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心机
    ,精彩无弹窗免费!

    话说到这份上,七号还有什么挣扎的余地?

    她就奇怪,宋青小怎么会先前问起她伤口一事儿,还以为宋青小提起这茬,是想要提醒自己当时将鱼打向她的方向,暗示两人结仇。

    哪知宋青小话锋一转,在这里等着。

    之前还信誓旦旦要跟她结盟永不背弃的六号年轻男人、西装男及斯文学者都在宋青完话后不着痕迹的退了一步,显然是畏她如虎。

    虽说知道试炼者之间的情谊怕是不如纸薄,换成自己,恐怕反应也是跟他们一模一样的,但真正看到这些人避之而唯恐不及的态度,依旧令七号既惊且怒。

    她在怪鱼手上受了伤,此时也是害怕的,不仅止是害怕宋青小提出的‘感染’一说,更担忧自己的血液样本一旦送到周先生处分析,她的身体一些秘密都要曝露。

    大家都在隐藏实力,但周先生做的是基因研究,血液样本分析结果、基因的变异,是他的老本行了。

    自己血液被他取得,跟秘密暴露在其他试炼者眼中有什么区别?底牌一下都揭晓出来了。

    想到这里,七号心里更是大为恼怒。

    她开始怀疑先前宋青小钓上来鱼时,那鱼恰好跃往自己方向,是不是太巧合了?

    七号此时已经有些疑神疑鬼,接连看了宋青小好几眼,已经恨得咬牙切齿了。

    但她总算也不笨,沉淀下来之后,便强忍着手上的痛楚与心中的恐惧,笑着说道:

    “要取怪鱼的基因,验会不会感染,不是还有一个受伤的人吗?”

    她假装没看到周先生皱起的眉头,将受伤的手又握了起来,背到背后。

    周先生虽然不满意,但七号拒绝的话也有道理,便只有摆了摆头,示意身边的人去找今日另一个被怪鱼划伤的男人。

    那男人被几个受雇佣的工人搀扶着,倒是并未反抗,宋青的话把他吓到了,周先生派人过来取他血液,测量有没有感染时,他很是配合。

    虽然没有抽到七号的血,但宋青小心里已经有数了。

    七号的身体要么经过强化,要么便是血统有什么古怪,否则她不至于会对查血一事如此抵触。

    船上的人已经在收拾善后,一些事已经被摊到了桌面上来说,周先生也不遮掩了,半威胁、半客套的邀请一群试炼者进船舱里再说。

    七名试炼者闹了这么一通,就是要等这样的结果,此时都欣然的点头。

    周先生调头先回船舱,宋青小率先提步跟在前头,她走了几步之后,其他几个试炼者站在原地并没有动。

    斯文学者与西装男、六号年轻男人等相互交换了个眼色,目光落到了甲板上遍地的鸟粪上。

    宋青小之前说得清楚,无论基因如何遭到改造,可大自然的食物链依旧是不会变的,一物降一物。

    那怪鱼凶残无比,见了鸟群却一轰而散,且宋青小在鸟群袭来的一刹那,抛鱼尸争取时间进屋的动静也有几个进了屋却并没有来得及关门的试炼者看到了。

    怪鱼坚硬如铠甲的鳞片在鸟儿的爪喙下不堪一击,足以证明鸟群凶悍,尤在怪鱼之上的。

    海鸟成群结队,翅膀一张,那声势遮天蔽日,利爪、嘴喙异常丰锐,偶尔有掉落的羽毛也如钢针似的。

    如宋青小所说,这群海鸟便如天空的霸主,来无影,去无踪,有它们的粪便在,那可怖的怪鱼可能连靠近都是不敢的。

    照这样的情形推断,上岛之后,兴许可以凭借这些海鸟的气息,将一些生物吓退了。

    大家自认为自己抓到了一点任务的眉目,宋青小这样轻率的说出口,不知是不是顺口说出,还并没有意识到这重要的一点。

    否则周先生已经在派人收拾甲板的善后,让人跟着进船舱议事,她就跟着去了,并没有收集一点儿这些鸟类粪便的心思。

    试炼者联盟之中,斯文学者与西装男等几人心照不宣的微微一笑,停了下脚步,等宋青小已经跟在周先生身后,身影靠近船舱了,斯文学者才摸了摸口袋,从包里掏出一张纸巾,顺手往被毁得不成样的栏杆上一擦,将一砣鸟粪抓进了纸巾中,随即顺手一捏,揣进了荷包里头。

    其余几人也不嫌恶心,学着他的动作一一这样做了。

    看斯文学者办完这件事后,已经快步准备去赶周先生的步伐了,七号眼珠转了转,明白过来强忍恶心感,找了东西装了一砣鸟粪,装进包里也追过去了。

    这最早组成的试炼者联盟几人已经先后都进了船舱,寸板头却犹豫着并没有动。

    一旁的上了年纪的女人也皱着眉头,好一会儿之后她跺了跺脚,竟像是没有要装鸟粪的意思,提步要走。

    寸板头目光一转,突然开口:

    “三号,你不准备装一些鸟粪以防身,上岛之后吓走一些动物吗?”

