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是谁
    ,精彩无弹窗免费!

    周雪莉脸上露出紧张之色,据原本招揽人手的部门调查过,雇佣的这群搬运‘货物’的工人确实都是社会底层,并无其他技能。

    事实上现在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几乎已经失了控,周先生的为人周雪莉跟在他身旁多年,再清楚不过,当下便吞了一口唾沫。

    “周先生……”

    她首先低垂下头认错,“是我失责了。”

    但眼前的情况,认错显然于事无补。

    这群人聚在一处,且各有神通,怕是某个势力的人早就得知周氏的研究,趁此良机混进人来了。

    “能神不知鬼不觉躲过调查,恐怕是部署已久。”周雪莉嘴中发苦,宋青小当时在套她话时,她便该有所警觉,“回去之后,我会负责。”

    她睫毛不住的颤,不知是害怕的缘故,还是海上风大,她说话时声音都在抖。

    “回去?”

    这项研究,是周氏多年的心血,眼见是取得成果的时候,却出了这样的纰漏。

    “不要误会了。”

    试炼者们都是人精,从目前得知的情况,到如今周先生与周雪莉之间的对话,哪儿不知道他们是误会众人身份了。

    斯文学者笑着整了整衣角,神情温和的开口:

    “我们的身份,跟你们猜想的都不相同。”

    他这话令周先生等人半信半疑,二号斯文学者便又说道:

    “我们不属于任何势力,或是组织,所求也不过是活着。”

    说到这里,他举起手:

    “我敢发誓,这句话如有水份,叫我不得好死。”

    这话他说得尤其有底气,几个试炼者确实不属于这个场景世界的任何一方势力,所以他与在试炼空间中发誓时虚伪的模样不同,而是格外认真的发了个毒誓。

    他放下手时,六号年轻男人也似是玩笑一般举起了手:

    “我也敢发誓,我们真的不属于任何势力或组织,只不过是要知道一些实情,想好好活着,如果周先生不相信,我们也可以发誓的,要是我这些话有虚假,让我万蚁钻心,如何?”

    六号年轻男人话音一落,西装男也紧接而上。

    宋青小冷眼看着这一幕,说来万分可笑,这一次的试炼才不过刚开头,几个参与试炼的玩家已经数度发誓了,前面那些人如走过场一般发誓,到宋青小时,她也顺应大流:

    “我也发誓,只想活着。”

    周先生此时神情已经平静下来了,不知是不是已经想到了对策。

    现在事情很清楚,不管这些人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队伍里混进了这批人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船只现在驶往孤岛的途中,眼见已经快到了,现在返航并不现实。

    这群人中,宋青小与六号已经展露出过人的身手,其他几人与他们站在一处,想必也是难以应付。

    如果现在动起手来,哪怕自己这方有枪支弹药,但离得这样近,也怕这些人反抗之下出什么事。

    再加上其他船工遭到煽动,已经往这边围过来了,为免情势失控,海上此时火拼是下下之策。

    还没上岛,恐怕一旦动手就会折损大半人手。

    最重要的,先前那群鸟儿才刚走不久,周先生很担忧,枪声响起的动静在海上传得远了,会将那群牲畜再吸引回来的。

    船体再也经不起任何折腾了,否则船一沉,海中有那一群鱼的存在,大家都要一起死在大海中!

    试炼者的身份是否如他们所说的干净、清白、无辜,周先生心中是不信的,但这群人好在肯表态发誓,这已经算是一个暂时妥协,不会闹事的态度,也是给了周先生一个借势下台的阶梯。

    思虑再三,周先生强忍着甲板上的恶臭,将捂在嘴上的帕子放了下来,那张一贯严肃的脸上此时已经露出了笑容:

    “既然是这样,那大家还是朋友。”

    他动了动手指头,持枪的保镖们收到他的示意,将对准了宋青小等人的枪收了收,虽说换了方向,但那勾着扳机的手指却未动,这代表危机并没有解除。

    周先生却说:

    “怎么能将枪对准了朋友呢?”

    大家听了这话,便都笑起来了。

    船上其他不明就里被雇佣的工人却一脸发蒙,周先生也跟着笑了几声,紧接着轻轻摆了一下头,跟在他身后的那几名学者模样的人便动起来了。

    “有什么话,先将这里收拾一下后再说。”

    他说到这里,有场景中被雇佣的人惴惴不安的开口:

    “周先生……”

    众人都转过头,那说话的人是个年约二十五六的小伙,本来就已经很紧张了,被船上这几十双眼睛一看,话都有些说不大清楚了,只伸手指了指天空。

    这会儿傍晚时分,还不到天黑的时候,但天空乌压压的云层却使周围光线已经暗了不少了。

    海上风浪的声音与船航行时发出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半空中隐隐能听到沉闷的‘轰鸣’声,怕是要打雷了。

    被众人盯着看的小伙舔了舔嘴角,好半晌之后才像是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一般,怯生生的问:

    “刚刚的鸟,还会不会……”

    他想起先前的鸟群,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连‘回来’两个字都不敢说,但大家都已经理解了他的意图。

    众人都有些恐慌,左右相互的看,事实上这个问题,也是大部份人都担忧的,周先生也皱起了眉头,两个儒雅的男人靠近周先生身后,正要说话,宋青小目光里闪过一道光芒,大声的开口:

    “不会的。”

    她突如其来的发言,令站在她身旁不远的七号下意识的转头,一脸吃惊。

    这样的问题,怕就是再厉害的人都没办法给个准话的,她怎么如此的笃定?

