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协议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宋青小的平静与顺从令周雪莉下意识的转过了头,周先生也愣了一愣,那眼底还带着阴鸷。

    接到周雪莉询问的目光时,周先生半晌之后点了点头,餐车被推进了宋青小的房中,几人也跟着迈入。

    门‘哐’的一声关上了,保镖的枪口指着宋青小的头。

    她是猜到周先生会来的,他要做的事情消息不能走露,这群人来历不明,猜出了他的生意、猜出了他的意图,对自个儿的底细却半点儿都不透露。

    之前六号展现出来的实力是让周先生忌惮的,这些人一共七个,如果团结一致抵抗,很有可能会给他惹来麻烦的,因此他准备挨个击破。

    周雪莉敲门时,如果宋青小不识相的躲着,周先生必定会生出杀意,想方设法置她于死地的。

    可她坦然开门,看到了持枪的保镖,还邀请他们进入,周先生一下就悟出她的意思了,这才是想要合作真正的态度。

    保镖的枪对准了她,但不知是不是自恃实力过人,宋青小并没有露出怯态,反倒抿了抿嘴唇,微笑着说:

    “房间里地方小,就不邀请你们坐了。”

    周雪莉双手环胸,急迫的问:

    “你是谁?你们是谁?”

    这个问题周先生之前也问过六号,但六号顾左右而言及其他,并没有正面回答过。

    现在问起宋青小,宋青小同样也是不准备说的,但她并不像六号只强调自己实力过人,期望能被周先生看重,并与之合作。

    宋青小并没有理睬周雪莉的问话,而是将目光越过她落到了一直沉默不语的周先生身上,这几人中,他才是作主的那一个。

    “周先生,船离岛应该越来越近了吧?当时您在岛上的实验,是不是出了意外,进而失控?”

    她在说这话的时候,紧紧盯着周先生的双眼,屋里并不宽敞,站了几个人,便显得有些拥护了。

    周先生头顶都快碰到垂坠下来的灯泡了,昏暗的光泽下,他在听到宋青小的话时,瞳孔急剧的收缩,这证明宋青的话,恰说中了他心中的痛处。

    屋里陷入短暂的沉默,周雪莉手紧捉着餐车的把手,保镖持枪的动作不变,周先生微微急促的呼吸与屋内空调吹出的冷风一应一和,仿佛空气又降低了几度。

    气氛越来越凝固,空气中的紧绷令周雪莉鼻尖冒出晶莹的细密汗珠。

    “你应该知道,聪明人是活不久的。”

    许久之后,周先生终于开口把这种可怕的气氛打破,宋青小却笑起来了:

    “我不是聪明人,之前跟您对话的人才是。”

    她暗指六号,周先生便不屑的笑了,眼中有些轻蔑之色。

    “你怎么猜出来的?”

    “从海里的鱼、天空的鸟。”

    宋青小也不隐瞒,将自己的猜测直说出来了:

    “实验如果仍在控制中,这种令生物基因发生变化的感染应该不会在岛上、海上肆虐的。”

    她偏了偏头,周先生皱了下眉头,并没有打断她的话,听她接着往下说:

    “海上的情况看样子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海岛上的实验地,应该是被您所放弃的吧?”