    还没上岛,大家已经感觉到了危机重重。

    这一次试炼凶险程度不是前两次能比拟的,大家都想方设法试图在这次试炼里寻找生机,尽量活到最后。

    从先前试炼者在相互询问此次任务提示时,相互之间已经把彼此进入试炼空间的顺序曝光得差不多了。

    斯文学者是二号、西装男是四号、宋青小是五号,其次是六号年轻男人及七号。

    剩余的两人中,上了年纪的女人是三号,一号的身份就是寸板头无疑了。

    代号其实并不紧要,只是一个称呼,之所以不说,不过是试炼者之间相互防备,连一点儿多余的消息都不想给其他人透露,此时曝光之后倒也没什么大碍,三号女人神色轻松,虽然有些诧异一号寸板头为什么会唤住她来问这话,但她心中念头一转,便回过味来了。

    二号、四号、六号及七号最先组成联盟,五号宋青小实力强大,很明显戒心极强,有单打独斗的意思,之前七号招揽她时,她并不接招。

    余下就剩一号、三号两人仍没着落。

    虽说大家先前透了底后,知道这一次任务不需要自相残杀,甚至可能要相互帮助以图保命,纷纷发誓要组成联盟,但大联盟恐怕是不如小联盟可靠的。

    一号这是试图透过问话,在向她示好,有要与她结盟的意思罢了。

    这显然是一号得知岛上情景后,已经生出了怵意的缘故。

    三号心中一动,事实上没有人不怕死的,能多个联盟也好,多丝活命的机会。

    她一念及此,抓了抓头发,便道:

    “不拣了。”

    一号听她回答,就知道她已经想通了自己问话的意图,眼中露出笑容,又问:

    “为什么?”为了以示自己的诚意,他开口说道:

    “你也清楚,五号提起了大自然的食物链这一点,一物克一物,鸟能克鱼,粪便可能使嗅觉敏锐的生物不敢靠近的。”

    他话虽然是这么说,但却双手环胸,一动没动。

    三号听了这话,便笑起来了:

    “话是这么说,但是你觉得,五号提了这话,为什么不拣,而那几人却拣了?”

    这一来一回的对话,两人便都对对方的心思有个大概了解了。

    “怕是怀疑五号没有意识到这一点,顺口说出。”一号开口说中了七号等人心中的想法,三号便翘了翘嘴角:

    “我看五号不像是这么粗心大意的人。”

    能在上船之后这短短两三天的时间,将周先生的底摸透,把任务分析得如此透彻,打听出周先生的生意,查探出几个试炼者在这个任务场景中的身份,猜出周先生意图,宋青小的观察及敏锐已经不能用聪明来形容,简直已经是心细如发了。

    从她钓鱼确定猜想,到之后种种,七号问话时她为了任务,该说的说了,让大家提前有个准备,但不该说的,怕是滴水不漏。

    足以证明这个人心思极深,性格又谨慎,根本不存在疏忽大意的可能。

    她特意提到大自然食物链环环相扣,提到鸟群是海上的霸主,气味儿可令怪鱼退避三舍,自己却偏偏并不沾手鸟群留下的东西,便是其中有鬼了。

    大家心中早就清楚,试炼者之间都是相互防备,相互捅刀的。

    七号有算计宋青小的心,宋青小未必没有想杀这群人的念头。

    “小心为妙。”三号意味深长的道:“毕竟试炼者死了,也是有积分奖励的。”

    “那倒也是,五号是个聪明人,跟着她做,总不会有错。”

    这两人临时通过对话达成了一定的协议,相互一笑之后生了一些默契,最后进了船舱中。

    船舱里宋青小还是第一次进来,相比起甲板上及众人所住的破旧小屋,这里面无疑豪华了许多。

    为了方便谈话,周先生特意将一群人请进了一间特殊的房间中。

    这里布置了不少食验器皿及器材,四周房间加厚,打着空调,气温维持在一个令人很舒适的温度。

    那些学者模样的人进来之后便进入了工作,空气中飘散着浓浓的福尔马林的味道,一排厚厚的玻璃墙后方,不同生物的尸体都泡在了一些装了福尔马林的玻璃器皿中。

    这间屋子很大,几乎占了半个船体了,宋青小打量了一眼,后面被一排电脑主机挡住,看不清楚。

    但就目前的情况看来,她之前的猜测是无误了,周先生所做的研究,确实是跟研究动物有关的。

    一号、三号最后进来,七号等人露出一个自认为了然的笑容,大家目光碰撞,发出‘嘿嘿’的笑声,都没有将事情说破。

    三号冷笑了一声,心底说了一句:蠢货。

    周先生动了动手指头,周雪莉恭敬的出去了,临离开的时候,还体贴的将门关上。

    这里隔音极好,门一关好,外面的动静便几乎都听不到了,周围只听到那些科学家们忙碌的在做着试验发出一些许声响,众人都安静下来了。

    “我既然领你们进了这里,便相当于将我的秘密都与诸位分享了,你们的来历,现在能不能跟我说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