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游戏
    ,精彩小说免费!

    除了少女极为单纯之外,中年男人及宋青小心中都对彼此早生出了防备。

    中年男人之前出手打人,也担忧万一找到离开空间的出路之后,少女会再找他麻烦,因此大家都没有再自报家门的意思,相互之间根据每个人当初进入空间的顺序来作为称呼,少女是1号,宋青小是最晚进来的,是9号。

    少女被中年男人点名之后,就是再迟钝,也察觉出些许不对劲儿来。

    她先前才被中年男人打过,对他狰狞的表情记忆深刻,心中是对中年男人有畏惧感的,此时中年男人一开口喊她,她身体一瑟缩,本能的躲到了宋青小的身后,发出呜咽的强忍哭声的泣音。

    “我说了,你过来!”

    中年男人见自己开口唤人之后少女没有动静,脸色一沉,立起上半身作势要起来,少女看他这模样,更是害怕,双手紧紧拽住了宋青小不放,俨然把她当成了救命稻草一般。

    宋青小心直直往下沉,在这样的时候,没有水源、食物,又联络不到其他的人,找不出离开空间的出口,种种情况几乎能将人的理智磨散。

    男人显然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一旦生出恶念,便如打开了关押猛兽的闸栏。

    “6号……”

    宋青小虽然比少女年纪大点,但她身材瘦弱,就算是中年男人并不算强壮,但男女体力区别明显,真正发生冲突,她的处境就十分危险。

    幸亏她还有一把作为杀手锏的匕首在,只要匕首的存在不曝光,在最后关头,兴许能为她挣出一丝生机来。

    但在此之前,如果匕首被中年男人发现,她就没有胜算。

    宋青小想到此处,呼吸都感觉有些不大顺畅了起来。

    今晚她死里逃生,对于自己的生命份外珍惜,她试图想再劝中年男人冷静一点,但先前能镇住中年男人的一席话,在此时显然已经不大起作用了。

    长时间没有发现任何队友、找不到出口,缺水及缺少食物令中年男人已经极为不耐烦,他在说完话,少女却躲着不敢露面的时候,原本就不多的耐性再一次被耗光,他起身就往两个女孩走了过来。

    “你现在给我闭嘴!”

    他平静的看了宋青小一眼,眼中有种恶念在闪现:

    “我们出不去了。”

    他头皮分沁出的油脂、冷汗把头发粘成一股一股的,被他揉得很乱。

    中年男人的眼睛布满了红血丝,太阳穴青筋都跳了出来,这副表情与他平静的语气相比较,越发让宋青小感觉危险。

    “这里是恶魔的空间,它把我们关在这里,我们出不去了,明白吗?”

    他神经质似的抬高了些下巴,“没有吃的,没有喝的,我们坚持不了几天。”

    “你冷静一点……”

    少女被吓得‘呜呜’直哭,却谨记先前被打的情景,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来,就怕引起中年男人的注意,又为自己带来伤害。

    “你告诉我出口在哪里,你告诉我食物和水在哪里,我就立即冷静下来!”他咆哮了几句,情绪又很诡异的迅速冷静了下来,甚至自己咧着嘴角笑了一声:“反正都是要死的,”他自言自语,“临死之前,不如老子快活一把也值了。”

    “1号,我最后说一声,过来。”

    环境、现实终于把中年男人身上那件以文明包裹的外衣撕了下来,宋青小一路最担忧的事情终于发生。

    少女往宋青小身后缩得更紧,像是恨不能把身体蜷成一团,中年男人伸手来抓她,她嘴里曝发出刺耳尖厉的叫喊,危险关头,她爆发出巨大的潜能,双手紧紧抱住了宋青小的脖子。

    中年男人抓她时,她勒得很紧,几乎把宋青小勒得喘不过气来。

    “救命,救命啊!”

    中年男人去扯她的手,力道不再有所保留,宋青小此时被少女制住,呼吸都困难,根本腾不出手来帮她。

    男人扯了一阵,累得气喘吁吁,不能顺利得呈让他心中邪火更胜,他想也不想抡起拳头往少女脸上、头上打去,两拳之后少女缠在宋青小脖子上的手臂松了一些,宋青小用力之下终于挣脱了出来。

    她脖子辣痛,先前不能呼吸,让她眼球有些充血,眼前情景也看得不大清楚,她痛苦的咳了两声,隐约看到中年男人把少女推倒在地上,扑了上去。

    “救命……”

    少女还在喊,双腿乱蹬,宋青小恢复了片刻,也过来试图将中年男人撞开,两个女人此时要是不同时反抗,一旦中年男人得呈,少女出事之后,她一个人面对中年男人情况就更加棘手了。

    中年男人腾出一只手,单手将宋青小挥开。

    他放手的动作让少女一只手得到了自由,挥舞时指甲抓到了中年男人的脸,那长长的指甲从中年男人的左眉心斜下直到右脸上抓出一条血痕,连眼球也没能幸免。

    这样激烈的反抗激怒了中年男人,他改变了一开始的主意,从衣服里掏出先前进入空间时得到的鼠标,握紧鼠标就用力往少女头上砸去,同时抓起少女的头发,三两下将鼠标线缠到了少女的脖子间。

    ‘咳……啊……’少女双手拼命去扣挖脖子,同时去抓他手背,他表情凶悍:“小贱人,敢打我!我弄死你!”

