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残杀
    ,精彩小说免费!

    二号职业女声音响起的那一刹那,一串颤栗无法控制的从宋青小后背攀起,很快蔓延至全身。

    那种被人一刀捅穿喉咙,濒临死亡的感觉又来了,她下意识的仰起了脖子,想要大口呼吸。

    缸内原本就逼仄,盖了厚重的盖子,挡住了所有光线,再加上缸内污浊的水浸泡着下半身,有种空气本身就十分稀薄的感觉。

    宋青小脖子刚一仰起来,她动作就僵住了,死死将这口气缓缓的吐了出来。

    她动作僵硬的以手背去碰自己的喉咙,以对死亡的恐惧,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九号?”

    二号职业女仍然在呼唤,声音由远及近,听着踩踏声,像是已经进入了这厂房内来。

    女性阴柔的嗓音在这样的环境下略显诡异,尤其是二号职业女有意压低了自己的嗓子,做出细声细气的温柔语调,这声音在厂房内一传开,再被破旧的建筑墙回弹,有种如泣似怨的惊悚感,让人浑身发寒。

    “九号,你在哪里?”

    声音越来越近了,‘索索’的草丛被踩过的声音响起,偶尔这脚步还好似停了下来。

    宋青小的警觉高度集中,此时她有一种身体一分为二的感觉。

    仿佛灵魂已经出窍,另一个‘自己能看到‘她’的身体蜷缩在水缸里,不敢动弹,脸色青白,仿佛死尸一般,就如之前在小巷里遭人匕首插喉时的情景。

    她似是‘看’到职业女一路戒备走进来,低头在看先前自己来回走动时踩踏着处理过的痕迹,试图想要找出她的藏身位置来。

    “你出来吧。”

    二号职业女的声音并不固定,证明她此时在厂房内开始四处走动,除此之外,宋青小并没有听到其他的声音。

    意识中的提示里,仍剩了三张牌没翻开,证明医生仍活着,兴许此时站在哪个地方冷眼旁观。

    宋青小的心跳越来越快,二号职业女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周围除了走过大缸时衣物摩挲在缸侧、草丛的声响外,职业女并没有再放声的叫喊。

    这样诡异的静谧,反倒更让人恐慌。

    约数息功夫后,脚步声轻轻的出现在了宋青小所藏身的大缸边不远,在她精神高度集中的情况下,她对于声音越发敏感,像是有什么东西轻轻的敲在了水缸边沿,二号职业女含着笑意的低语响了起来:

    “找到你了……”

    这一句话里饱含的语调、口吻,险些让宋青小惊叫出声来。

    但她隐约觉得不对,所以她在意识到不对劲儿的一刹那,死死咬住舌尖,强忍住这一本能反应,恐怕她立即就要被人发现。

    但就算是没有叫喊出声,极度恐惧之下,她浑身毛孔大张,冷汗一股一股往外涌,身体开始迅速降温,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

    好在职业女在敲了缸说完话后,没有听到缸内传来响动,很快又再次离开。

    她走到另一边缸侧,也似是轻轻敲了敲,放低了声音又在说:

    “我看到你了……”

    宋青小听到此时,僵硬的身体一松,才明白过来职业女并没有真正发现她,不过是在故作姿态,想要找出她来。

    这样的举动,证明了医生很有可能就在旁边虎视眈眈,等着职业女将她找出,再一举把她杀死。

    心跳越来越快,快到令宋青小有种即将昏厥窒息的感觉,这个时候可不是她能放心昏死过去的好时机,她又死死咬了一下舌尖,嘴里血腥味儿蔓延开来,她想起杀六号中年矮胖男人时嘴里流进的血,一种作呕的感觉无法遏制的涌上喉间。

    舌尖被咬破后,因为紧张与恐惧的缘故,这点儿伤痕也只带给她淡淡钝痛的感觉,她又接连咬了几口,在疼痛的刺激下,才勉强平静了些许些。

    职业女走了一圈之后,没有发现异样,顿时有些不耐烦,她又喊了几声之后,终于不再故作温柔:

    “是不是她不在这里?”

    她这话一说出口,宋青小几乎就敢肯定医生在这附近了。

    兴许是医生也意识到职业女露了馅,他再收敛脚步、呼吸也失去了意识,许久之后才开口道:

    “不可能的。”

    在空间中时,这个原本令人信赖的男人,此时说话却让人毛骨悚然:

    “一号的尸体就在附近,六号却不见了。”

    他有条不紊的分析:“这里被踩得很乱,九号非常聪明,故意破坏过现场的环境,有意干扰我们的判断。”

    医生的话透过大缸,钻进宋青小的耳朵里。

    说来也奇怪,她这辈子血统低下,地位低微,父亲曾经出过事,母亲酗酒,出身于社会底层,还很少有人夸她聪明。

    她轻轻蠕动指尖,摸了摸匕首,稍稍又觉得安心了一点,医生接着在道:

    “但她疏忽了一点。”

    一句话轻而易举,又让宋青小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如果我没料错,六号的尸体应该是被她处理了,拖到了这里来。”医生顿了片刻,接着又道:“人的体重不同,脚步的深浅也不同,她背着六号,所以走动过的地方脚印更深,草丛破坏也更大。”

    宋青小抬起下巴,抿起嘴唇急促的小小口喘息,医生似是走了几步,离宋青小藏身之处越来越近了:

    “兴许可能是藏在这边。”

    确实如医生所说,带着一个人的重量,留下的痕迹也就更重,哪怕是宋青小事后再竭力想要瞒天过海,但依旧瞒不过精明的人物。

    ‘咚咚咚’的敲击声响传来,像是医生屈起了指头,轻轻扣着缸沿。

    “这里,这边、亦或是那。”

    职业女一听这话,像是接连后退了好几步,说话时声音就有些警惕了:

    “那她在这里面吗?”