    周先生显然也颇为吃惊,一旁周雪莉知道他的想法,开口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

    “这鸟群是被那群怪鱼吸引来的。”

    宋青小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开口道:

    “我观察过了,应该是鱼群的出现,才会将这群海鸟引来。”她杀鱼时的血腥气级浓,如果海鸟与鱼群之间是天敌,闻到味道飞来也说得通,“再加上船上的工人遭怪鱼拖下海时,被鱼群分食。”这已经可以想像得到怪鱼的凶残了,“可这些鱼却在鸟群赶来之前,弃了那工人的尸骸,沉下水中。”

    这证明鱼群感知到危险,先一步逃了。

    “鸟群来的时候,我晚了一步进房,扔了鱼尸过去,鸟群果然抢鱼尸而顾及不上我。”她指了指甲板上被鸟群抓得最严重的地方,“而这里被祸害最深,则是我杀鱼的地方,留下了血腥气的缘故。”

    将甲板翻了个底朝天后,确定没有怪鱼了,鸟群停留了片刻,便接连飞走。

    宋青小看着若有所思的周先生:

    “只要接下来的时间,鱼群不再出现在船的周围了,那鸟便一定不会再回来的。”

    她这话说得相当笃定,周雪莉忍不住就问:

    “那你如何敢肯定,怪鱼不会再出现呢?”

    周雪莉说话时,周先生并没有开口制止,显然是要借周雪莉之口,来问宋青小这话的。

    大家也都担忧这个问题,毕竟怪鱼的凶残不下于鸟群,跳上船的鱼伤了人不说,还拖了一人下水分食,也实在是太恐怖。

    “对啊,如果鱼群再出现,又怎么办呢?”

    工人们十分担忧,几个试炼者也都舔了舔嘴唇,等着宋青小的回答。

    宋青小则是将目光落到了正在甲板上忙碌的几个人身上,他们是周先生身旁亲近的人,从外表、气质看来,像是专家、学者、科学家一类的人物。

    岛上危机重重,周先生带着保镖可以护自己性命,而带上这些学者就耐人寻味了。

    说不准,周氏所做的基因实验,应该与这些人脱不了干系的。

    先前周先生与试炼者们‘达成’了口头上的协议之后,便令人收拾甲板上的乱局。

    照理来说,打扫卫生、清理售后,再怎么样也轮不到这群人来动手,可周先生话音一落之后,却是这群人动了。

    他们有人在收捡地上掉落的羽毛,有人拿了东西在装鸟群留下的粪便,如果宋青小没有料错,怕是这些人存这东西,是为了化验研究,这也更肯定了她一开始对这几人身份的猜想,他们可能是参与基因改造实验的人物。

    “这一点,我想周先生应该很清楚了。”

    宋青小看到这几人合力将倒在甲板上的一些重物翻开,有人拿出匕首,试图在原本宋青小斩杀怪鱼的地方提取一点儿怪鱼的血液残留。

    “不论实验怎么做,基因如何改造,但大自然的食物链却仍是存在的,鱼受克于鸟,仍是天性。”

    她的话令周先生的瞳孔紧缩,到了这样的地步,却并没有去反驳。

    “只要有鸟的粪便在,留下了鸟的气息,鱼群便必定不敢靠近船体周围半步。”

    宋青到这里,又特意添了一句:

    “这些鸟群,恐怕已经是海洋天空上的霸主,成群结队,翅膀一张来去自如,应该少有天敌的。”

    她这话一说出口,周先生脸颊轻轻抽动,但这些不是宋青小关注的重点,她在说话时,眼角余光看的是身旁那些心怀各异的试炼者,在听到她话时,眼睛都亮了,仿佛被她指出了一条明路。

    有了宋青小这一番话,船上的人无疑中都放松了许多,一些工人甚至大声的欢呼。

    这些人似是都遗忘了,更大的危机还在后头,却为了此时片刻的安宁而感动。

    周先生似是也感到放心异常,他注意到自己的团队已经将周围鸟群留下的痕迹采集了一遍,包括鸟的啄痕、爪印、粪便甚至于羽毛等物,有一个提了一小袋粪便的儒雅男人靠近周先生,轻声耳语了几句。

    他站得有些远,声音压得低,周围噪音又大,宋青小打足精神,也只隐约听到他在说:

    “……毁了……鱼的血液样本没有……”

    这两句断断续续的话,像是在指甲板被毁,怪鱼的血液样本没有被采集成功,这样一来就无法确认怪鱼的种类,及大概基因改变的后果。

    男人的声音里有些遗憾,像是想起了什么,说话时下意识的往宋青小的方向看了一眼,又有些兴奋起来了:

