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0章
    我带着陈婉娟这么一个漂亮姑娘出来,要干什么,楼茜当然是知道的,只是没有点出来。

    在中金路附近下车之后,我拉着陈婉娟去开了一间房。

    进入房间之后,陈婉娟就迫不及待地抱住了我,开始啃起我的嘴巴来。

    陈婉娟已经很久没有做过了,身体给我一种激动,但是又不知所措的感觉。

    其实她的性经验并不算丰富,我捧着她的脸亲吻了许久,然后看着她气喘吁吁的样子说:“要不我们先去洗个澡嘛?”

    陈婉娟居然推了我一把,说:“我不要,我要自己洗!和别人一起洗澡太羞耻了!”

    “你懂什么,羞耻才有意思呢!”我将陈婉娟的衣服轻易的脱了下来,只剩下内衣裤,然后不管她的意见,将她拖到了浴室里面。

    先帮她解开了胸罩,然后脱掉了她的内裤。

    在我的面前一丝不挂之后,陈婉娟居然有一点害羞,虽然我们早就已经发生过关系。

    她用手捂住自己身体重要的部位,我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下:“不要害羞了。”

    我把自己的衣服也脱光,然后站在喷淋下面打开了热水,将水温调整到最好、最合适的温度,然后才拉着陈婉娟进来。

    稍微冲洗之后,我用沐浴露在她的身上打起泡沫来。

    这种小旅馆用的沐浴露,当然质量很一般。

    不过陈婉娟很开心的样子,还不断的冲着我做鬼脸,显得很孩子气。

    当我的手指滑过她胸前的蓓蕾的时候,明显能感觉到她的胸前的蓓蕾已经慢慢变得坚挺起来。

    陈婉娟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显得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她总是这样,会因为自己身体诚实的反应而感到娇羞。

    我只是细心的帮陈婉娟洗身体,然后是我自己。

    陈婉娟大概没有想到我真的只是洗澡而已,不会做别的多余的事情。

    所以她的胆子逐渐大了起来,居然敢挑逗我了。

    我从背后抱住她,然后老二抵在她的屁股上面,陈婉娟低低的说了一声不要,然后补充说:“要不我们去床上吧,在这里做的话,我总觉得有一点难为情。”

    “难为情才会特别有意思,你不这样觉得吗?”

    这当然只是我个人的恶趣味而已,陈婉娟当然不会这么觉得。

    不过她的意见不是很重要,我让她的双手扶住玻璃,然后从后面刺入了陈婉娟的身体,才进入她的身体,陈婉娟就开始喊痛,我也感觉到十分的紧窄,简直是箍住了我的老二。

    陈婉娟已经很久没做过了,突然让这么大一个东西进入她的身体里面,明显感觉到不适应。

    我前戏了几分钟,这才勉强在陈婉娟的身体里面运动起来。

    可是干了不到两三分钟,陈婉娟就明显已经站不住了,双腿软发软的厉害。

    在浴室里面都是光溜溜的瓷砖,如果跪在地上干的话,会非常不舒服。

    于是我将老二退了出来,用浴巾将陈婉娟和我自己的身体擦干,这才将她放到了床上。

    放到了床上之后成陈婉娟对我主动的张开了双臂。

    我抱住了她,陈婉娟又主动地和我热烈的接吻起来。

    接吻之中我进入她的身体。

    陈婉娟又开始喊痛。

    她很痛,不是在夸张,而是真的应该很痛苦。

    陈婉娟身体里面分泌出来的液体不是很多。

    连我老二都有一股摩擦的感觉,不是很舒服。

    但到了后面还是渐入佳境。

    我的老二在陈婉娟的身体里面横冲直撞。

    而陈婉娟也趴在床上,非常努力的配合我。

    陈婉娟今天**的声音很大,小旅馆的隔音效果又不好,我想隔壁应该听得一清二楚。

    做过第一次之后,我们休息了20分钟,然后又来了第二次,第二次的时候陈婉娟更加不堪,连续**了两三回,连床上都被她喷出来的液体弄得湿了一大块。

    对此陈婉娟很不好意思。我倒是一点都不介意,反而觉得会潮喷的女人才是最幸福的女人。

    陈婉娟对我这个说法当然不是很满意,不过她躺在我的怀中,好像小绵羊一般可爱。

    做过两次之后,陈婉娟已经感到十分困顿,没过多久就睡着了,我搂着陈婉娟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8点半才起来。

    已经准备好了早上请假,那就不如多睡一会儿。

    起床之后然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等我中午来到学校的时候,陈婉娟已经来到学校了。

    我看到她和俞蓉正在开心的讨论什么问题,看到我的到来,两个女孩都沉默了一下,然后用灼热的眼光一起看我。

    她们都还不知道彼此是我的床伴。这让我的心中不免产生一点得意的想法出来。

    我的得意没维持多久,就有一个不好的消息传来:张小美的大姨妈没来,有可能怀孕了。

    我和张小美其实一直都很小心的,不晓得这次是怎么回事。

    张小美和我说了会放学之后去买验孕棒,然后还六神无主地问我:“如果真的有了怎么办?”

    “要不退学,然后生出来?”我问张小美。

    张小美对我这个答案的态度是:“那怎么行!”

    好吧,既然张小美都说不行了,那只能换一种说法了。我拉住张小美微凉的手:“这种事情不就两种处理方法吗?你说了算吧,我怎么都听你的。”

    张小美低眉顺眼地看着我,问:“你真的准备好做爸爸了吗?”

    “我当然没准备好呀,你才告诉我这个消息不超过五分钟,我就准备好了,你以为我是超人吗?”

    可能我说话的声音大了一点,张小美马上就变得不满起来,张小美表达不满的方式不适合我争辩,而是用她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我能看见她的大眼睛慢慢地变红,而且有泪水快落下来了。

    女人的眼泪真的可以说是最厉害的武器了。

    张小美不说一句话已经让我心如刀绞:“姑奶奶,你怎么都好,千万别哭好吗?我什么都听你的,你说要领证,我明天就去改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期,改到而十二岁,这样我们就能结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