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活着
    ,精彩小说免费!

    与杀六号时一样,虽然都是出奇不意的偷袭,但此时的情况明显比当时危险得多,医生也比六号更难对付。

    宋青小拼尽浑身力气,用双腿将医生大腿锁住,医生一手勒着她脖子,抓着鼠标线,一手去掰她握匕首的手。

    两人隔得很近,都能看到对方眼中丛生的杀意,宋青小只觉得手指骨头都要被医生掰折,医生竭力想抢过她手中的匕首!

    这是她唯一的底牌,这把匕首对她来说意义也不同,她要活着出去,要拿着这把匕首,找到先前在小巷里杀过自己的凶手。

    如果此时匕首被医生夺走,她就再难有生存的希望了!

    想到这里,宋青小放弃了试图去推医生拽住鼠标线的手,忍着窒息的感觉,将手搭到了自己握着匕首的手上,用力往里按!

    两人离得很近,医生紧咬的腮帮、太阳穴凸起的血管宋青小都看得一清二楚。他脖子上血管贲张,大动脉‘突突’的跳动,她有些后悔自己慌乱之下不够冷静,没能一举把这里割破。

    医生咬紧牙关忍痛,从牙齿间喷出的呼吸带着唾沫,隐约能闻到鲜血腥甜的气息,他一只眼睛被职业女挖得肿胀,一只眼睛极力瞪大,额头沁出的汗水将头发打湿,脸颊肌肉扭曲到抽搐。

    一点儿细微的疏忽带来的是严重的后果,那鼠标线越勒越紧,让她已经不能呼吸了,她的手臂、双腿都重逾千斤,几乎没有力气再抓着匕首更进一步。

    麻烦的是她的思维开始迟缓,影响到她的行动了,她感受不到沉甸甸压在她身体上的医生,脑子里这一瞬间掠过许许多多过往的回忆。

    这是要死了吧?

    她生出这样一个念头,不知怎么的,这一瞬间,她想到了一号,此时她与一号一样,脖子上都套着这要命的鼠标线,身上的医生与六号的面容相重叠,如举着镰刀,妄图收割性命的死神。

    但她与一号是不同的,一号被杀时,毫无反抗之力,但她还有匕首!

    宋青小想到这里,精神一振,涣散的目光又再次收拢,迸发出神彩,她不想死在这里,她不想像一号这样,悄无声息的就没了。

    她想要活着,她好不容易长大,顺利毕业,找到工作,没有死在小巷里,进入这个空间中,不是为了进来送死,成为人家离开的踏脚石的!

    宋青小咬紧牙关,用力抬起自己的头去撞医生的脸。

    她以为自己已经用尽浑身的力气了,可其实这力道并不大,好在两人离得很近,她这一下仍是撞到医生脸上了,发出沉闷的‘砰’的一声响。

    医生单手勒着她脖子,一手还试图将她手抓开,本身已经十分吃力,宋青小这一下撞击令他猝不及防,他实在没想到,这个女人到了这样的地步,还能反扑。

    他嘴里发出‘啊’的一声惊呼,抓着宋青小双手的手掌本能一松。

    双方僵持到现在,一点儿细微的改变足以引来致命的后果,逮着这个机会,宋青小咬紧了牙,抵挡着窒息带来的痛苦,双手捉着匕首,抽出一些之后,再次用力往里捅。

    鲜血溅了出来,顺着她手掌往手臂下流,她全身所有的力气都在这两个动作里耗尽,不成功就再也没有反抗之力了。

    她将意识沉入脑海,去注意那里的卡牌,两张卡牌仍没有翻动。

    她的身体已经开始抽搐,可能所做的反抗都是徒劳的,医生的身体压在她身上,像是要将她最后一口气也压出。

    冰凉的大缸紧贴着她背后,缸内的六号死于她手中,那双死不瞑目的眼睛一定透过缸底在瞪视着她呢。

    宋青小嘴角动了动,脖子上勒着她的力道逐渐在减弱,那紧紧缠住她的鼠标线一点一点从医生手中滑脱,脑海中,那右侧的卡牌终于以宋青小‘看’来极度缓慢的速度翻过来了。

    医生文质彬彬的笑脸出现在上头,卡牌下方他的名字浮现了:刘以荀,她赢了!

    空气重新被她吸进肺腑,宋青小大口的喘息,浑身软到提不起一丝力气,甚至根本使不出劲儿将压在她身上的医生尸体推开了。

    她颤巍巍的将插在医生脖子里的匕首拨出,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她试了好几下才成功。

    脑海里提示音响起:试炼完成,十秒后脱离空间!

    这个声音响起的时候,宋青小咧了咧嘴角,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她成功了,离开空间的方法确实如她所料的,需要最后的幸存者!

    意识里代表着她的卡牌是九张卡片中正中间的那一张,进入空间的其余八人尽数都死了。

    “十……”

    “九……”

    “八……”

    提示声音在倒数,宋青小大声的咳嗽又用力呕吐,她用力将医生推开,让他的尸体滚落到地上,想要将身体坐直了。

    脖子上仍套着鼠标线,她缓了好一会儿才伸手把这险些要了她命的东西扯下来随手推到一旁,倒数仍在继续:“二……”

    “一……”

    她本能闭上了眼睛,下一刻‘轰’的雷声响起,闪电划破天际,瓢泼大雨兜头砸下来,打在她脸上生疼。

    雨水的气息与泥土的气息混合,并不好闻,却远比空间那种难以言喻的阴森压抑好了许多。

    她回来了!

    宋青小仍躺在之前被人捅中了要害后瘫倒的位置上,仿佛先前的一切只是她的一场梦。

    要不是她手上还握着匕首,大雨尚未将她手掌上属于医生的鲜血冲洗干净,她恐怕都要觉得今晚发生的一切,只是她的臆想罢了。

    她喉咙还火辣辣的疼痛,她仰头盯着夜空,奔腾的闪电把天际照亮,雨水落到她脸上,打得‘啪啪’作响,流进她眼里、嘴中,她吞了两口,此时才真真切切的感觉自己还活着。

    意识中好似有什么新的变化出现了,但此时宋青小并不敢去查看。

    这个小巷太危险了,她并不知道自己进入空间之后,离开现实生活多久,也害怕之前杀了自己的男人再去而复返。

    现在她的状态并不见得能抵挡任何人的袭击,她喝了几口雨水,手扶着墙壁慢吞吞的起身,脚步蹒跚着往家的方向走。

    好在这里离家已经不远了,她远远的看到了熟悉的家门,门口被人锭上了铁锁,上面泼了红漆,写着‘还钱’的字样,这以往使她恐惧的一幕,此时却令她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