    “……杀过鱼……兴许有残留……”

    他说完话后,周先生的略带火热的视线便落到宋青小身上来了。

    宋青小心中念头一转,顿时就从只言片语中猜出这儒雅男人的意图。

    甲板被怪鸟损毁,怪鱼血液样本也难以采集,但今日宋青小的匕首曾杀过鱼,估计周先生是想要向她借匕首一用。

    果不其然,她才刚悟出这一点,周先生便开口讨要:

    “宋小姐,不瞒你说,今天那怪鱼的变化,还需要一点儿血液样本检测,兴许检测之后,能找出基因弱点,更好对付。”周先生笑得亲切,“但船上被那群海鸟弄成这样,已经找不到怪鱼血液组织了,不知你那把杀鱼的刀,能不能借我研究研究。”

    他话一说出口,七号等人顿时露出幸灾乐祸之色。

    虽说临时组成了联盟,但试炼者之间还是相互防备的多,宋青小的匕首造型独特,能带进空间,想必是以积分兑换的空间之物。

    她的匕首要是被周先生借去最好,这样她少个趁手的武器,上岛之后危险性也能大打折扣。

    七号乐于见到这样的情况发生,心中生出坏水,起了推波助澜的念头,假惺惺的说:

    “青小,周先生这样做,也是为了我们大家……”

    她眼中的笑意掩都掩饰不住,以为宋青小在听到周先生提出的建议后,必定会大为恼怒。

    哪知宋青小十分镇定,摇了摇头,甚至嘴角边隐约挂着笑容:

    “不能。”

    她直言了当的拒绝了周先生的请求,当着船工、试炼者及周先生随从下属及一干保镖的面,一点儿面子都没给周先生留:

    “再说要提取怪鱼组织残留物,何必找我呢?”

    宋青到这里,将目光落到了七号身上,她不怀好意的笑容还没收,宋青小便已经将她受伤一直托着的手抓过来了:

    “她的手上曾被怪鱼所伤,要提取怪鱼组织残留,兴许伤口中还有。”

    七号听了她这话,变了脸色,又惊又怒,开口就反驳:

    “胡说!”

    宋青小看她恼羞成怒,一下就笑起来了:

    “还真不是胡说。”她将话音拉长了一些,说完这话,又顿了片刻:

    “我不是说过了,岛上的危险,不一定是眼前这些么?”

    她说的话,周先生等人不明就里,但七号及其他试炼者一听就懂了。

    先前周先生等人没出来时,宋青小提到过,这一趟试炼任务的危险,不一定仅仅来自周先生等人想要灭口的意图,也不一定来自岛上基因被改造过的动物,还有一点,当时她卖了个关子没说,周先生等人出来便将她话打断了。

    此时宋青小拉着七号的手,任她如何挣扎也没放,她手上吓人的几道伤口被展现在船舱上的众人面前:

    “还有一个最大的危险,就是感染了。”

    她话音一落,七号脸色‘刷’的一下便惨白如雪,整个人直抖。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上了年纪的女人一脸凝重,皱起眉头问了一下。

    七号听了宋青小的话,脚都有些站不稳了,好似全身的力量,都靠被宋青小抓着的那只手维持着。

    “海里的鱼类明显是有改变的,如周先生所言,基因有了变化。”她隐晦的看了周先生一眼,这个眼神周先生一下就懂了,聪明人之间说话,不用将话说得太透。

    周先生的基因实验地点是在海岛之上,如果实验成功,海岛上的实验品应该是有改变的,但为什么海里的生物、天上的鸟群都跟着改变了呢?

    无非是食物链之间的交叉感染,引起的异变罢了。

    也就是说,将这种所谓的基因改造比喻为一种新型的病毒,岛上受到病毒感染的实验品有了改变,一点一点的将这病毒传开了。

    怎么样去传染,可能动物之间的捕猎也是传染的一种。

    七号在怪鱼手上吃了亏,手上受了伤,可能也会感染这种病毒。

    周先生及七号、试炼者们想明白这一点,都齐齐变色。

    四号西装男吞了口唾沫,喉结上下滑动,情不自禁的伸手去抹脸。

    今天宋青小钓起鱼后,那鱼一甩尾,水花可是溅到自己脸上了。

    他一连抹了脸好几下,却仍心有余悸,此时恨不能回屋用消毒水多洗几次脸才好,无论是面对怪鱼,还是海鸟群时,试炼者虽然担忧,却也没有听到有传染性这么恐惧过。

    这病毒一旦传染上,不知有没有解法,到时就怕侥幸活着,受到病毒感染也是无妄之灾,不知会有什么样的恶果。

    大家闻传染而色变,下意识的都离七号更远,七号浑身直抖,宋青小意味深长的道:

    “基因改造后,总得要有几代去消化、去适应、去克服。”

    她去看七号惨白惨白的脸,温和的劝七号:

    “还是让周先生他们看看你的伤,检测检测你的血液吧,兴许能找出应对的方法呢?若没事儿,也好安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