    少女的眼睛逐渐充血,脸色开始由青转白,双腿乱蹬,嘴里发出垂死的‘嚯嚯’声,宋青小摇摇晃晃站起身时,少女已经瞳孔开始发散。

    她腿上还在本能的挣扎,草地上被她脚后跟蹭出两条长长的痕迹来,她脸色灰白,那张脸已经无力的垂向一边,充血的眼睛逐渐失去光泽。

    真实的暴力杀人一幕在自己面前上演,宋青小心头发寒,中年男人此时一心一意要杀少女,在他心里又已经早就认定宋青小不是个威胁,因此对于这个瘦弱的女人并没有多少防备。

    更何况他潜意识里,估计认为这个女人对自己不构成伤害,更何况少女的前车之鉴还在她面前摆着,‘聪明’人应该不会在此时挑衅自己,自找麻烦。

    这样一个鬼地方,三个人活着都如此艰难,要是自己都出了事,她一个女人更别想活着出去。

    因为这些想法,中年男人在勒杀少女的时候,并没有分心去留意宋青小。

    宋青小目光已经冷了下来,她早将情势分析过了,中年男人一旦向少女动手,他就留不得了,这是一个好机会,她要怎么做她心里明白,要跨越的,只是那道防线。

    今夜差点儿被人捅死在小巷处的记忆涌上了心头来,对于生存的希望压过了杀人的心理负担,她抓住了袖口里藏着的那把匕首,扑到男人身后,身体吊到了他身上,掌心里那把匕首一下就捅进了他喉咙。

    她破釜沉舟之下力道不小,务必求得一击即中。

    一旦失手,今日的后果不是宋青小能承担的。

    她拽着中年男人仰天往后倒,双脚死死紧扣住中年男人的肩膀,单臂把他脸抱紧。

    中年男人嘴里发出怒骂声,宋青小捉着匕首用力往他喉咙里捅。

    甚至学着记忆中杀手的举动,用力拧转了一把把柄,把伤口搅得更深。

    温热的血液涌了出来,中年男人后背压到她胸腹上,垂死前的挣扎几乎要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中年男人数次想要反扑,反手用力想来打她,一双脚用力往下踩,还试图站起身,宋青小根本不敢放手,哪怕血液流了出来把她整个掌心浸湿,油腻又恶心。

    她怕中年男人不死,忍着心里的恐惧,伸手去抓他伤口。

    指尖抓进皮肉时的感觉并不好,她甚至能摸到他被切断的喉管,但此时宋青小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她用力撕扯中年男人的脖子,另一只握着匕首的手还在用力的搅。

    中年男人嘴里发出‘噗噗’的喘气声,每一次呼吸,都像是被血流呛住的声音,令宋青小想起小巷中的那一幕,手上便更加用力了。

    他反抗力道逐渐微弱,身体最后挣扎了几下,那手最终无力的垂落下去,整个人只剩本能的抽搐。

    这会儿中年男人就是不死,恐怕也离死不远了。

    确定自己已经切断了中年男人的生机,宋青小才松了一口气,开始不停发抖。

    双腿因为用力过度,此时就是放松下来,也隐约有些不听她使唤了,更别提她沾满了血腥的手。

    刚刚短短的搏斗让她身体被大量透出来的冷汗所浸湿,中年男人的尸体压在她身上,像是一座沉重的大山似的。

    她张嘴大口无声的喘息,胸腔因为呼吸而火辣辣的疼痛,原地躺着休息了一会儿,手脚稍恢复了一些力气,能听自己使唤了,她才将中年男人已经不再抽搐的身体往旁边一推,因为这人身材矮胖的缘故,原地滚了一圈才停了下来,脸往一侧,沾了血与泥土,份外恐惧。

    他脖子上的伤口已经血肉模糊,露出肥腻的脂肪,一双眼睛死不瞑目。

    宋青小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她手上全是鲜血,还在发抖,此时脑海中一直没有变化的那几张卡牌,随着1号、6号的死亡,终于出现异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