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0章
    楼茜执意要和我一起去找阿雪,这个请求我没有办法拒绝。

    楼茜的表情变得非常凝重,对我说:“这一次无论如何你都要帮我了,你要是不帮我,我真是没整了!”

    我对楼茜说:“你先把车子开到了地方,把人接到了,再说别的事情。现在说这些还太早,这个阿雪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我怎么答应你?”

    我和楼茜去了一家音乐吧,阿雪和好几个女孩在一起,这几个女孩浓妆艳抹,我感觉和之前的俞蓉是一个路数,也就是说是做援交的。

    这几个女孩看到楼茜之后,有一点畏畏缩缩的,大概是知道楼茜的身份。

    阿雪应该喝了不少的酒,是红酒和碳酸饮料勾兑的。

    楼茜的脸色果然很不好说:“你喝酒了?”

    “对啊,喝了一点。”阿雪用一种无所谓的语气回应说。

    “那你上次和我怎么保证的?你现在怎么又喝酒了?”面对楼茜的质问,阿雪没有做声。

    楼茜说:“我们现在回去了。”

    等上了车之后。阿雪才注意到坐在副驾驶的我,和我一块打一个招呼:“hi,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我严肃地说:“我叫曹立。”

    阿雪说:“老姐,这就是你的新男朋友吗?我感觉是不是年纪太小了一点?”

    楼茜听了阿雪的话之后也是一脸无语的表情,然后说:“曹立不是我男朋友,是我找来对付你的人。”

    阿雪听到楼茜的话之后,一下子就对我来了兴趣,问我:“你是哪一所高中的?我们以前见过面吧?啊,我想起来了,上次我们去那个别墅你还和人起冲突了,我今天喝了一点酒,脑袋有一点晕,有一些事情想起来会比较慢,你不会怪我吧?”

    我当然不会怪阿雪,我也没有主动回答阿雪的问题,而是看了楼茜一眼说:“开车吧,我们现在找一个地方,先让她醒醒酒再说。”

    阿雪坐在汽车的后座说:“我没有喝醉!”

    “知道了,你不用啰嗦了,我不知道你没有喝醉。”我说这话纯属为了应付阿雪。她现在应该还没有醉到断片的程度,但是我感觉兴奋度还是有一点不正常。不过阿雪能提前打电话给楼茜,这说明这个小姑娘还是有一点心眼的,知道她那些所谓的朋友没有一个可靠的,关键时候还得靠她的阿姐去保护她。

    “那你还让我醒酒!”阿雪对我抗议说。

    “我说醒酒就是醒酒,你还没明白吗?现在是我说了算。”

    阿雪说:“嘿,你这个人不会是一个杠精吧?”

    “没错,我就是一个杠精!怎么你有意见吗?”

    阿雪白了我一眼:“我现在真是没力气了,不然你以为我会怕你吗?”

    阿雪说完之后就在后面的座位上躺了下来,看样子已经是昏昏沉沉了。

    楼茜看到了阿雪的这个状态之后,也显得心情不是很好的样子,我想了一下最惨的还是我自己,等下说不定我一个人要哄楼茜和阿雪两个人。

    阿雪躺下来之后嘴里还开始呢喃起来,似乎是什么歌词,反正迷迷糊糊的,叫人根本没办法听懂。

    “你能安静一会儿吗?”

    “不能!”阿雪在后排举起了手,说完之后傻笑起来。

    楼茜嗔怪地和我说:“她现在喝多了,你就不能让着她一点吗?”

    我对楼茜说:“你要是想哄着她,我可不会哄着她呢,你要是有什么不满,等下就把我放下车吧,我其实今天已经很累了,并不想和你这个不听话的妹妹继续周旋下去了,我只想回家睡大觉。”

    在这一点上,楼茜当然不会让我称心如意的。

    楼茜开着车去了她自己的单身公寓。

    到了楼茜的单身公寓之后,我好像主人一般的打开冰箱,然后从冰箱里面拿了三瓶矿泉水出来,其中一瓶递给了阿雪,还有一瓶给了楼茜,然后我咕嘟咕嘟的喝起水来。

    楼茜家里的矿泉水都是那种很贵的矿泉水,从欧洲进口的那一种,能卖到17块钱一瓶。

    这水贵还真是有道理的,喝起来果然有一股清甜的感觉。

    不得不说还是有钱真好,现在以我的消费水平,要是每天喝这种17块钱一瓶的矿泉水,还真的有一点消费不起。

    我喝了一瓶水之后,沙发上的阿雪差不多也恢复了一部分神智,我看着阿雪说:“听你的姐姐说你找了一个女朋友?”

    “和你有什么关系吗?”阿雪很是抗拒地看着我,看起来她有一点紧张,还对我有一点敌意。

    不过阿雪的这一份紧张和敌意我能理解,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还算是不熟悉的陌生人。

    “你放心,我对你没什么想法了,我有很漂亮的女朋友,这一点你阿姐也知道的,我只是很好奇,因为你是我在生活里面接触的第一个百合少女。我没有歧视百合的意思……就是纯粹的好奇你的女朋友长什么样子,会不会和你一样漂亮?”

    听了我的话之后,阿雪还是看了我很久,才选择回答我的问题,阿雪用骄傲的语气对我说:”我老婆当然长得很漂亮呢!”

    说完之后,阿雪才意识到自己说出来的话会让楼茜干豆不满,于是她又畏畏缩缩的看着楼茜,楼茜一脸无可奈何的表情。

    看楼茜没有生气的迹象,阿雪也就打开了话匣子,和我说起了她所谓的老婆和她是怎么认识,又是怎么在一起的。

    整个过程阿雪说起来好像很有趣的样子,但总体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小孩子过家家差不多。

    我觉得楼茜有一点过分的高估她这个妹妹了,她这个妹妹的心智水平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初中生小屁孩,根本就不像是我的同龄人,我们多多少少都要考虑起未来的事情了,而她完全没有关于这方面的构想也没有。

    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关于自己未来这方面的一丁点想法都没有,这一点未免有一点太奇怪了。

    我问楼茜:“是不是之前你什么都帮她安排好了,什么都不用她操心,比如说读的学校,或者是以后要走的路这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