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7章
    最近陈飞扬又跟我说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深圳一些特别有钱的企业家,会找三到五个女朋友,然后不结婚,每个月给这三到五个女朋友一人20万左右的零花钱。

    这样能稳住女方,女方也愿意生孩子来争宠,还不会有婚内出轨的烦恼,也不会担心离婚什么的。

    这样做当然不道德,但是我觉得非常适合我。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我没有这么多钱,如果我有这么多钱的话,说不定也会走上这一条路。

    哎,这个世界从来都是有钱才能为所欲为的。我什么时候才能有钱呢?

    我和张小美一起来到学校里面。

    学校里面一切如故,赵旭东早上又在抄作业,和平时没什么分别。

    我今天当然也要抄作业,昨天晚上光顾着和嫂子做奇怪的事情了,作业是一点都没动。

    我抄作业的时候张小美在旁边帮帮我打气。

    写到一半的时候,萧月宸走了过来。

    看到萧月宸过来,张小美的脸上马上出现了不友善的表情,虽然张小美没有彻底的和萧月宸撕破脸,不过每一个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张小美不喜欢萧月宸。

    萧月宸在我的面前站了大概十秒钟,然后才开口说:“曹立你周末有时间吗?我妹妹想请我们去看电影,小美你要是有时间的话也一起来吧。”

    萧云秋和张小美的关系还算不错,听说是萧云秋。

    张小美马上用了一种征询的眼光看向我。

    我说:“这种事情你来决定,我跟着你走就好了。”

    张小美说:“那好吧,既然是云秋妹妹请客,我怎么都要给这个面子。”

    然后张小美又看了一眼萧月宸:“请问你还有别的事情吗?”

    萧月宸摇了摇头,张小美不客气的说:“那你可以走了。”

    整个过程之中我一直都没有太多的操作。

    这两个女人之间的事情,如果我参与进去,不管帮哪一边都要得罪另外一边,索性装聋作哑,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让她们自己去打擂台,我这其实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但凡想得出来一点办法,我都不会用这么消极的方式来面对这种事情。

    不过好在萧月宸没有在乎这点小事情,她只是看了张小美一眼,然后就离开了。

    我看到前面的俞蓉,朝着我偷偷打了一个眼色,我不晓俞蓉是什么意思,所以面无表情。

    没过多久,我的手机亮了起来,我想应该是俞蓉发了一条信息给我。但张小美在这里我也不方便看。

    赵旭东抄作业的时候突然怪叫起来,这代表他快要抄完了,顺便还可以嘲讽一下没抄完作业的我。

    赵旭东这个人一直都这样,我其实早就已经习惯了。

    早上第一节课是祁老师的课,祁老师今天穿了一身白色的套装,头发很端庄地盘起来,看上去完全不像是经常接受性调教的女人。

    祁老师上课的时候总是有意无意的看着我,等快下课的时候,她走到我的面前,在桌子敲了一下,然后用严肃的语气说:“曹立同学,请你下课之后跟我走一趟。”

    祁老师叫我的理由当然不是为了学习上的事情,估计还是因为调教什么的。

    我们甚至都没有去办公室,而是直接去了楼顶上边我的秘密基地。

    才到那边去,老师就迫不及待的抱住了我,抱了大概有一分钟之后才慢慢松开我。

    祁老师用水润的目光看着我,她这目光让我有一点害怕,好像就是爱上了我一样。

    我在祁老师的屁股上拍了一下:“怎么,找我有事情吗?”

    祁老师说:“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情,就是……这个想要给你。”

    祁老师手里拿着的是一个u盘,我有些疑惑地问:“这u盘是怎么回事?”

    “这是单柔留下来的东西,我昨天才在家里发现的,里面有我和王校长还有其她人接受单柔调教的内容,视频拍得很清晰。”祁老师的答案叫我大吃一惊。

    “这种东西你发现了不毁掉,为什么要给我呢?”

    祁老师说:“因为我觉得自己不能决定这种事情。要主人说了算。”

    我在祁老师的额头上亲了一下,而祁老师显得非常开心的样子。

    我问她:“你这是主动把项圈和别人递给我,对吗?”

    祁老师叹息了一声说:“我现在都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如果没有主人的管教着我,经常调教我的话,我觉得自己真的会发疯的,你知道吗?经历了那些事情之后,我觉得自己也不是一个正常人了,只有在被主人你玩弄身体、拼命践踏的时候,我才能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是正确的。如果主人你愿意的话,我都还可以帮你生一个孩子,只要你喜欢……我什么都好。”

    我听了这些话一点都不感动,反而毛骨悚然。祁老师对我说的话实在是有够病态的。

    我觉得祁老师简直需要去看心理医生。

    但转念一想,祁老师她本来就是一个欲求不满的30岁女人,在被单柔和王校长玩弄了身心之后,又陷入了卖淫的俱乐部里面,这人间的黑暗她都尝过了一遍,现在要回归正常的生活,做一个正常的女人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仅她的身体不会同意,连她的心理也不会接受这种状态。

    人在接受过超乎寻常的声色犬马刺激之后,是很难再回到平凡的生活的。

    在这一点上我同样是感同身受。我和祁老师一样,都回不去以前的的样子了。

    人在很多时候是没得选择的,开弓没有回头箭。只能继续随波逐流地生活下去罢了。

    或许某种意义上,我和祁老师是一类人,是命运让我们凑在了一起,然后可以彼此舔彼此的伤口。

    在正常的一般人眼里,我其实和祁老师一样都属于变态的范畴吧……这一点我心知肚明,虽然一再强调自己本质上不怎么喜欢sm的,但其实我已经陷得很深入了。现在要说什么回头,已经是积重难返。

    于是我收好了u盘,不打算拒绝祁老师的好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