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开始
    ,精彩小说免费!

    原本三张一排,共三列的卡牌有两张位于左上角的卡牌被翻转了过来。

    中年男人及少女的照片出现在卡片上的一刹那,宋青小整个人呼吸都滞住了。

    卡片第一张上,中年男人穿着一件黑色的西装外套,面带微笑,卡片下方写着‘赵荣强’三个字,如果宋青小没有料错,这应该就是他的名字了。

    这几张卡牌在进入空间的众人分组走入浓雾之后才出现,中途一直没有动静,在一号、六号相继死亡之后两张卡牌却翻了过来,这是不是意味着,这些卡牌的翻动,是需要以卡牌主人死亡为代价?

    如果宋青小的推测属实,那么这些卡牌翻动之后,又会再次出现什么样的情况?

    她想起先前与一号、六号两人在这片空间里寻找出路的情景,有没有可能,他们先前想在这个地方找到离开空间的出口的方法一开始就错了,真正要离开这里的线索,很有可能隐藏在这些卡牌里呢?

    宋青小脑海里涌出这样一个念头,隐约觉得自己已经找对了方向。

    仔细想想,进入这个空间的时候,提示她说的是‘是否进入神的试炼?’,进入空间后,空间里一共存在九个人,卡牌三张成一排,一张三列,死亡了两人之后,左上角两张卡牌翻转过来了。

    将这些她目前所知道的情况做了个归纳与总结,宋青小便大概能摸到任务的边了。

    试炼任务需要自相残杀,之所以进入试炼的人数是单数而非双数的原因,极有可能是表明最终只能有一人活下来,并离开这个空间。

    宋青小想通了这一点,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能够因为自保而杀人却意外得知了任务线索,找到了离家这片空间的方法固然是好事,但目前来说,情况对她是并不利的。

    进入空间的九个人得到的提示都是一致的,此时除了死去的一号与六号之外,其余六人应该都已经发现这个异变了。

    她唯一拥有的优势就是因为她得知卡牌的翻动是一号与六号的死亡导致,但时间一长,其余几人应该多少会反应过来的。

    一旦众人反应过来,这一点优势就是宋青小的弱势了。

    毕竟她与一号、六号同一个小组,两个人却都死在了她手上,其余几人自然而然会对她更加防备的。

    这个任务需要活到最后的人才拥有离开的条件,女性相比起男性来说,就危险得多了。

    宋青小要想活下来,就得将其余六人也干掉。

    先不说她有没有这个在大家对她都有防备的情况下,把所有人杀死的实力与体力,其余几个男人之中,三号周敬暂且不说,四号医生经验丰富、性格谨慎,且这个人因为职业关系,见惯了生死,一旦游戏正式开始,他为了生存,克服心理障碍应该会比普通人更加快,是个很难缠的狠角色。

    同时七号是个彪型大汉,身强体壮,是所有人中体格最为高大的了,也并不好对付。

    但不管情形对她有多不利,让宋青小坐以待毙她却是不甘心的,她好不容易死里逃生,也不愿意悄无声息在这一场游戏中死掉。

    她手紧紧的抓着匕首,好在她还有这样一个后手在,与中年男人的搏斗中,出奇不意的放倒了他。

    这把匕首很有可能会在之后的试炼里,给她带来生机。

    令宋青小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是,这原本差点儿夺走了她性命的东西,却意外成为了她现在生存的希望,就像是命运给她开的一个巨大玩笑。

    冷静下来之后,宋青小先是将匕首小心的再一次藏好,她嘴里仿佛还残留着浓稠的血液的腥甜味道,她干呕了两声,眼角余光看到六号中年男人死后狰狞的样貌。

    他这样子与卡牌里的照片判若两人,一经对比,越发有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队伍里的两人都死之后,周围环境越发显得阴恻恻的可怕,但当务之急,宋青小没有功夫去担忧这些了。

    少女的尸体就在一旁,她死于中年男人之手,脖子上还缠着鼠标线,衣服已经被撕开了。

    她倒还好,但中年男人的尸体就有些棘手了。

    他脖子上有明显的刀伤,一旦放着尸体不处理,遭后来的其他人发现,宋青小的底牌就会被曝光,她的危险就大大提高。

    必须要将中年男人藏起来!