    宋青小一开始被周雪莉所说的‘收获’迷惑,一直将周先生这一趟海岛之行,当成是十几年前进行的研究,如今终于有了结果。

    可她后面越想越不对头。

    周雪莉这个人跟在周先生这样一个成功的掌舵人身侧,并且能受到重用,心机、手段应该是非同一般的。

    她有可能说错话,但绝不可能是她神色轻松,与宋青小闲聊的时候。

    周先生十几年前在一个海洋深处的神秘岛屿上投资了一个生物基因改变的研究项目,十几年后项目成熟,他慎重的请了大批人来收获。

    其一:项目如果成功,情况得到控制,这种非法的实验,应该越少人知道越好的,凭周先生的财力、实力,他完全可以乘私人飞机出行,以船出海的方式,无论怎么看都是疑点重重。

    第二点,就是宋青小在看到怪鱼、海鸟的出现,才确定下来的。

    十几年前投资的项目,不能见光,将实验基地建立在海洋深处的小岛上倒也符合周先生一开始便要将实验计划保密的意图。

    但靠近海岛后,周围生物应该受了感染,出现了异变,证明实验失控。

    海鸟群出现的一刹那,众人躲进房中,甲板、扶杆等被损毁,门板被冲撞,却没有人伤亡于鸟群的冲击中。

    船舱内部的陈旧与结实而崭新的大门形成鲜明的对比,仿佛出海之前,船只外体便受到了加固。

    鸟群离开后,周先生一行人即刻收集鸟群留下的痕迹、粪便以作研究,这一切的一切证明了周先生对了生物的改变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但这些生物的改变却又超出他的预期太多。

    进入他在船舱的临时实验室时,看的那一切,也表示这些年他的实验应该并没有停止过。

    海洋变异生物肆虐,十几年前周先生投资的实验并没有停止,只不过实验地址改变罢了。

    也就是说,岛上是一处十几年前就被放弃的失落之地,所以周雪莉在提到航程的时间时,说的原话是:‘周先生看过行程,最多三天我们就会进入海岛了。’

    如果海岛的实验基地仍在,周先生这十几年必定密切的往返,对海岛的位置应该熟记于胸,周雪莉对进岛时间的把握也会更精确。

    实验项目没有被放弃,周先生却雇佣了人返回这曾经被他抛弃过的地方,极有可能是目前的实验并不很成功,或是遇到了瓶颈,恰好岛上有他需要的东西罢了。

    而这种东西,可能就是受到感染的生物十几年时间里的进化了。

    周先生雇佣的工人及进入场景的试炼者,让宋青小想起了自己下午钓鱼时挂的饵,怕自己等人的存在,就是周先生为岛上变异的生物准备的‘大餐’了。

    她说得越多,周雪莉的脸色便越难看,相反之下周先生倒像是发现了有趣的事物,微笑着听她说,但眼中杀意翻滚。

    宋青这些,当然不止是为了激怒周先生,事实上这些话,只是她向周先生证明,她有与他接着谈下去的资格。

    “岛上的生物异变,是不是超出您的预期了?”

    她伸手去拿餐车上放在冰桶里冰镇着的香槟酒,周雪莉下意识的想阻止她的举动,宋青小却将她伸过来的手拨开了。

    “毕竟放弃了十几年的地方,很多东西应该有了出乎您意料之外的改变。”怪鱼的凶悍异变、鸟群强大的破坏力,两种动物暴涨的体形,都与一开始周先生的设想有所不同。

    “您看,您准备了保镖、准备了枪支弹药,提前做了很多工作,但您不能将所有的事情都掌控在您的算计中。”

    宋青小将香槟酒拿了起来,周先生静静看着她的动作,没有出言将她说的话打断了:

    “还没上岛,这些您所制造出来的生物就已经向您展示出它们并不受控制的一面了,上岛之后,又该怎么办呢?周先生,也许枪支弹药,不一定有您想像中的那么好用,您看,我有力气,我也想活着,上岛之后我们为什么不能好好合作呢?”

    她说话的同时,并没有使用开瓶器,而是将锡箔封剥除,铁丝网在她手下轻松被剥开了:

    “至于事毕之后,如果我们侥幸活着,何不到时再商谈身份、保密的事呢?”

    她的意思很清楚,双方先不问身份来历进行合作,至于周先生担忧事情败露,要打要杀,也是任务完成之后。

    在场景中时,跟周先生等人相互合作,生存机率大得多,少了周先生这边的后顾之忧,她才能将更多的防备心放在应付危机及试炼者之间相互捅刀、背后下黑手。

    至于任务完成后,她会离开这个场景,周先生要如何秋后算账,轮不到她来收拾善后。

    她提的这个建议,比起六号所谓的空口白牙的保证要来得令周先生心动得多,她也相信周先生是聪明人,不会拒绝她提议的,上岛时多个免费的保镖,在这样的危险环境下可以提高一些生存机率。

