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攸关
    ,精彩小说免费!

    这个空间地方有多大,医生一路转过来,应该深有体会。

    此时不能趁机杀死二号职业女,而是任其逃脱的话,这么大的地方,要想找到并抓住一个人,并不是容易的事。

    尤其是在缺少水源、食物的情况下,他并不一定能支撑很长时间,拖延下去只会对他不利。

    倒不如趁此机会,先杀死职业女,解决后患。

    至于宋青小,已经处于濒死之际,收拾了二号再来解决她轻而易举。

    二号离医生原本就不远,几乎才刚一动的瞬间,医生跟着就动了,她的头发被医生拽住,整个人往后倒。

    她发出惊呼,花容失色双手乱抓试图想要抓住东西稳住自己的身形,但医生并没有给她机会,那只先前划破了宋青小脸颊的钢笔被他握住往职业女脸上、脖子上扎了下去。

    这个时候大家拼的都是生机,没有再留后手的道理,职业女嘴里发出尖厉的惨嚎,一面伸手去扣医生的眼睛。

    人濒临死亡时的爆发力是十分可怕的,医生的判断没错,职业女的反抗力度远比宋青小更激烈,她的双腿在地上乱蹬,很快将地上蹭出长长的两条痕迹来。

    那身体如鱼,剧烈挣扎,盆骨高高抬起,危险来临前的反扑几乎要将医生制她不住。

    她养着长长的手指甲,在这样一个关键的时候,指甲便如她的武器,扣挖进医生的眼睛。

    ‘嘶’,眼睛受到袭击,医生嘴里发出倒吸凉气的声响,他一手紧拽职业女的头发,力道大得似是要将她头皮生生拽下来般,令她不由自主的将脑袋偏向一侧,露出被钢笔扎了好几下的脖颈。

    钢笔的笔尖已经卷曲,带着些血肉,被扎过的地方涌出大量鲜血,职业女嘴里发出凄厉的惨嚎,下巴绷得极紧,头试图用力摆动,仿佛想要脱离这样的困境。

    风水轮流转,先前宋青小经历过的危机此时落到了她的头上。

    每一下钢笔扎进肉中的时候,她身体便僵直一下,脖子上青筋往外凸起,钢笔抽走之后,血流得更急。

    她原本不应该这样轻易的落于下风,但因为先前下意识逃跑的举动让她失去了先机。

    宋青小软软的顺着大缸滑落坐到了地上,她这会儿觉得四肢百骸都仿佛不属于自己,太阳穴遭到击打后,还没令她缓过气,她张大嘴用力的呼吸,如一条垂死的鱼。

    耳边职业女的惨叫凄厉,草地被她双腿踩蹭发出‘西西索索’的声音。

    宋青小模糊的视线中,注意到医生背对着她,正在收拾二号职业女。

    两人为了生存,搏斗激烈,都已经拼上了性命,没有人注意到,靠着大缸的她已经缓缓的睁开了眼睛,那双充血的眼珠里,露出了杀意。

    经历过死亡的威胁,越是关键时刻,宋青小越是冷静。

    她深知自己此时已经是强弩之末,体力即将耗尽,哪怕医生此时背对着她,她藏着匕首,踉跄上前最多伤了医生,杀死他的可能性是不大的。

    更何况从此时职业女喉咙里发出的声音一声比一声更加微弱也听得出来,她在医生手上应该吃了大亏,医生要弄死她,只是早晚的问题,自己这样贸然上前,兴许是帮了她的忙,令医生腾出手来杀死自己而已。

    倒不如蓄积体力,再寻找机会!

    她一再令自己平静,除了呼吸之外,连多余的动作也不敢有,趁这个时间恢复体力。

    医生已经当她是个死人,没有注意到,她轻抖着手,一只匕首从卡得很紧的袖口中一点一点下落,最终滑到她掌心里,被她牢牢握住,就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的浮萍。

    职业女脖子上被捅了七八下,整个脖子如莲蓬一般,挣扎的力道逐渐变小,惨呼声也微弱了下去,血从每个伤口处涌出,再汇聚到一起往下滑,她的瞳孔渐渐放大,身体已经开始本能抽搐,眼见已经活不成了。

    意识里属于二号职业女的卡牌已经翻转了过来,医生确定她已经断气,才松开了手臂,两手撑在地上直喘粗气。

    手上的钢笔已经在杀人之后变了形,他看了一眼,随手一扔。

    掌心上全是血迹,医生大口呼吸着将这血迹蹭到了自己衣服上,他转头向后看了一眼,宋青小靠着大缸,双手撑地,气若游丝,却仍在呼吸。

    他自己都没想到,这个看似最好对付的女人,并没有早早死去,而是活到了现在。

    医生用力眨了一下眼睛,被抓伤的眼珠刺痛难忍。

    一共九张卡牌,七张都已经翻了过来,唯有中间及与之并排的右侧卡牌仍是黑底红纹的图案,似是在预示着,右侧卡牌一旦翻开,代表着中间那张卡牌的人才能活下来似的。

    这个鬼地方医生是一刻也不想停留了,哪怕这所谓离开的机会只是一丝猜测,但医生也并不愿放弃。

    他跪爬着起身,手里抓着鼠标,向宋青小爬了过去。

    此时的医生杀死了在他看来威胁性最大的职业女后,认为宋青小失去了反抗力,在他面前如一只蝼蚁,对她并没有那么警惕。

    他想杀死宋青小之后赶紧离开,他的眼珠被挖伤,怕是有感染的危机,他迫不及待想要回到现实世界,想活下来,也害怕失明。

    急燥之下令医生放松了戒备,他在将鼠标的往宋青小脖子上缠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女孩儿的身体在绷紧。

    鼠标线缠到了宋青小脖子上,医生熟悉的打了结,仿佛预示着事情已经成功大半,他脸上甚至露出了喜色,下一刻他手用力将绳子收紧,准备一鼓作气断送宋青小生机时,那原本如一袋散沙,失去反抗力的人双腿却一下发力,勾住了他的大腿。

    宋青小蓄积了许久的力气,都用在了这一下里。

    医生根本没有防备着她会这样做,身体直往宋青小的方向倒,他大惊失色之际,看到宋青小睁开了那双一直眯着的眼睛。

    那充血浑浊的眼球里映出他仓皇的神情,他还来不及手撑着地稳住自己的身形,宋青小已经抬起手,将准备好的匕首往他脖子上扎。

    ‘滋’的一声皮肉被划开的感觉,他很熟悉那种声音,那是刀子捅进皮肉时,发出的细微到足以让人忽略的声音。

    如果不是因为捅到他身上,离他耳朵又近,他可能都无法听清。

    医生还在想宋青小哪来的武器,懊悔自己过于大意,以为胜券在握,却没想到栽到了她手里。

    危险之下,他只感觉脖子发胀,甚至感觉不到疼,像被人打了一拳,浑身无力。

    他下意识放开了去拉紧宋青小脖子上的鼠标线的手,想去捂自己的伤口,宋青小一招得手,没再给他反应的机会。

    她咬紧牙,手臂一再用力试图转动匕首,将医生脖子上的伤口搅得更大。

    这一下疼痛后知后觉的袭来,令医生冷汗涔涔的同时理智回归,他明白此时的形势,当下一手去抓宋青小的手,制止她制造出更大的伤口,同时另一只手去抓勒住她脖子的鼠标线。

    这个时候,拼的就是时间了,谁先熬不住,谁就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