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危急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一声惨叫就如一个信号,紧接着‘砰砰’的撞击声不绝于耳,男人绝望的哭喊在这寂静的凌晨显得份外凄厉、渗人。

    船舱里每个不同的房间住着的人此时应该都已经惊醒了,但面对这一声声呼喊,却并没有人胆敢发出异样的声响。

    ‘沙沙沙’的声音不绝于耳,同时夹杂着撞击、落水声,还有那惨叫的男人在扑打这些可怕生物时发出的无助挣扎。

    比有人遭这怪物袭击更让人毛骨悚然的,是船上众人不约而同的安静。

    那古怪生物落水时发出溅起海水的轻响,船只已经往一边倾斜很严重了,同时在这些撞击的力道下,还在不住往前行。

    这样的情况再持续下去,不管是船只翻转过去被扣在海底,还是被推向海岸,后果都不堪设想。

    船一旦扣翻过来,形成巨大的漩涡,哪怕是熟悉水性的人,可能都会被牢牢吸在船内,再加上海底里还有基因经过变异的恐怖怪鱼群大张着那长满锯齿的嘴,等着将落下水的人撕得粉碎。

    昨天傍晚被拖下海的大汉的死状浮现在宋青小脑海里,她手臂上爬起一串串鸡皮疙瘩,一连深呼了好几口气,仍不能彻底平静。

    除了这个很坏的结果之外,她还想到了另一个可能,船此时相当于被这古怪的生物变相的‘推’着走的,如果是往海岛的方向走,一旦靠岸之后,可能海岛附近的生物会闻着味儿而至,到时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可哪怕是知道后果,宋青小却依旧头疼无比。

    外面的这些可怕的飞行动物好像无穷无尽,且悍不畏死。

    洗手间的门仍被这古怪的生物在抓刨着,‘滋滋滋’的声响里,夹杂着门板被抓挠之后碎屑往下掉的‘沙沙’声。

    虽说洗手间里的灯被撞坏之后灯光已经暗了下来,但从声音里就听得出来,洗手间玻璃门被破坏之后,不少动物陆续飞进来,洗手间的门上已经挂了不少这样的东西,门板逐渐承受不了这样的力道,开始发出‘吱嘎’的摇动声。

    船舱内部的装饰是十分陈旧的,并不如外部是经过强化的样子。

    那门板本来就已经上了年头,再过一会儿,大量古怪的动物飞进来,仍是一桩麻烦事。

    宋青小背靠墙壁,一面伸腿去勾那摇晃不止的钢丝床,那床本身就已经在船体倾斜的情况下往另一面滑移,她这一勾,加速了往下滑动的速度,‘嘎’的一声响后,床往她的方向飞快的滑来,在即将撞上她小腿的一刹那,宋青小伸出右腿踩在床弦,止住了床滑动的速度。

    但床尾在惯性作用下,仍在往下滑,她单手抓着匕首,另一只手弯腰去拉钢丝床。

    此时船身又在撞击的力道下摇晃了两下,斜得更多了一些,隔壁凄厉的惨叫声已经停止,但没有了求救声后并不能使人心里好过一些,反倒更让人心头沉甸甸的,因为男人的声音消失,只能证明在这短短一两分钟的时间内,他就命丧于这群古怪的生物攻击之下。

    宋青小极力稳住身形,将床横着拉了起来,上面的被褥等物散落了一地都是,门板还在被那些生物抓挠着,她甩了甩试,突然蓄力一下抬腿蹬到了床板之上。

    她这一下并没有收敛自己的力气,经过四次强化的肉身力道自然不容小觑。

    那钢丝床被踹之后,如箭矢般往洗手间门的方向滑了过去,‘砰’的一声横着撞上了洗手间的门与墙壁。

    随着‘漱漱’的声响,那些依附在门板上的生物在这股巨大力道的撞击下纷纷落地。

    但这不过是制标而不制本,这一下撞击虽然撞倒了爬附在门板上的动物,但同时也给摇摇欲坠的门带来了一定的伤害。

    固定住门的铰链发出不堪重荷的声响,床在巨大的反弹力道下也重新往与洗手间相反的方向再次滑落,速度比先前更快一些。

    宋青小站稳身体,一下往洗手间的门方向冲了过去,她及时接住了往下滑落的床,并将双腿迈开,把它往洗手间的门板推了过去,牢牢以自己的力气将门板挡住,试图以自己的力道与这些古怪生物相抗衡。

    这不是长久之计,因为重心不稳的缘故,她的力气已经大打折扣,同时因为她的手与门板之间仅有一张钢丝床作为间隔,她比先前更清晰的感觉到那些被她先前踹床撞门掉落地面的动物纷纷又爬了起来,再次抓到了门板上。

    可能是已经感觉到即将要胜利,兴许是闻到了门这一边人类的气味,这些东西更加急切,嘴里发出‘滋滋’的声响,那爪子抓着门板,每抓一下,都在这并不结实的门板上留下了深深的痕迹。

    “救命……救救我……”

    约几十秒后,另一道惨叫声再次响起。

    事实上这个时候谁都清楚,喊救命是没有用的。

    空气中的血腥气更浓,动物撕扯着人类的**大啖美味的声音此时彼伏,那种情景光是在脑海中一想,便令人感到恐惧。

    “听得到我说话吗?”

    船舱的另一处,受到袭击的人发出饱含痛苦、无助的呻-吟,“啊……救命……”

    宋青小高声说话,却并没有得到其他人的回应,仿佛这是一艘幽灵船,船上除了她与此时正在绝望挣扎中的人,并没有其他活口似的。

    但她心里清楚,其他人都还活着,他们就像是此时暗夜中这群袭击过来的幽灵,睁大了眼,以为不出声不会吸引这些动物注意力,便不会受到攻击,并暗自庆幸死的是其他人。

    “这些古怪的生物太多了,坐以待毙的结果,我不说你们也明白的。”

    事态紧急,宋青小也顾不得许多了,如果任由大家这样自私下去,恐怕这船上的每一个人都要死。

    船熬不到上岛,怕是就要被掀翻的。

    “如果不做点儿什么,将这些东西赶走,我们不等上岛,恐怕船就要翻了,大家都会死在这里。”

    她也不管有没有人回应,兴许是洗手间里飞进来的生物越来越多,门板上的力道更大了些,她感觉得到,门板的一些地方只剩薄薄一层,马上这些东西就要钻破门板,飞进屋里。

    “就算是船不翻,但现在船‘走’得有多快,你们心里也是有数的,照这样看,不等天亮,船可能会被推往海岛靠岸,”宋青话的同时,还在使力推住门板,一面又分心去留意门板,那门板的中间被挖得越来越薄了,‘咔咔咔’的声音更加密集,令她心跳瞬间速度加快,如揣了一只疯狂的兔子。

    这样的压力下,她尽量压制住自己话里的喘音,正要再开口时,门板的中间传来‘卟’的一声轻响,像是一颗打满了气的气球一下被戳破,里面的气体泄了出来,浓郁的血腥味儿夹杂着海风从这小孔中灌了进来,同时出现的,还有一只又黑又圆的眼睛,冷冷的注视着门另一边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