    担忧他们身份来历有问题,怕自己秘密曝露,完全可以在事情办完后,再把他们收拾了。

    周先生目光闪了闪,心中其实已经认同她的想法了,但又觉得疑惑:

    “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其实我跟‘聪明人’一样,都只是想活着。”

    不过六号过于自大,她换了个说法,令周先生更易接受。

    香槟酒瓶内的气压推着木塞往外滑,却被她以手按住,以极其缓慢的方式放开了。

    香甜的气味儿在屋内弥漫了开来,周先生深深看了她一眼,最终笑了起来,示意周雪莉取了餐车上的酒杯,宋青小倒了两杯,两人碰了碰,算是暂时达成协议了。

    因为宋青小的话,周先生打消了想要杀人的念头,他嘴唇碰了碰酒杯:

    “确实我们当时在岛上设置了实验基地,提取特定生物体基因组中所需要的基因,加以改良,合成特殊的dna基因,再注入生物体内,使其基因重组。”

    到了现在,他也愿意更深层次的跟宋青小提及一些实验的详情了,反正在周先生眼中看来,宋青小等人的性命,也不过是他暂时留着方便为自己所用,到了他想要时,也可以随时收割。

    “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最终应用到人类身上,使人类可以突破目前的限制,往更深层次的等级进化的,你明白吗?”

    他提到这一点,双眼泛光,有些激动:

    “这一实验如果成功,那将是举世的成果,是全人类的福音。”

    宋青小笑了笑,没有说话。

    事情如果真的这么顺利,就不会出现后来的麻烦了。

    周先生也意识到她笑容里要表达的意图,那沸腾的热血便如兜头被人泼了一盆冷水似的,刹时便凉下来了。

    他的神情逐渐平静了下来,有些遗憾:

    “可惜失败了。”

    现在说这些已经没什么作用了,他假惺惺的:

    “不过目前我们已经有了新的眉目,海岛上的生物基因似是比起当年稳定了许多,一旦获取成功,人类便能往前进一大步,到时我与你都是功臣,可能不用自相残杀的。”

    他说的这一番鬼话宋青小一点儿都不信,但表面上却仍做出松了一大口气的样子:

    “那真是太好了。”

    双方你来我往客套了一番,周先生才像是想起了什么事一般,恢复了彬彬有礼的姿态,抬腕看了一下时间,做出有些懊恼的表情来:

    “时间已经不早了,我跟宋小姐一见投缘,没想到聊了这么久。天亮之前我们会上岛,今晚还请宋小姐好好休息了。”

    宋青小自然应是,周先生临离开前,她提议让周先生暂时放过六号等人,周先生大方的送了她这个‘人情’,答应并不追究。

    她打开门送周先生等人离开,那持枪的保镖一出房门,这一关危机才算是暂时渡过了。

    锁上了门后,宋青小将今晚与周先生的会面、谈到的话在脑海里过了一下,她为六号等人求情,并非她真心要与这群人合作,也不是因为这一次任务需要所谓的齐心合力的缘故。

    而是到了现在,她还没有真正弄明白这一次试炼任务的意图,同时周先生此人奸滑如狐,留着其他试炼者,也是与周先生等人相互警惕的。

    如周先生所说,时间已经不早了,这一晚宋青小并没有再试图修炼精神力,天亮之前上岛后,还有未知的危险在等着,她要以最好的状态,面对这一次的任务。

    宋青小强迫自己睡着,进入试炼场景以来,她总有一根弦紧绷着,这样对接下来的入岛之行是不利的。

    她这一觉睡得并不算很踏实,不知过了多久,却突然被船只在海水的推托摇晃下见,船体不稳导致那钢丝床轻轻晃动发出的‘吱吱’声惊醒了。

    昨晚临睡之前,周先生出去之后应该吩咐过人通知船上的人好好休息,为今日上岛养足精神做准备。

    不知其他人是睡了还是在恐惧、担忧,总之周围除了船航行时发出的声响外,安静极了。

    前几天船上的欢声笑语仿佛已经是许久之前的事情了,两相对比之下越发觉得这种安静显得有些令人不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