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9章
    托云琳的福,我们理所当然地迟到了。

    不过楼茜的涵养很好,即便我们迟到了足足一个小时,也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满。

    晚饭吃的广东菜。

    菜的味道很不错,但吃饭的过程不免有一点尴尬。

    楼茜虽然极力克制住了自己的好奇心,没问我和云琳怎么搞在一起的问题,但脸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还是出卖了她内心里面的想法。

    而且吃饭的时候云琳还给我夹了好几次菜,说我喜欢吃咕噜肉。我什么时候喜欢吃咕噜肉了?

    云琳这么做是给楼茜看的,似乎是在宣示主权。好像她才是赢家一样。

    云琳她这么做我其实觉得挺尴尬的,而且觉得很不成熟。

    而且因为有云琳在关系,我和楼茜也不好谈事情。如果早知道会这么尴尬我就不带她一起过来了。

    这一顿饭的气氛实在是太诡异了,到了后面我看连云琳自己都受不了了。

    在楼茜买单之后,云琳本来要送我回去的,结果她家老头子打了一个电话过来,云琳接了电话之后就让我自己打车回家。

    云琳家里似乎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没多余的空闲和我废话什么,不过还是在走之前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这一下是当着楼茜的面来的。

    不过楼茜没说什么,只是一直笑看着我们,连脸上的表情变化都不多。

    不得不说,楼茜真的是一个很沉得住气的女人。一般女人估计早就可制不住八卦之心了。

    等到云琳的车子一骑绝尘之后,楼茜还是笑看着我:“怎么,你跟我走?”

    “别乱说,是你送我回去。”

    “什么时候搞上的?”楼茜问我。

    “有一段时间了吧,别问这种问题了,我头很疼。小云很喜欢在外面玩,你也喜欢在外面玩,我觉得你们挺般配的,说真的。”楼茜的脸上表情居然慢慢变得认真起来。

    我跟着楼茜上了车,“和云琳谈恋爱这种问题……我们还是不要讨论了好不好?”

    楼茜说:“那你今天带她来见我和我吃饭不就是想把她作为女朋友介绍给我吗?”

    我辩解说:“哪里有这回事,我是被她缠得不行了,这才带着她来找你的。女人都很麻烦……”

    “你担心我把这话告诉小云。”楼茜警告我说。

    我不免露出苦笑来,问楼茜:“生意的事情刚才一直没办法问你,怎么样了?”

    “已经搞定了,不过吴姐这两天一直在缠着我,要你的联系方式。”楼茜说,“等我顶不住的时候就把你的联系方式给她,你最好先做心理准备。”

    我看着楼茜笑起来:“随便呀,反正她很听话,偶然在一起玩一玩我没什么意见的。”

    楼茜白了我一眼,然后嗔怪地说:“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这个女人的身份很不一般的。上次让你陪她我就已经承担很大的风险了,要是被她的老公知道你们之间的关系了,我和你一样估计都完蛋了。”

    “那她的老公是谁?”

    楼茜顿了一下之后才告诉我:“反正是一个大人物。”

    看来楼茜是不想对我吐露实情了,不过知道这种事情对我也没什么好处。现在我和楼茜算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大家一损俱损。

    我对楼茜说:“那下次这种事情你不要找我了,风险这么高……”

    “可是不找你的话,我也不认识别人呀。”楼茜笑看着我,“报酬我已经通知公司的财物了,明天打给你。”

    “哦,好。”我其实最在乎的就是钱的问题,但又不好意思开口问楼茜。楼茜说这事儿等于给我吃下了一一颗定心丸。

    这时候前面是一个红灯,楼茜将车子停下来对我说:“我上次和你说的事情你还记得吧?”

    “什么事情?”我想了一会儿实在想不起来是什么事情了。

    “就是阿雪呀,我那个小妹妹的事情。”楼茜说。

    我看着楼茜:“上次你不是已经说不找我帮忙了吗?”

    准确地说是上次我说服了楼茜,这事儿应该已经和我没关系了才对。因为我觉得这事儿不管办的好或者不好,都是很吃力的。

    “我也是没办法了,她现在越来越叛逆了,以前她还听听我的话,现在连我的话也不听了,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楼茜说,“你们是同龄人,总归能有一点共同话题吧?”

    “我觉得吧,这世界上没什么是一顿打不能解决的,你对阿雪的态度是不是太和平了一点?小孩子不听话了打打屁股就听话了嘛。”我说,“如果打都不行的话,那就经济处罚,现在谈恋爱总要钱吧,出去喝奶茶都七块钱一杯呢。没钱她不就老老实实地回家了?”

    楼茜说:“曹立,你说内容呢,其实我都有认真地考虑过,是真的不行。阿雪的性格你不太了解,她从小就很喜欢钻牛角尖的。我们要是这么做的话,她恐怕会变得更加极端,我现在反正是真的头疼得不行,你就当是做好事吧?”

    我看着楼茜,深呼吸一口气说:“你也知道我这个人不是什么好人的,如果我控制不住把阿雪推倒在了床上呢?你会不会杀了我?”

    “会。”楼茜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回答了我。

    “那你这个活我真是没法接了,首先我不是什么心理医生,对于叛逆少女我没什么好招数,其次是感觉我或许没被阿雪打死,都要被你打死了。”我说。

    楼茜说:“曹立,钱不是问题,你要二十万我都可以给你,但是你不能碰阿雪。”

    “我其实也不是那么缺钱的……”我对楼茜说。这算是委婉的拒绝。

    这时候楼茜的手机响了起来,楼茜毫不在乎地按下了接听键,在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声:“姐姐快来接我……”

    打电话过来的是阿雪,那边音乐很嘈杂的样子。而且阿雪好像喝了很多酒。

    这时候红灯结束,楼茜将车子重新发动起来,调转了一个头:“我们去接阿雪!”

    “等……等一下,我还有两个路口就到家了,你就把我在这里放下来吧。”我说,“这种事情就不要我们一起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