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5章
    这种事情让阿雪完全琢磨不透。

    我敢保证,sm是一个阿雪从来都没有涉足过的领域。

    这也就难怪阿雪会有这样的反应了。

    我对阿雪说:“其实我也不是心理医生,我不知道你老姐怎么想的,一直想让我来开导你,让你变得正常。你看我这个人自己都不正常,还怎么能医治别人?”

    阿雪听了我的话开心的笑起来:“你说的好像真挺有道理,不过你有没有想过一种事。”

    “什么事情?”我问阿雪。

    “你想没有想过拥有自己的事业,努力想要的话,我可以帮你。”阿雪说。

    我问:“你怎么帮?”

    “我们在一起啊!”

    阿雪完全无视了我怀中的祁老师,“我觉得你挺有意思的,够坏,如果我和你在一起的话,对你的事业一定会有帮助吧,至少我姐姐会更加重视你。”

    阿雪说的事业我一点都不心动,我说:“不好意思,我现在才读高二,你说的什么事业对我来说还太遥远,而且你不是很听话的女孩子,我这个人比较喜欢听话的女孩子。”

    我托起了祁老师的下巴。“就比如她这样的,才是我喜欢的类型。”

    祁老师的眼睛里面透露出一股渴望,我想如果这里不是楼茜的家里,她已经迫不及待的趴在我的面前跪好了,然后用舌头在我的裤裆那里磨蹭起来。

    即便是这里是楼茜的家里,只要我一声命令下来,祁老师也会非常温顺又乖巧的舔我的老二。

    这一点阿雪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

    阿雪和我一样,需要一个人去舔她,比起去做一个舔狗,我更喜欢被别人舔的感觉。

    所以阿雪说的话对我一点吸引力都没有。

    我对阿雪说:“我和你阿姐有言在先,我不会打你的主意,她才会放我和你聊天,她是希望你回归正常的生活。”

    “让我重归正常生活也可以呀。”阿雪说,“我可以不和那些无聊的人交朋友,也可以不去酒吧喝酒,但是只要你做我的男朋友,你觉得怎么样?”

    我说:“你肯定受不了我的。”

    “都没在一起,你怎么知道我受不了?”阿雪问我。

    “如果你只是想把气你的姐姐当做和我在一起的目的,那就大可不必了。”

    阿雪说:“你交了这么多女朋友,一定活特别好吧,我就喜欢活好的男生。说不定我阿姐私底下也幻想过和你上床是什么感觉呢?”

    听到这里祁老师在我怀里都痴痴的笑起来,我狠拍了一下祁老师的屁股:“不准坏笑了。”

    祁老师马上收敛了笑容,继续在我的耳朵上面舔弄起来。

    我对阿雪说:“我这个人或许别的事情没什么原则,但这件事一定会有原则的,你要玩叛逆的游戏去找别人吧,我没兴趣陪你玩这种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

    然后我搂着祁老师站了起来,说:“我们回家去吧,实在是受不了了,现在特别想要你。”

    在我和祁老师准备闪人之后,阿雪也愤怒的站起来,指着我的鼻子说:“你以为自己很牛逼是吗?”

    “我没有以为自己很牛逼啊,我只是单纯的看不上你而已。”

    阿雪其实长得挺漂亮,和楼茜有三分相似。这么一个小美女,不说是人见人爱,至少配我是绰绰有余了。

    但经历了云琳之后,我对这种同样类型的女生实在是不感兴趣。

    如果我没有和云琳搞在一起,说不定还会对阿雪有一点**。

    我这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一点收集癖,而阿雪现在还提不起我的收集癖来。

    看到我要走,阿雪对我摆起脸色来,但她摆脸色对我是一点作用都没有的,我不会吃她这一套。

    我搂着祁老师从楼茜的屋子里面出来,对楼茜说:“今天算是最后一次谈话了,我和阿雪实在是很合不来,她还要我做她的男朋友。”

    楼茜说:“果然变成这样了!你是不是挑衅她了?”

    我搂着祁老师说:“你看我像挑衅她的样子吗?她就是想要气你而已。”

    楼茜脸上的表情很失望。

    我对楼茜说:“这事我是真帮不了你。这是你和阿雪之间的事情,只能你和阿雪两个人去解决,或许阿雪的父母也能帮上忙,我一个外人实在是不好插手。”

    楼茜对我点点头,算是接受了我的意见,我搂着祁老师扬长而去,去了祁老师的家里,先是给她的菊花注射了500cc的水溶液。

    然后逼迫祁老师跪在我的面前舔我的老二。祁老师舔弄的时候很卖力,会在床上叫的也很放荡。

    做过之后我搂着祁老师说:“你上次还欠的高利贷怎么样了?”

    祁老师露出为难的表情说:“自从跟着主人之后,我就不敢去那种地方了,毕竟没有主人的许可我不能给别的男人上,钱会有一点困难,不过我打算找别人借。”

    “找别人干嘛?10万块我借给你好了。”

    楼茜才转给我10万块,我转手给了祁老师,祁老师的脸上露出了感激的笑容。

    “不过,我这个人从来不做好事的,钱你是一定要还的,慢慢还也没关系,还有就是以后不准去赌了。”

    “我是精神太过空虚才会读的,都有主人管束着我,我就不会去赌了!”祁老师说的话和俞蓉差不。

    那俞蓉是不是也有调教的可能性呢?

    算了,调教俞蓉,对我来说是毫无意义的事情,就算调教出来,也是多一个祁老师而已。调教出来女人都差不太多,如一个模子制造铸造出来的女人,那是最没有趣味的女人。

    之所以每一个女人都有趣,那是因为大家都有自己不同的性格,以至于在床上的反应和**的声音都有微妙的不同。

    如果搞成工业流水线上出来的东西,大家都差不多,那就太没趣味了。

    不过有一件事情算是我估算错了,那就是阿雪的执着性。

    阿雪第二天就打电话来了。

    我的电话号码应该是楼茜给她的。

    阿雪找我的原因是希望我去陪着她去一个很让人烦恼的聚会。

    这种聚会,我之前已经去过一次了,真的很无聊。是官二代或者富二代的小孩搞的什么生日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