着我说话。

    这份情说实话很重,或许我曹立一辈子都还不了,也还不起。

    这么看来的话,我拒绝玛丽毫无疑问是一个明智的决定。这样等于我少欠了一份情,心里也就少了一份愧疚。

    玛丽要回去上海了。

    云琳要送玛丽去机场,我觉得比较搞的是云琳一定要拉上我。

    我去做什么呢?难道和玛丽用泪水来惜别吗?拜托,我们又不是在拍文艺片。我觉得自己总是搞不清楚云琳在想什么,对此我还苦恼过一阵子,后来我总算是明白了,云琳她自己都未必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东西。

    她反正想到什么就做什么了,从来不会站在某个高度来统筹所有的事情。她只要现在手头上的事情能让她开心就行了,至于以后,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咯。

    所以,云琳总会做在我的看来相互违背的事情。当然了,这些相互违背站在当前的立场又是可以说得通的。

    总之,云琳实在是一个让我觉得头疼的女人。偏偏她想出的无聊戏码我还要陪着她演,不然她就会不高兴!

    她明明比我大好几岁,到头来还需要我哄着她,不得不说她这种大小姐真的是很麻烦。

    我这个人说实话最讨厌麻烦的女人了。我已经在心里决定了,以后少和云琳扯上关系。

    我和玛丽一起坐在车子的后座,这是云琳的特别安排。

    我其实想要找一点话题的,但是很久都找不到一个足够有趣的话题,所以显得有一点局促。

    玛丽对我来说,就是一块冰。我可以暂时地把她抓在手中,但冰迟早是要融化成水的。那个时候我一定再也抓不住玛丽。

    这种道理玛丽应该比我还懂,所以我不必和她说什么大道理。

    这种在一起做过之后才产生的感情其实很微妙,我也完全能理解这种情感。因为我对安安也怀有差不多的感情。

    只能这么说吧:在错的时间错的地点和对的人搞上了。

    和对的人搞过之后当然是回味无穷。想要一直拥有这样的快乐……

    但人生如寄,大家总有身不由己的时候,这种快乐偶尔享受就已经算得上幸福了。想要把这样的幸福一直牢牢地抓在手里,其实不是太现实的事情。

    云琳在前面放起一首歌来,一开始音乐的声音很大,但云琳马上就把音乐的声音调小了。按了一下喇叭说:“你们不用这样吧?气氛搞得这么压抑,我真的是受不来了。曹立,你来!”

    “我来?我来什么?”我透过后视镜看到云琳的眼睛,只看眼睛的话还是一如既往的灵动,看来云琳的心情并没有因为玛丽的离别而受到影响。

    或许整个d市最希望玛丽离开的就是云琳也说不定。

    云琳说:“气氛这么压抑,你就不会说一个笑话调节一下气氛吗?你怎么这么笨?我发现你除了上床真是一无是处!”

    “你说得对,我一无是处。”

    我明明是顺着云琳的话说的,但是云琳却白了一张脸给我看:“曹立,你再这么和我针锋相对我可要生气了!”

    我苦笑道:“大小姐,我哪里和你针锋相对了?你不要胡说好不好?”

    “哼!”

    不过有了云琳的话之后,我和玛丽之间也总算没有那么尴尬了。我说了一点废话,无外乎就是上海的天气不太好,回去之后要注意别感冒了。

    连前排的云琳都听不下去了,拿起一只手对我竖起了中指:“切!直接说你喜欢她会死吗?”

    透过后视镜我瞪了云琳一眼:“回去再慢慢地收拾你!”

    听我这么说,云琳做出害怕的表情:“爸爸,人家不要啦!”

    玛丽起哄起来:“你们该不会真的成父女了吧?”

    云琳说:“哼,你还不是一样叫过他爸爸,和我装什么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