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7 你们还是一起上吧!【求收藏,求鲜花】
    左冷禅的内功修为极其浑厚。

    先天真罡已被他凝练到了一个极致。

    独门绝学寒冰真气更是霸道绝伦,化作真罡外放之后,甚至能够冻结别人的真气和血液,非常可怕。

    再以破坏力极强的大嵩阳手施展出来,威力无疑又是提升了一个层次。

    因而一出手,便是气势汹汹。

    场中其他三派高手见状,不禁都是脸色微白。

    左冷禅的功力太强。

    这一掌,便是其他同为先天后期的高手,也没有把握可以挡得住。

    场中的令狐冲却是不为所动。

    手腕微微一抖,长剑虚画,破空刺出。

    看似平平无奇的一剑,却是精妙无比,暗含无穷变化。

    破掌式!

    叮的一声,冰凌炸开。

    左冷禅势大力沉的一掌,竟是被轻易破开。

    剑锋穿刺。

    凌厉的剑气爆开,顺着手臂绞杀而上,吓得左冷禅脸色大变,连忙催动体内寒冰真罡。

    依靠浑厚的内力强行护住手臂。

    这才避免了被剑气绞断手臂的下场。

    “独孤九剑!竟当真这般奇妙?”

    左冷禅往后退开三步,眼神中流露出惊骇之色。

    其他三派高手见状,也是脸色微沉。

    场中的令狐冲神色不变,手中长剑微微抖动,目光缓缓扫过各派高手,淡淡地道:“诸位都是我的前辈,本不该对你们出手。不过此时关乎五岳未来,令狐冲只好得罪了。诸位,你们还是一起上吧!”

    他,竟是要以一人之力,同时单挑其他四派高手。

    左冷禅、莫大先生、定逸师太、天门道长闻言,全都是勃然大怒。

    “华山剑子的确有些本事,不过未免也太小觑我等了!”

    “年轻骄狂,只怕不是什么好事!”

    “泰山天门,领教剑子高招!”

    三派高手怒吼出声,几乎是不约而同地出剑,攻了上去。

    倒是那左冷禅,目光闪动,反而没有立刻出手了。

    他游弋在战场边缘,神色y冷,就像是一头随时准备咬断猎物喉咙的毒狼。

    “好厉害!这令狐冲果然不愧是人榜第三的绝世天骄,居然能够一剑逼退先天大圆满的左冷禅,还以一敌三,不落下风,华山剑子,名不虚传。”

    凉亭中。

    宋远桥看着太清峰上的战斗,不禁赞叹了一声。

    旁边的宋青书闻言,却是撇了撇z,傲慢地道:“那令狐冲是有点本事,不过却太自以为是了。他一个先天中期,便是仗着独孤九剑之利能够力压后期甚至巅峰的高手,但以一敌多,却是自寻死路!”

    言语之中。

    竟是连人榜第三的令狐冲似也不放在眼里。

    当真是一点逼数也没有。

    旁边的黄蓉听到这话不禁连连摇头。

    这宋青书不过人榜三十六,自是应该知道自己和令狐冲的差距有多大。

    此时言谈之中却没有半点尊重。

    想借此来凸显自己的不凡。

    却不知这在旁人看来,显得非常可笑。

    黄蓉也懒得理睬这种小丑,转头望向江枫,问道:“江枫哥哥,你觉得这令狐冲如何?”

    “本事不坏。”

    江枫回过神来,认真地道,“能够名列人榜第三,这令狐冲却有其过人之处。他的剑道天分极高,基础扎实,往往寻常一剑,便有化腐朽为神奇之能。修炼的又是独孤九剑这门注重变化和拆招的剑术,即便内力稍弱,也无伤大雅,台上四人恐怕都不是他的对手。五岳,要归华山了。”

    “这么厉害吗?”

    黄蓉瞪大了眼睛。

    旁边的宋青书却是chaz哼道:“不懂就不要在这里大放厥词。那令狐冲再有天分,也只是个先天中期,如今以一敌三,已是有些疲于应付。旁边还有个虎视眈眈的先天大圆满高手。左冷禅这是在等机会,只要让他抓住机会,必可一击而胜!”

    “哼,到底是谁在这里大放厥词?我跟我江枫哥哥说话,你跑来cha什么z?”

    黄蓉气哼哼地站起来。

    宋青书没想到黄蓉又因为江枫对他恶言相向,脸色更是难看。

    眼看着又要吵起来。

    旁边的方证大师唱了声佛号,双手合十道:“两位少侠说得都有各自的道理,与其争论,何不坐下来,上面的战斗自会有胜负结果。”

    方证大师本是好意劝解。

    谁知那宋青书闻言,却是眼珠子一转,皮笑ro不笑地道:“既然你我意见相左,不如我们就以这一场战斗的胜负,来赌一赌。”

    说着,直接从怀中取出一大叠银票。

    “我输了,这些银票都是你的,但若是你输了,就跪下来给我磕头道歉,如何?”

    江枫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转过头来,用一种看傻子似的目光盯着他。

    旁边的黄蓉更是忍不住哈哈大笑:“你居然在我江枫哥哥面前拿钱出来……我江枫哥哥怕是随便一根头发丝,也比你手上这点银票要贵重得多,你也好意思拿出来赌?”

    宋青书闻言,脸色更加难看。

    他倒是忘了,眼前这个小白脸,可是富可敌国的江家少主。

    自己的确是傻逼了。

    但是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他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找回一点面子。

    于是咬牙道:“他是不缺钱,可未必就能赢了我。若是敢赌,赌注随便你提!”

    江枫还是没有说话。

    这种打赌斗气的事情,他是一点兴趣也没有。

    不过旁边的黄蓉却是颇有兴致。

    她对江枫有着绝对的信心,也着实讨厌宋青书这人,所以想要教训他一下。

    于是道:“赌就赌。若你输了,也简单,就像是你说的一样,给我江枫哥哥磕头道歉便罢!”

    宋远桥听到这话,不禁眉头一皱。

    想要阻拦。

    可是宋青书已经抢先一步,直接答应道:

    “好,一言为定!”

    &bp;&bp;&bp;&b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