    “不清楚,有可能她单独躲了起来,有可能她跟六号的尸体呆在了一块。”

    医生思索了片刻,职业女就硬着头皮问:“要不,把这些盖子揭开?”

    她建议一提完,医生就停顿了一会儿,笑着说道:

    “你去找点枯草来,在这缸下点燃。”他说话时,似是摆动了一下手里的东西,‘咔嚓、咔嚓’的声音传来,似是打火机的声音,火光冒起时小小的‘轰’的一声宋青小也听到了:“正好七号留下的打火机派上了用场。”

    医生的建议在这样的情况下无疑是十分歹毒了,宋青小身体一颤,抓着手机的手下意识的伸手想去将缸顶的盖子撑起来。

    但她下一刻就想起了先前职业女敲击缸沿的事儿,医生用的同一种攻心的套路,先将职业女支使开,他则负责引诱宋青小出来。

    怎么办?宋青小心中如拨河般,挣扎为难。

    目前情况对她实在太不利了,三人如今手上都沾了血,证明大家求生的渴望都是十分坚定的,职业女与医生看样子已经组成了联盟,她要是被发现,实在是太危险了。

    “我数一、二、三……”

    医生嘴里说着话,目光开始在厂房内的大缸上转,“一……”

    “二……”

    他的语调越拖越长,还没数三,职业女果然没有走远,开口道:

    “不如把这个几缸都搬开看看。”

    医生默认了她的打算,两个人的脚步声离宋青小所在的藏身之处越来越近,先前医生指点的几口有嫌疑的大缸中,点到了宋青小的藏身之所。

    提心吊胆之中,她敏锐的察觉到医生的指尖从缸身上划过,指甲在缸沿刮蹭,发出轻微令人不适的声音来。

    这种感觉,让宋青小有一种自己为鱼肉,他人为刀俎的无力感觉,下一刻医生的手指从她藏身的缸处挪开,医生指着另一口缸道:

    “揭这里。”

    盖子被挪开时,发出刺耳的‘吱嘎’声,医生的运气显然并不好,职业女失望的道:

    “空的。”

    三口医生选中的大缸里,医生首先选中的是没有六号尸体、及没有宋青小藏身的大缸,余下两口大缸,如果宋青小藏身之处先被找到,她就落处险境。

    相反之下,如果藏着六号尸身的大缸被先找到,可能还能瞒过医生与职业女二人,给宋青小腾出一些生机来。

    运气显然站在宋青小这边,医生再一次选择之后,两人合力将盖子抬开,职业女大大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六号的尸体正被头朝下、脚向上扔在里面!

    “在这里!”职业女看到六号尸体的一刹那,声音有些颤抖,不知是松了一口气,还是又有些提心吊胆。

    这里的缸很大,从两人的角度,看不见中年男人的脸,只看到那双往上的双腿,医生皱了皱眉,吩咐职业女:

    “爬到缸沿看看!”

    他想知道宋青小是怎么杀死中年男人,也想知道宋青小有没有藏在这尸体下面。

    职业女显然对医生颇为服从,听了这话后,犹豫半晌,仍哆嗦着爬了上去,六号中年男人身材矮胖,宋青小将他扔下去后,他的尸体将缸塞得很满,头往前折,与身体呈一个活人绝对不可能折出的角度来。

    那张脸泡在污水中若隐若现,职业女看了一眼,便吓得厉害:

    “没有,九号不在!”

    她‘嘭’的一声落了地,医生似是有些失望:

    “真不在?那去其他地方看看……”

    两人话一说到这里,缸里躲着的宋青小紧紧的闭了下眼,紧绷的身体也松懈了一些下来。

    医生与职业女离开的脚步声响起,她提到嗓子眼儿的心稍稍落回原处,先前因为医生与职业女离她太近,她大气也不敢喘,长时间屏住呼吸,缺氧导致她此时身体一旦放松,便浑身都瘫软了。

    这两人达成了相互合作的某种协议,两人联手,在这样的时候生存机率应该要远大于一个人的,从七号彪形大汉也栽他们手上就看得出来。

    一旦这两人离开,寻找不到自己的下落,这种脆弱的联盟,在时间的流逝下必定会解散。

    职业女与医生之间内讧一生,相互防备甚至自相残杀了,余下一人,宋青小才能有一线生机。

    她那一口气才刚松,大脑仍呈现放空状态,正准备去看看脑海中的提示,下一秒她所在的大缸被人用力的撞击,大缸放在这里不知过了多久,底部已经沉入了地面,第一下力道撞来的时候大缸只是晃了一下,并没有歪,紧接着第二下撞击又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