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2章
    我一开始是真的打算写作业的,但是张小美下面塞着一个跳蛋,一直趴在桌子上哼哼唧唧,然后用那双大眼睛柔情似水的看着我。

    张小美她本来就是很出众的大美人,被她这样盯着,我当然就没心思写作业了。

    本来我这个人就不是很有定力的人,我将张小美的下巴挑起来,然后和她接吻起来。

    接吻的时候,我不断的抚摸她的胸部,还有下体。

    张小美在我和跳蛋的努力下,很快就**了一次,更加绵软的躺在我的怀里,她说:“老公,你刚才太温柔了,我感觉有一点不过瘾。”

    张小美的意思我是明白的,这种太过温柔的**,对于别的女人来说可能是享受,但是对她来说就像是隔靴搔痒,除了将她的**挑逗得更加强烈之外,没有别的作用。根本也就谈不上所谓的满足。

    我问张小美:“可是作业要怎么办?”

    “作业就随它去吧。”张小美将作业直接推到了一边,然后将自己胸前的扣子又解开了一个,这样能看到她饱满的乳沟。

    张小美的胸部不只是大,而且弹性很好,看上去嫩白嫩白的,就像豆腐一般让人看见之后,忍不住生出那种想要埋首进去就算被捂死也在所不惜的感觉。

    我慢慢的牵住了张小美的手:“不如我们玩一个惩罚游戏吧,我这里有一张数学试卷,如果我问你问题你答不上来,那就要接受惩罚。”

    随后我问了张小美其中一个题目,张小美随便的回答了一个答案,当然错了,张小美听到我说错了之后,脸上露出了得逞的笑容说:“老公,你现在可以惩罚我了。”

    “惩罚就是挨打。”我严肃的说,“快把手伸出来。”

    张小美把手伸出来,我用尺子在张小美的手心打了两下。

    张小美用娇媚的表情看着我:“老公,我还想要怎么办?”

    我假装没有听到,给张小美又找了一个题目提问。

    张小美这次果然不负众望的又错了,然后又是惩罚。

    我怀疑这样下去就是问张小美11等于几她都会说3。

    此时尺子打手心对于张小美来说变得越来越不够。张小美为了诱惑我,在我的面前脱的只剩下一条内裤,高高的将屁股撅起来。

    我问张小美:“想要打什么地方?”

    她说:“全身上下都想要被蹂躏一番。从上个星期开始,我做梦都是被捆起来的感觉。”

    张小美顺便告诉我,她无比怀念绳子的感觉,就想被我用绳子捆起来,然后在这里吊两个小时。弄得全身麻痹,然后脑袋里面什么想法都不能再有,这才会觉得满足。

    对于别人,我或许会真的这么做,但是对张小美我有一种细水长流、怜香惜玉的想法。

    她对于我来说和别的女人总归是不一样的,毕竟她是我生命中第一个女人。

    我只简单的将张小美捆绑起来,然后用尺子打她的屁股,张小美马上发出了呜咽的声音,但尺子能提供的疼痛感对于张小美是远远不够的。

    我只好用手先打了张小美的屁股一顿,然后是后背,接着在张小美的强烈要求下,扇了张小美几个巴掌。

    然后张小美用哭音告诉我,在我打她耳光的时候,她到达了**。

    像张小美这种就是典型的被虐体质,一般女人其实并没有这样的体质。

    哪怕是祁老师也必须要在搞她的时候用力打她,疼痛的感觉才会和爽感混合在一起。

    不然,祁老师也没有办法承受,而张小美只是靠纯粹的痛觉就能获得**,这一点才是本质的区别。

    这种体质其实是调教不出来的,是先天或者后天的成长因素才会形成的东西。

    我不知道张小美为什么会变成这种体质,以后有机会,我或许可以和她深入的探讨一番:为什么她会变成这种样子?

    总之,张小美被我打的全身有一些红肿之后,躺在我的床上,懒洋洋的不愿意动了。

    不过她的安静也就维持了两分钟,随后张小美迫不及待的将我的老儿含在嘴里,对我说:“要不今天就射嘴里吧。”

    “也好。”张小美一边舔着我的老二,一边和我说:“我前几天看了一个片子,片子里面那个女的是肉便器,男主人会把尿撒在女奴的嘴里。”

    我听着张小美的话苦笑道:“我们就不用玩这种变态的游戏了吧。”

    张小美说:“为什么?是不是觉得太重口了?”

    “嗯,确实是这样,如果我真的尿在你的嘴里的话,我想我一辈子都不想和你接吻了,你同意吗?”

    张小美听了我的话之后哈哈大笑起来,“我就知道你会这样,那我去找别人去试试好了。”

    “你敢!”张小美听到我的威胁之后,蜷缩在被子里面说:“人家当然不敢了,我这一辈子就只打算找你一个男人,如果你哪一天对我的身体感到厌烦了,不愿意和我做了,那我就割腕自杀。反正我脑子里面长了一个肿瘤,本来就不应该活得太久。”

    我对张小美说:“我很反感别人把自己的命看的很贱,命都是属于自己的,不管什么时候你都要努力过得好,让那些喜欢你的人开心,那些不喜欢你的人生气,这才是强者的生存之态。”

    张小美说:“我不愿意做强者,我就喜欢做弱者,哪怕是假的弱者也行,我就是喜欢被你欺负被你打。”

    我苦笑起来,张小美是彻彻底底的抖m而我终究不是那种抖s,我不会因为辱骂女人或者是用鞭子抽打女人,就获得异样的快感。

    我这样的人本来并不适合玩sm,只是为形势所逼,才被迫进入了这个圈子,就算我在这个圈子里面很受几个女奴的喜欢,但那也不代表我的业务能力很强或是别的什么,只是碰巧瞎猫碰上死耗子也说不定。

    我在张小美的嘴里一泻而出。

    至于把张小美当作肉便器在她的嘴里注入我的排泄物,这种东西还是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