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人烟
    ,精彩小说免费!

    宋青小耳膜被震得‘嗡嗡’直响,中年男人本身已经因为长时间寻找不到出路而显得暴躁不堪,再加上又饿又累,还突然的踩滑摔倒吓得魂不附体,少女的尖叫更是成为他情绪点燃到极点的催化剂,他一旦回过神,稍缓了些力气,毫不犹豫抬起胳膊,重重一耳光就往少女脸上抽了过去!

    ‘啪’的一声重响,打得少女头往一侧偏,力道大得宋青小才刚好不容易努力坐直身体,又被紧攥着她手掌的少女拉扯得坐回到地面上去!

    “你他妈再叫一声,我弄死你!”

    少女的尖叫嘎然而止,这一安静下来之后,越发显得四处透着一种诡异的静谧,仿佛周围除了三人之外,便是一座死城。

    中年男人原本处于濒临崩溃的边源,此时一旦动手,恐惧、不安、疲累等所有负面情绪便像瞬间通过暴戾举动找到突破口似的,他双眼通红,神色狰狞,打了一耳光仍不解气,手抡起拳头,又一拳往少女头上挥去。

    少女被打懵了,下意识放开宋青小的手要来挡,嘴里发出‘呜呜’的哭声。

    先前一巴掌已经打得少女嘴角破裂,沁出了血丝,此时中年男人一拳落到少女头上,打得少女脸色都变了。

    这样下去恐怕会出人命,宋青小下意识的阻止。

    她从小生长于暴力事件频发的帝都城西,那里有‘贫民窟’、‘乱街’的称谓,看多了斗殴的画面,她知道那种提心吊胆的感觉。

    她理解少女的恐惧,在这样的环境下,就是有一点风吹草动,也足以让人胆颤心惊,她也是强忍恐惧,怕引来什么危险而已。

    少女性格原本就懦弱胆小,被中年男人带着摔倒,受到惊吓之后尖叫已经挨了一耳光,中年男人失去理智之下动手,很有可能把她打出问题。

    三人原本一路走过来就已经不容易,少女一旦被打出什么问题,剩下的两人要带着她上路,并找到其余小队的六个人并不容易,更别提还要带着她找到离开这个空间的出路了。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不仅仅是宋青小心里对于少女的怜悯,而是她担忧,一旦中年男人把少女打出什么问题,剩下的队伍便被打破了平衡。

    三个人的小组里只剩下两人,她与中年男人独处,这无疑是加重了她的危机。

    而有过暴力前科的中年男人,在接下来寻找出路的过程中,很有可能再次动手,到时她的处境会十分不妙的!

    一想到这些,宋青小一手抓住藏在胳膊上的匕首以备男人突然发难,同时用力以身体的力量使肩膀向中年男人顶去:

    “不要打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有些干涩,只有宋青小自己能听到她此时身体中血液的流动有多急,心脏‘砰砰’乱跳。

    兴许是中年男人身材矮胖,外强中干,也有可能是这一路行来的过程中他早就惊惧交加,又累又饿的缘故,宋青小一撞得手,中年男人松开了少女,倒在了地上,怒火中烧之下还要再爬起来想动手,宋青小当机立断忍了肩膀撞人后的酸麻无力感,使出浑身力气去拖瘫软在地上无力动弹的少女,试图把她与中年男人拉开一些,同时厉声喝问:

    “你想打死她吗?”

    她及时的喝止,让中年男人举手的动作一滞。

    这个空间虽然脱离了现实,但毕竟奉公守法是许多普帝国市民根深蒂固的理念,在道德尚未完全败坏的时候,宋青小的制止确实让中年男人冷静了下来,握成拳头的手又收了回去。

    少女身体还如筛糠似的抖,脸颊上迅速浮现出红肿的指头印,她对于中年男人畏惧到极点,性格又实在太过懦弱,此时被打,竟然连大声啜泣也不敢,缩起双腿,便往宋青小身后躲去。

    “怎么样逃出这个地方,大家都不清楚,三个人一起找出口已经很不容易。”

    宋青小斟酌着要说的话,小心翼翼的怕把这个中年男人激怒了,再生出波折,同时她紧抓着自己胳膊,手掌隔着衣服压住刀柄:

