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9 厚脸皮的老乞丐!【第四更,求收藏】
    “江枫哥哥,你是怎么知道辟邪剑谱在林家老宅的?”

    黄蓉迎上来,有些好奇地问。

    江枫步入庙中,真气运转,已是瞬间将衣衫蒸干。

    笑道:“我知道的事情还很多,这世间的秘密,我估计至少知道一大半。”

    “吹牛。”

    黄蓉闻言皱了皱小鼻子,“那剩下你不知道的一小半又是什么?”

    “未来。”

    江枫呵呵一笑,随即望向旁边的火堆,道,“这么久了,你的叫花鸡是不是也该好了?”

    “啊!我的叫花鸡!”

    黄蓉这才想起自己做的美食,连忙让人扒开火堆,一个烧得通红的泥团出现在眼前。

    “公子,这能吃吗?”

    旁边的江琴啃着干粮,有些好奇地望过来。

    这叫花鸡是黄蓉亲自做给江枫吃的,他们这些下人自然没有口福,不过车队也有随身携带的干粮,伙食也还算不错。

    “等下敲开你就知道了。”

    黄蓉得意一笑,让人用铁钳将那泥团取出来,吹掉上面的灰烬。

    然后取来一个小木棍,轻轻一敲。

    咔嚓——

    那泥团就像是蛋壳一样破开。

    顿时,一股清香弥散出来。

    外层的泥土剥落,里面是一层已经烤干了的荷叶,撕开以后,便是金黄的鸡ro。

    浓郁的香味飘散。

    在场的人不禁都是吞了口口水。

    “好香啊!”

    “我的天,我这辈子都没有闻到过这么香的味道。”

    “啧啧,感觉z里的干粮好像也变得美味了似的。”

    江琴等人都是看直了眼睛。

    谁也没想到,这看上去灰不溜秋的泥团里,竟然藏着此等人间美味。

    “来,江枫哥哥,快尝尝。”

    黄蓉亲自h手撕下一块鸡腿,笑嘻嘻地送到江枫面前。

    如此待遇,看得江琴等人都是艳羡不已。

    江枫接过鸡腿,咬了一口,的确是满口生香,味道很不错。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

    忽然,一道劲风席卷而过。

    在场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便是看到一道人影飞掠而过。

    那是一位邋遢的老乞丐,一身打满补丁的衣服,满头白发,腰间还挂了个硕大的酒葫芦。

    这老乞丐看着年纪不小,可是身手却是极为敏捷。

    来去如风。

    江琴布置在门口的护卫,根本形同虚设。

    甚至根本没看清他是怎么进来的。

    眼前一花,他便是已经闯入到了破庙里,一手将地上的叫花鸡给抓了起来。

    “哇,好香,好香……”

    说着,直接就是埋头啃了起来。

    “保护公子!”

    江琴见状,立刻放下手中的干粮,大吼道。

    旁边的护卫立刻就要拔剑。

    但是却被江枫一个眼神给制止了下来。

    江琴他们看不出这老乞丐的实力,江枫却是清楚得很。

    此人的身法极为高明,身上的气息也是深不可测,至少也是一位先天境的高手。

    甚至,更强!

    他手下的这些护卫上去,也不过只是送死罢了。

    当然,更重要的是。

    江枫隐隐猜出了这老乞丐的身份。

    “嘿,你这老乞丐好生无礼!这叫花鸡是我特地为江枫哥哥做的,你怎么拿着就吃了?”

    黄蓉才不管这老乞丐是谁,眼看自己刚做好的叫花鸡被他吃了,顿时气得小脸铁青。

    叉着腰,超凶的模样!

    那老乞丐倒是脸皮厚,一边吃鸡,一边抬起头来。

    “这鸡是你做的?不错不错。叫花鸡这名字也取得好,叫花鸡叫花鸡,自然是给我这老叫花吃的了。”

    “你……你这是强词夺理!”

    黄蓉气得不行。

    江枫却是笑了笑,将手里的鸡腿递给黄蓉,安慰道,“罢了,不就是一只鸡嘛。他喜欢就给他吃,以后你再给我做就是了。”

    说完,又招手让江琴取来一壶酒送过去。

    “有ro还得有酒才对。这壶酒,我请你的。”

    “嗯?陈年桂花酿,起码三十年的年份,好酒,好酒啊!”

    老叫花接过酒壶,闻了下,便是眼前一亮,赶紧仰头灌了几口。

    随即这才转头对着江枫道:“你这小伙子,长得不错,人也不错。不过可惜,就快死了。”

    此言一出,黄蓉和江琴等人都是脸色大变。

    骂道:“你这老叫花,太过分了!叫花鸡让你吃了不说,我家公子还好心请你喝酒,你不感谢也就算了,居然还咒我家公子?”

    “他没有咒我。”

    江枫这时候站起身来,依旧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

    他看了看老乞丐,随即瞟了一眼破庙的房顶,道:“前辈说我快死了,可是指那几个躲在房顶上的鼠辈?”

    “你早就发现了?”

    老乞丐有些惊讶。

    “就凭他们,还杀不了我的。”

    江枫呵呵一笑,神色之中,流露出强大的自信。

    老叫花倒是奇怪了:“你的确修为不错,年纪轻轻就已踏入先天,但也只是先天初期而已。房顶上那几人,可全都是先天境界,其中更有一位先天中期的强者,你这么有信心?”

    “即便同为先天,差距也可能是天壤之别。”

    江枫摇摇头。

    神色平静。

    就像是在叙述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普通先天境的高手,在我眼中,也只不过是壮硕一些的蝼蚁罢了。”

    &bp;&bp;&bp;&b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