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4 这杯茶,我敬你!【第四更,求收藏鲜花】
    华山险峻。

    多悬崖峭壁。

    在华山大殿所在的太清峰后,还有一座险峻孤峰。

    如刀似剑,直耸入云。

    山中常年云雾缭绕,飞猿难渡,因而人迹罕至。

    华山弟子将之称为后山。

    后山之巅,乃是华山绝顶,高千丈,三十年前的华山论剑,便是在此举行。

    二十年前,日月神教十大长老,也曾于此,大战五岳各派高手。

    除此之外,后山上还有一处思过崖。

    是华山弟子面壁思过之地。

    令狐冲带着江枫一路登山。

    两人都是催动真气,纵是山路崎岖险阻,也是如履平地,健步如飞。

    一开始,令狐冲仗着自己熟悉地形,身形闪烁,总是可以领先江枫半个身位。

    但是随着山路越发陡峭。

    他体内的真气开始有些跟不上了。

    令狐冲本就不以内力见长,精通的是剑术,他的内功修为,应该算是先天高手中比较弱的了。

    因而这种纯粹比拼内力的赶路方式,的确不是他的强项。

    反观江枫,则是依旧气息悠长。

    修炼长生诀之后,他的真气变得更加精纯。

    这种程度的消耗,根本没有多大影响。

    不过他也没有直接将令狐冲甩开太远,只是领先他一个身位,就这么不急不缓地往前走,潇洒从容。

    “只不过一日不见,师兄的功力竟又精进了这么多,直接突破了先天中期,当真是匪夷所思!”

    到了思过崖上。

    令狐冲停下脚步,苦笑连连。

    他本以为自己和江枫纵然是有差距,但凭自身天赋,迟早也能有赶超的一天。

    谁能想到。

    只是一夜过去,两人之间的差距似乎又更大了。

    江枫的天赋,怕是比他想象中还要恐怖一些。

    “令狐师弟过誉了。”

    江枫淡淡一笑,随即将目光望向前方。

    只见那云雾笼罩之中,有一座清幽山谷,位于石壁缝隙之后,似与世隔绝。

    谷中花香鸟语,山泉潺潺流过。

    有草庐结于谷中。

    “师弟说有人要见我,莫非就在这山谷中?”

    事实上,江枫已经猜到要见他的人是谁。

    只是他不明白,对方让令狐冲请他过来,到底所为何事。

    “师兄请!”

    令狐冲上前一步,领着江枫朝山谷走去。

    一边走,一边道:“住在这里的人,是我华山剑宗师祖风清扬。江师兄应该听说过华山的剑气之争。当年一战,气宗得胜,剑宗的高手死的死,走的走,师祖风清扬心灰意冷,因而闭关于此,不问世事。十年前,我于思过崖上,偶然得遇师祖,因而得授独孤九剑,这才侥幸入了人榜之中……”

    “剑宗风清扬?”

    江枫故作讶异之色,“二十年前,风清扬单剑入江湖,威名赫赫。剑气之争后,世人都以为他已经仙逝,没想到竟是闭关于此。”

    “其实这也不算是什么秘密。我入人榜之后,江湖中人都已猜到师祖还活着,只是没人见过罢了。”

    令狐冲笑了笑。

    带着江枫跨过竹桥,穿过小径,来到那草庐门前。

    “独孤九剑可破天下一切有形剑招,而我却反被你一剑破掉。至今,我也想不明白,你的剑法到底是什么,所以昨夜前来求教。师祖得知后,很是惊奇,让我无论如何也请师兄前来一叙。”

    令狐冲说明来意,然后推开了木门。

    江枫点点头,跟了上去。

    风清扬乃是当世剑术大家,在独孤九剑上的造诣颇高。

    和他论剑,对自己也是一种启发。

    此行应当有所收获。

    进入茅庐中,江枫便是看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

    他一身麻布衣裳,头发披散,坐在窗前的椅子上,身上没有任何的点缀和装饰。

    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普通的老人。

    而并非传说中的剑术大师。

    江枫目光扫过茅屋,不由更是奇怪,因为他没有看到风清扬的剑。

    一个剑客的剑,是生命的一部分。

    日夜相随,从不离身。

    难道说,这风清扬已经修炼到了无剑胜有剑的无上境界?

    不可能。

    这种境界的强者,至少都是真正的一代宗师。

    起码也要达到独孤求败那种万物皆可为剑的层次。

    风清扬虽然是绝世,剑术不凡,却还远达不到这种程度。

    他应该只是想尝试参悟这个境界。

    “老朽避世多年,不便出去,只能请小友移步于此,寒舍简陋,怠慢之处,还望小友海涵!”

    风清扬转过身来,和蔼一笑。

    显得非常平易近人。

    并没有什么所谓隐士高人的古怪脾气。

    江枫自然也是躬身还礼:“前辈乃是剑道大家,我身为晚辈,理应前来拜会。”

    “近日你名动天下,少年骤登高位,却依旧不骄不躁,这心性,极好。”

    风清扬点点头,毫不掩饰眼神中的夸赞之色。

    他抬手,示意江枫在旁边坐下,令狐冲则是恭敬地站到旁边。

    风清扬h手亲自拎起桌上的茶壶。

    他的手很苍老,像是干枯的树枝。

    热气腾腾的茶水倾泻在茶杯里,风清扬的声音随即传来:“我听冲儿说,你的剑法快如闪电,猛若雷霆,已不似人间所有,有天地之威势,便是能破天下剑招的独孤九剑也无法破解。不知小友所练的,是什么剑法?”

    江枫闻言,神色微动。

    却是没有直接回答。

    而是道:“前辈的独孤九剑的确精妙,总剑式三百六十般变化,无穷无尽,更有破剑、破掌、破刀等九式绝学,的确可以破尽天下绝大部分招数。然而,天下武学千万,强者如云,单凭一剑又怎可能尽数破之?”

    “剑不可破,如何破?”

    “破招为下,破意为上!”

    江枫看着对面茶杯里飘荡的一片茶叶,缓缓道,“正如杀人需诛心,也是一般道理。”

    两人的话,玄之又玄。

    听得旁边的令狐冲一阵愣神,似有所悟,却又抓不住关键。

    正苦思冥想之际,却见风清扬忽然笑了起来。

    “小友言辞如剑,句句直指人心,很是了得。这杯茶,我敬你!”

    说话间,他端起茶杯,递了过来。

    &bp;&bp;&bp;&b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