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1章
    听我这么说,张小美这才勉强地破涕为笑,还轻轻地打了我一下。

    “可能只是延期了呢,未必是怀上了。”张小美说。

    不过张小美的大姨妈一直都很准时的,不晓得这一次是怎么回事。我当然是希望没搞出人命最好,如果真的怀孕了,对大家都是伤害。

    刚才我说生下来不过是哄张小美的话,我们现在都和孩子差不多,难道真的要做人父母吗?

    我想,我们都还没做好准备,不然张小美也不会对我问这样的问题了。

    “反正我不会对你不负责的。”

    张小美轻轻地嗯了一声,然后搂住了我的脖子。其实张小美和我在教室里面很少亲热的,今天这么一弄连赵旭东都说很难得。

    我的心里在乎的全然不是这种事情,怀孕这两个字对我来说真的像是某种形式的审判。

    一整天我都处于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里面,脑子里面止不住有许多关于未来的构想。

    然而自习课的时候张小美对我说:“我的亲戚又来了。”

    我听了张小美的话之后差点吐血,我都给自己做了几个小时的心理建设了,张小美却告诉我这次是防空炮,真是……

    就好像胸口碎大石,被人狠狠地砸了一锤子一般。这滋味真是一点都不好受。

    张小美的脸上也有一点挂不住,说:“我怎么知道这次居然会晚三天嘛,这事我也不是故意的,我担心了两三天才找你商量的,毕竟这事儿你也有责任吧?”

    “没错。”我搂着张小美,“可是你知道吗,我……我现在心情真的是很复杂,总之现在这样就好,以后我们也注意一点,不要真的搞出人命来了。”

    张小美对我轻轻地点头。

    这事儿就算是这么过去了,我只觉得肩膀上原本好像有一万斤的担子,一下子就变得无事一身轻了。

    这感觉微妙到难以用语言来形容。

    弄得我回到家里之后都是怅然若失的感觉。

    我正坐在沙发上考虑晚饭吃什么外卖的问题。传来了门铃声,我看到了张小美出现在门外。

    将张小美迎了进来,张小美进来之后,大眼睛四处乱看。

    “别看了,家里就我一个人。”张小美听了我的话之后,嘻嘻地笑起来,然后从自己衣服的口袋里面拿了一个跳蛋给我。

    跳蛋放在我的手里之后,我有些踟蹰起来:“你今天来了大姨妈,不适合做这种事情吧?”

    “不晓得怎么搞的,最近只要是经期就会特别想要……”张小美对我说,“还不是怪你,你最近碰人家的次数明显变少了,哼!”

    我以前和张小美差不多平均下来一天一发的。我们在一起也快半年了,总不能一直维持在热恋期吧。我觉得现在一个星期来个两三发的频率很正常。但对于张小美这样的被虐狂来说,就未免有一点不太足够了。

    “放个跳蛋就行了吗?”我问张小美。

    “当然不够,我还要……”

    “还要?小**,你最近真的很膨胀呀。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什么时候给少爷生个儿子?”我问张小美。

    张小美的脸色变得潮红起来,在我的面前慢慢地跪了下来,连续磕了三个头:“奴婢张小美生不出儿子来,请少爷责罚。”

    “我靠!你不至于这样吧!”张小美的样子实在是太妖媚了,一下子就让我的老二赢得发烫,偏偏她现在又是经期。这小妖精是上天制造出来专门惩罚我用的吗?

    张小美说:“我要跳蛋,还要主人打我,狠狠地打我。”

    “你不会又怎么了吧?”我看着张小美。其实是俞蓉的事情给了我灵感,该不会张小美也受到什么刺激了吧?

    但这事情显然是我多虑了。张小美说:“你记不记得上次调教人家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好像是二月份?不对,好像是年前的事情了。”

    年后张小美先是去了北京,然后回来之后丈母娘又把她看得很紧,我们其实没什么机会在一起胡搞。每次上床都是去小旅馆开钟点房,**也几乎没什么花式可言。

    我问张小美:“是不是不打你,就皮痒得厉害?”

    张小美点头说:“是的。”

    “你怎么这么贱?”

    “奴婢本来就是主人的贱奴母狗呀。”张小美依然跪在我的面前,慢慢地解开了上衣的扣子,露出了饱满又具有青春气息的胸部。

    “喂,过几天不行吗?”我苦笑着问张小美。

    张小美将头埋在我的双腿之间,发出妖媚的笑容:“可是主人的下面明明都已经这么硬了。我就算下面不方便还有嘴巴呀,我的嘴巴本来就是主人处理**的工具。请主人全都射在贱奴的嘴巴里面好不好?”

    说起来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听过张小美自称贱奴了,突然听到这么一个称呼居然还有一点怀念。

    我在张小美的胸前摸了一把,张小美痴痴地笑起来,然后完全投身到了我的怀里。

    “今天就不捆绑了,我们就打打屁股好不好?”

    张小美不依不饶地说:“难得我妈今天出去了,我偷偷跑出来的,我就要玩全套嘛,本来不能被你干就已经够难受了,现在还只能打屁股,人家才不干呢!哼!”

    张小美撒娇起来我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但考虑到她的身体问题,也只能强硬起来了:“你是主人还是我是主人?看来真是许久没调教你连基本的尊卑都弄不明白了。”

    张小美学小猫一样吐出舌头在我的身上舔了几下,才问:“那主人要怎么惩罚小美嘛?”

    “罚你和我一起写作业。”

    张小美气鼓鼓地在沙发上坐起来,“我不写作业!我不写!就不写!”

    “哦,是吗?”我把跳蛋拿了起来,对张小美说:“屁股抬起来。”

    张小美这才喜滋滋地将屁股撅起来,蜜桃形状的屁股充满了诱惑力。今天张小美穿的是一条紧身牛仔裤,更显露出臀部曲线的饱满。

    我将跳蛋小心翼翼地塞入到了张小美下体里面,然后打开。

    张小美马上露出了陶醉的表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