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陷入
    ,精彩小说免费!

    突如其来的变故一下令宋青小头皮发麻,她还没来得及做任何反应,‘嘭嘭’的撞击声便接连响了起来。

    两三下后,大缸在这股力道的撞击下,终于缓缓倒了下来。

    缸一歪,沉重的盖子往下滑落,里面的水往外涌,惯性力量下,藏在缸里的宋青小滚落了出来,她双手抱住了头,肩膀重重的的撞上了另一边的大缸。

    但这样的危险时刻,为了防止趁她落出来的一瞬间被人制住杀死,宋青小强忍疼痛,并没有站起身,反倒就地滚了两圈,感觉与先前撞击大缸的危险源拉远了一些距离后,才以紧抓着鼠标的手,撑着倒地的大缸站起了身来。

    “你果然藏在里面。”

    先前说走的医生并没有离开,两人反倒是做出要走的姿态,应该是故意放松宋青小的戒备,实则趁她松懈时再将她逼出来。

    宋青小从缸里滚落出来的一瞬间,医生与职业女原本应该顺势上前将其制住,但因为宋青小就地一滚,拉开了一些距离,使两人失去了先机,两人便都没有上前。

    因为失去了第一时间就将宋青小杀死的好机会,医生眼里露出些许遗憾之色。

    他打量着宋青小,从外表看来,九号依旧很狼狈,她身上那件警卫制服此时被血迹、污水浸泡后,皱巴巴的紧贴在她身上,她头发散乱,脸色惨白,嘴唇紧抿,鼻翼因为呼吸而急速颤动,那双眼睛亮得惊人,透出警惕、防备,及对于生存的无限渴望来。

    这个女人进入空间的时候,是最被大家忽略的,她外表并不起眼,气质也不出众,除了才来时,满身血污,恐怕属于九人之中大家看上一眼,都不会记住其名字的人物。

    但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却是在这场类似于淘汰赛的试炼中将同组的一男一女干掉,活到现在,成为医生的一个麻烦。

    “我实在有些小看你了。”

    医生双手仍揣在兜里,他目光落到了宋青小放到缸上撑着身体的那只手,那只手背极瘦,好几处擦破了皮,她却像是感觉不到疼痛般,用力抓着一只带线的鼠标,力道大得依稀能看到掌骨的痕迹。

    那鼠标线晃悠悠的垂落下来,鼠标缺失了一角,仔细看上面还似残留着些许血迹。

    医生在打量宋青小的时候,宋青小也在打量着这两个人。

    看得出来,杀死了七号彪形大汉对于这两个人来说并不轻松,二人脸上、身上或多或少都挂了彩。

    医生原本穿着的制服破破烂烂,职业女的形象也好不到哪儿去,身上、脸上都带着血。

    一对二的不利于宋青小的局面,令她心直直往下沉。

    但越是这样的关键时刻,她越是不能乱,一旦自己都慌了,可能轻而易举就被这两人杀死。

    三人站立的方向对立,但宋青小注意到,医生与职业女之间并非站得紧密无间,都各自留出了一些空间来。

    她不动声色的极力调匀自己的呼吸,迫使自己平静,那被撞到过的手臂还有些酸麻无力,几乎要使她连手里的手机都握不住了,颤个不停。

    “二号。”宋青小僵硬的掀了掀嘴角,抬起头来,她这一辈子,习惯了谨小慎微,并不是多么善于言辞的人,但此时却迫于无奈,试图说话来离间这两个临时组成合作关系的队伍联盟:“我实在很意外,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医生都没想到,宋青小被发现之后,一张嘴,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进入试炼空间的九个人,组成了四个队伍,到了最后,除了你们之外,每个队伍都只剩了最后一个幸存者。”

    她伸出舌头,舔了舔因为紧张、缺水而显得干燥无比的嘴唇,但长时间没有喝水,再加上先前数次紧张之后身体大量汗液的流逝,使她本身就已经十分缺水,此时舌头舔到干裂的唇瓣,宋青小只觉得舌头被唇上裂开的细口割得刺疼。

    “要离开这个空间,自相残杀可能是最后的办法,为什么医生没杀你,你活了下来?”

    她一双眼睛警惕的盯着面前的两人,不放过二号职业女脸上任何的细微表情,同时还在分神注意医生。

    医生听到她这话,上眼睑往下微微一垂,这个表情略显阴冷,下一刻他又恢复了镇定,笑着说道:

    “离开空间需要自相残杀的事,你接到过提示吗?”

    他一手揣兜,一面脚步故作漫不经心的往上挪了一下,他在动的同时,看到宋青小也反应很快,第一时间跟着挪动身体,尽量保持着与他们的距离。

    医生的视线落到了宋青小垂落下来抓着手机的那只手上,他注意到宋青小从缸里滚落出来之后,这手便一直垂在她身侧,并没有动弹。

    是因为在杀死一号、六号的过程中,搏斗时受了伤,导致她失去了一些行动能力,还是先前从缸里摔落出来时受了撞击?

    九号进入空间之后,除了自我介绍时,话并不多,此时却反常的开口说话,是想要离间自己和二号的关系,还是她受了伤,想趁着说话的功夫缓一缓?

    他一边思忖着,一边仍在缓缓向宋青小移动,同时二号职业女看到他的动作,也与他一般,两人形成包抄的姿势,向宋青小靠了过去。

    “一号、六号在死亡的时候,”宋青小注意到了两人的动作,心急如焚,脸上却不敢表露分毫,这样的情况下,她一旦露出恐惧、害怕与焦虑,眼前的两个人便能扑上来,像狼一般把她撕裂。

    她咬紧牙关,忍着肩膀的剧痛,将左边遭到撞击的手使出浑身的力气抬了起来。

    疼痛使她脸颊肌肉微微抽搐,后背冷汗‘刷刷’往外涌,她是尽力忍着手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你们应该得到提示了。”

    医生看到她这个动作,神情一顿,原本挪动的脚步停了下来。

    职业女也警惕的跟着停住了脚步,目光有些疑惑的看了医生一眼。

    “目前并没有任何情况,能证明要想离开这里,就得杀死别人。”

    医生摊了摊放在口袋外的手,“我有身份、有地位,没必要主动杀人,惹出麻烦。”

    “但七号却死了。”

    宋青小追问了一句,医生显然早就想好了这个答案,闻听此言,毫不犹豫就道:

    “那是因为他要想杀我们,我们只是为了自保。”

    这句话不管大家信不信,但职业女表面上应该是相信的,宋青小扯了扯嘴角,这样一个细微的动作,让她干裂的嘴唇再一次裂开,细密的血珠沁了出来,将她嘴唇润湿:

    “你撒谎,你留下二号,是因为你知道,在这样的地方,一旦只剩一个人活着,你干不过七号。”

    换句话说,医生之所以不杀二号,留下二号这样一个人物,纯粹是想把她当成一个活命的筹码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