    可是要将他藏在哪里呢?这里四周都是草地,远处有一个废弃的厂房,但并没有多余的可以藏身的东西……

    宋青小仔细回想这一路过来所看到的景象,想起了厂房里那十几个大缸。

    每只大缸约有半人高,上面各自盖着沉重的厚盖子。

    几人先前经过的时候,因为不确定缸里有没有隐藏着什么危险的东西,所以并没有贸然去将缸盖子揭开。

    这会儿她一想起这个事儿,显然大缸就是最好的藏尸之处了!

    厂房离这里并不远,她的性格谨慎,沿路将路线、方向大概都记下来了,此时要找回去并不难,她只需要在其他人赶来之前,藏好六号的尸体,收藏好现场并躲起来,便增加一分活命的胜算了。

    想到这里,宋青小手撑着地站起了身来,她身体还有些摇晃,杀人的时候因为太过紧张,并没有觉得,此时缓过来后,便觉得心中发慌,头晕眼花,眼前直晃荡。

    这个时候可不是她难受的时候,她狠狠咬了一口舌尖,甩了甩脑袋,确认了自己所在的方位之后,便往记忆中厂房的位置走了过去。

    她一面心里默数着数算着时间,一面分神在关注脑海里的那几张卡牌,约一刻钟后,她终于确定了厂房的位置,还没有原路折回去的时候,脑海里的卡牌再一次发生了异动。

    左上角的第三张卡牌翻过来了,八号红裙女人对着镜头在微笑!

    她与七号彪型大汉同一个小组,卡牌一翻过来,证明七号已经冲她下手了。

    这就仿佛一个信号,一旦大家开始出手,接下来就会死人更多,身边最近的队友被相继杀死后,队伍的幸存者会化身为猎人,相互出外寻找猎物,留给宋青小的时间并不多了。

    她回到现场,先摸了摸少女的包,从包里摸出了零钱、手机,这个地方钱并没有什么作用,她将手机装在了自己身上,又取下了少女脖子上缠着的鼠标线握在手心里,这个时候能多一样东西算一样。

    做完这一切,她才强忍着内心的恐惧与恶心感,伸手将六号中年男人的尸体拉了起来。

    人死之后尸身特别的沉,尤其是中年男人的体温在慢慢下降,他满身的肥肉沉甸甸的压在宋青小背上,几乎要将她压垮到地上。

    男人脖子上的伤口处那血迹呈丝线般往下掉,流到宋青小肩膀、手臂上,浸进衣服里面,既滑且痒。

    那尸体的手垂落在宋青小身侧,一晃一荡,尤其是人还是她亲手杀死的,更增加了她不少心理负担。

    这一路走过来并不容易,走到厂房里时,宋青小浑身力气几乎都耗光了,她将中年男人的尸体扔在一旁,费力的推开一个大缸的盖子,一开始的时候她还屏着呼吸,深怕缸里有什么东西会钻出来,但盖子打开之后,她很快松了一口气。

    缸里只有小半缸似是污水一般的液体,在昏暗的光线下显得十分浑浊,宋青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矮胖的中年男人尸体推了进去,只听‘扑通’一声水花溅起的声响,宋青小盖上盖子,又准备开始处理自己一路过来留下的痕迹了。

    有些血迹的地方,只有用力蹭掉,蹭不掉的地方便以泥土覆盖。

    无法掩盖的一些现场不能被隐藏,就只能在其他地方也同样进行覆盖,以达到暂时迷惑别人的目的了。

    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里应该是她活动范围最多的地方,就算如此,宋青小也别无他法了。

    她不能逃跑,逃起来的时候如没头苍蝇一般,遇到猎杀者的可能性很大,一旦正面遇上,在体能被大量消费的情况下,哪怕有匕首在,她活下来的机率也并不高。

    倒不如守株待兔,躲在这里,这里一共有十几个大缸,每个都有盖子盖上,且盖得很沉,大缸里的水她检查过,应该是污水,要想在这些大缸里找出她,别人除非运气极好,否则也需要一点时间。

    这些时间够她休息不说,揭开盖子的一刹那,她还有可能攻个出奇不意。

    她找到装六号尸体的大缸,选择了旁边一个揭开盖子钻了进去,并将盖子重新盖好。

    当昏暗的光线一点点被盖子挡住,不知是她的心理影响还是其他原因,她觉得泡着下半身的水冰冷刺骨,预示着她一旦失败,这里可能就是她的葬场。

    藏好之后,确定自己的衣服、头发一点儿没有露在外面了,宋青小才开始注意脑海中的提示。

    她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意识中的卡牌已经被翻开了大半了!

    一号少女、六号中年男人、八号红裙女人、五号少年,甚至连三号周敬的卡牌都翻过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