    “要是有个人出了什么意外,就少一分力量,对我们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的。”她并不是话多的人,但开口说的话切中了要害,中年男人脸色缓和了些,显然冷静了不少,宋青小微微松了口气,接着又道:

    “我们还没找到周敬他们,要是到时大家会合了,找出出口离开这个地方,伤了人,也是一件麻烦事。”

    她提到这一点既给了中年男人一点希望,又试图能镇住他,让他行为有个收敛。

    这几句话起到了相当好的效果,中年男人忍了怒火,拍了拍身上的草屑,冷哼了一声站起身。

    他是最先踩滑的人,再加上他又胖,摔得比两个女孩要严重一些,起身时嘴里发出倒吸凉气的声音,右腿有些不听使唤,走动时一瘸一拐,比先前吃力。

    冷静下来之后,宋青小打量着这个地方,这里比先前几人摔下来的地方低一些,从脚下踩的实地来看,应该是一处阶梯,只是时间久远,长满了杂草把阶梯淹没,再加上环境又不是特别明朗,才会让人一时不察踩空摔落。

    摸清这一点之后,几人就更加小心翼翼,顺着这一条台阶往下,开始摸索新的区域。

    不知走了多久,原先隐藏在浓雾中的黑色影子终于近了,是一处类似厂棚的建筑物,三人先是松了口气,紧接着又头皮发紧。

    在这陌生的地方,出现陌生的建筑,不知道有没有危险,几人相互拉着手进入,里面的光线比外面更黑,这应该是一处废旧的厂房,空间大得惊人,里面除了摆放着十几个大缸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

    缸上盖着沉重的盖子,里面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几人又累又饿,不敢贸然去揭这个盖子,商议之后,决定先把周围找一圈再说。

    能看得见建筑,说不定有额外的出口,一旦找到出口离开这个鬼地方,便算解脱了。

    中年男人好似也来了力气,三人将厂房转了个遍,宋青小默默将自己走过的位置地形牢牢记了下来,转了不知道多久,三人体力耗尽,都显得疲累不堪,中年男人眼里一开始发现厂房的兴奋与希望逐渐散去,他脸色越来越阴沉,并不大开口说话,表情越来越危险,直到最后,大家肚子发出‘咕咕’的声音,再也走不动了,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来。

    “你有没有吃的?”

    中年男人朝宋青小伸出手来,宋青小已经觉得他很不对劲儿,她的手一路被少女抓得死紧,另一只手则拽着中年男人。

    从被中年男人打了之后,少女就不敢再靠近他了,把宋青小当成救命稻草一般,时刻紧攥着她不放。

    这让宋青小不能时刻抓着自己的匕首,心里其实有些着急。

    “没有。”

    她放开了拉着中年男人的手,假意去揉自己的胳膊,实则手一直抓着匕首的把柄,中年男人注意到了她的举动,她一路做出了好几个这样的动作,在这样的敏感时期,中年男人阴沉沉的问了一句:

    “你一直摸胳膊干什么?”

    他已经起了警惕,宋青小挤出一个微笑,故作镇定:

    “先前摔倒的时候,我胳膊被撞伤了,擦破了一块皮,流了血。”

    她说到这里,中年男人便打消了怀疑。

    先前三人摔下台阶之后,他也伤得不轻,此时右腿还隐隐作痛,他目光从宋青小身上挪开,又落到了尽量想离自己远远的少女身上,目光更森然,带了些戾气在里面:

    “你有没有吃的?”

    他一说话,少女身体便直发抖,中年男人话音一落,少女便连忙摇头:

    “没有。”

    她怕中年男人不信,还翻开了自己的口袋,甚至拉开了自己的外套,证明她没有撒谎。

    宋青小正在分神注意脑海里的卡牌,过了这么长时间,卡牌仍没动静,少女脱开外套的举动让她心中警铃大作。

    这样的情况下,少女的举动是十分危险的!可惜她太过年轻,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中年男人的目光逐渐变了,气息也有了变化,宋青小甩了甩少女紧粘着自己的手,压低了声音斥她:

    “大家都看得出来你没有食物!”

    说话时她推了少女一把,借故把她衣服拉拢了一些。

    中年男人掀了掀嘴角:“1号,你过来一点。”

    他向少女招手,舔了舔嘴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