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危险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宋青小闭上眼睛,其他感官便更被放大了一些。

    她耳朵里似是能隐约听到海水推打着船只往前行时发出的响动,还能听到天空中的雷鸣。

    傍晚的时候就见着天气有些不对,阴沉沉的,云又极厚,可能会下雨。

    但这场雨迟迟不来,仿佛卯足了劲,在酝酿着一场风暴似的。

    船轻轻摇晃,使得屋里摆放着的东西也不大稳,钢丝床本身就已经上了一定年限,一摇一晃下发出极有节奏感的响声,每一声响动里好像都有漆在剥落,‘涮涮’往下掉,像下了一场小雨。

    屋里空调出风口倒仍是往外送着凉风,在周围人都刻意安静的环境下,这风声就存在感十足,令人难以忽视。

    睡着的时候她不知梦到了什么,满身的大汗,风一吹便阴嗖嗖的冷。

    到了这会儿,已经毫无睡意,再躺下去不过是浪费时间而已,她从床上翻身坐了起来,这突兀的举动使得钢丝床发出‘吱嘎’的响声,在这安静的凌晨显得异常的刺耳。

    宋青小穿了鞋站在洗手间门口,那控制空调温度的电脑板散发着微弱的荧荧蓝光,上面除了显示着屋内的温度外,还有时间的显示:4:27.

    她吁了口气,按亮了洗手间内的灯,迈步踏了进去。

    先冲了个澡将身上粘腻的汗液洗去,她挤了牙膏刷牙,本能的感觉有些不对。

    宋青小刷牙的动作一顿,侧耳细听,洗手间里的花洒已经很是陈旧,用过之后那莲蓬头依旧在往下滴水,‘嗒、嗒、嗒’的落在地上,因为空间逼仄,滴水声也有回音。

    除此之外,好像她还听到了一点儿动静,‘沙沙沙’的,不属于水声,也不是外间屋子里的空调声音,不是船只航行时的动静,到底是什么呢?

    她静默了一会儿,目光在洗手间里仔细转了一圈,连角落也没放过。

    这地方并不大,她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之处,最后将视线停驻到了镜子里。

    那镜面被她先前洗澡时蒸腾而起的雾气晕染,映出她模糊不清的影子,身后则是漆黑的玻璃窗。

    宋青小将牙刷完,漱了口后来不及擦嘴,伸手将镜子里的水蒸气擦去,使自己看得更清楚一些。

    洗手间里亮着灯,便显得窗外尤其的黑,如泼墨般的伸手不见五指,像是有什么东西组成密密实实的黑网,把月亮、星辰都牢牢的遮挡住了,不留一丝缝隙。

    那种古怪的‘沙沙’声更近,还夹杂着一种细细的尖叫声,像是什么动物的嘶鸣,宋青小心脏先是一缩,紧接着又‘砰砰’的迅速疾跳,她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往船只靠近!

    下一刻她‘嗖’的一下转过头,伸手想去擦蒙了水珠的玻璃,手才刚落到玻璃上划了一下,在玻璃上留下一道水印,紧接着她借着屋内的灯光,她瞳孔急缩,漆黑的夜空下,一团灰褐色的东西往她所在的方向疾飞而来,速度快得恍若幽灵。

    她还没看清,那东西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她冲来。

    宋青小下意识的后退一步想躲,但她才刚一退,臀部便被洗手台的边沿所挡住,上面残留的水渍将她刚换的衣裳浸湿。

    与此同时,那灰褐色的东西转眼间已经近在眼前,那是一只灰褐色的动物,翅膀张开,双耳竖立,神态狰狞,张大了嘶鸣,露出其间两颗弯勾似的牙。

    昏暗的灯光下,宋青小下意识的去摸腰间并不离身的匕首,这神态凶悍的怪物看到宋青小时,一双古怪而可怕的毛绒脸上露出人性化的兴奋之色,紧接着‘砰’的一声撞上了船舱上的透明玻璃,随即血浆迸裂开来,洒了一玻璃都是。

    透明的玻璃窗遭到这猛力一撞,发出沉闷的‘砰’的一声响,上面布满的水珠便一抖,顺着玻璃往下滑落,留下长长的水痕。

    宋青小看到这一幕,被这意外的变故惊着,先是一愣,心脏紧缩,屏住了呼吸,紧接着回过神时,她才想起洗手间里还挡着透明的玻璃。

    放松下来之后,她长出了一口气,心脏才恢复了‘咚咚咚’的跳动声。

    窗上此时一片狼藉,那奇怪的动物一半翅膀达拉在窗下,一半翅膀粘在窗户上,几乎挡了窗户五分之一的角落。

    它先前飞得实在太快,导致撞上来的力道太猛,一头撞上来时,身体几乎都被撞变了形,血液夹杂着肉泥溅得到处都是,在窗上留下点点腥红,有些还在往下滑落,看上去颇为渗人。

    可惜这东西是撞到了外面,船上的玻璃窗都是被封死的,她就是再不喜欢玻璃上的血浆,恐怕也要暂时忍一忍了。

    宋青小松了口气,按在匕首的手一松,但她放松得太早了,因为几个呼吸后,她听到那种古怪的‘沙沙’声又传来了,那是有什么东西,大批量的往船的方向而来。

    她紧盯着玻璃窗,上面粘着的动物尸体正在往下滑落,血迹沾在上面被拉出一道红痕,不多时,又有一只相同的动物冲过来了,且与先前的奇怪飞行动物一样,又‘嘭’的一声撞上船了。

    这一下这只动物撞击的地方并不是在玻璃正中,不过翅膀的一角拍到玻璃上了,但船身很明显听到被撞击时发出一声响动,紧接着两点血花溅到了玻璃上,显然这只新飞来的动物,也与先前那只是落得一样下场了。

    经过这一下撞击,那还粘在玻璃上被撞成一滩软泥般的动物尸体被震了两下,‘嗖’的一下掉下去了。

    玻璃一下被这血迹染花,外面的情景便显得有些模糊。

    ‘沙沙’声越来越大,显然靠过来的这样的动物是越来越多,同时一种古怪的‘兹兹’声传来,吵得人心烦意乱的。

    她心里才将闪过这样的念头,忍着恶心,将脸贴近玻璃往外去看,外面大海茫茫,天色又暗,但那‘沙沙’的声音由远及近,往这边来了!

    果不其然,约十几秒后,她看到一大群黑压压的东西密密麻麻,往这边冲。

    在靠近船的一瞬间,更是加快了速度,下一秒后,一只古怪的动物再一次凶悍的撞上了玻璃,‘砰’的一声响后,头破血流,殷红的血肉喷溅开来,将玻璃染花,那张开的翅膀,把宋青小的视线悉数挡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