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奖励
    ,精彩小说免费!

    原本经历过被杀、进入试炼空间、最终死里逃生的种种事情,宋青小应该是难以入睡的,倒是这一昏迷,解决了她不少的问题。

    但这一觉她睡得并不踏实,试炼空间里发生的事成为了她的梦魇,她总是‘看’到那九张卡牌,提心吊胆着怕卡牌翻过来之后看到自己的脸,也梦到被她杀死的六号与医生。

    她睁开眼睛的时候,神智还没有完全清醒,却下意识的抓住了手里一宿没放的匕首,好一阵之后看到大大敞开的窗户,才意识到自己身在何地。

    外头天色蒙蒙亮,昨天下雨之后帝都气温陡降,风吹灌了进来,令她打了个寒颤,哆嗦不止。

    宋青小撑着身体,吃力的想爬起身,昨晚回来之后并不觉得,今日一起来,才发现她一双腿如灌满了铅般,沉重无比。

    精神使用过度的后遗症还在,动一下便觉得头疼欲裂,她索性又躺了回去,闭着眼睛休息了一阵,才去查探昨晚用积分兑换的奖励。

    那神秘的奖励是一套‘九字密令’,需要配合精神力使用才行。

    所谓‘九字密令’,是属于术法的一类,以九个字代表术法等级,包罗万象,将世间最神秘、最强大的力量概括其内。

    这东西仿佛是她与生俱来就拥有的一般,她稍一感知,便能想起,似是属于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觉得十分熟悉。

    宋青小有一种中了大奖的感觉,她虽然才第一次得到积分,并兑换物品,但也知道自己在无意中得到了什么样的好东西,顿时眼中露出难以掩饰的惊喜。

    这样的奖励远比武器、金钱更稀罕得多,对她来说更实用一些。

    她将匕首放到身侧手一探拿能拿到的位置,双手照着脑海里中‘九字密令’的指引结成印。

    这样的动作她第一次做,还有些不大习惯,同时摸索着自己的精神力,照着最低等的术令施为。

    宋青小一连试了七八次,最终冷汗涔涔,头晕目眩,迫不得已停止了这样的练习。

    虽说她得到了这样的机缘,窥探到了密术的一角,但拥有这样的珍宝,不代表她就有使用这珍宝的能力。

    她身体太弱,兴许是源于血统、精神力薄弱,且又在昨天的情况下经过大量消耗的影响,她结了好几次手印并没有成功,宋青小暂时放弃了想要练习的打算。

    九字密令不可能一蹴而就,至少她要先恢复了体力,养足了精神才能再次尝试。

    她歇了一阵,再次缓缓爬了起来,昨夜回来她来不及换衣服上床,此时衣服被雨水、血水、汗迹浸浊,散发着令人作呕的刺鼻味道,就连躺过的地上也留下了污迹,就如同她的生活,经历过昨天之后已经难以再回到过去。

    宋青小已经有些感冒,她将宿醉未醒的母亲从一堆乱糟糟的物品里拖出来送回床上,烧了热水洗澡,换了衣服,又找了一些东西先填饱肚子,才觉得自己缓过来了一些。

    她摆弄着匕首,虽说她曾险些被这匕首所杀,也拿着这匕首杀过人,但宋青小此时才有时间好好把这匕首打量清楚。

    它与一般的匕首造型略有不同,长约十五六厘米,刀背与把柄呈弯月的弧形,入手极沉。

    刃尖极其锋利,切割线也非常长,刀身略厚,宋青小翻来覆去的查看之后,注意到匕首的把柄后方有个图腾。

    这把造型特殊的匕首并不是她印象中寻常的匕首,再加上这图腾印记,她将来跟着追查下去,说不定有一天能查出杀自己的凶手是谁。

    她还记得杀手身上的气息,还有他握刀时手指上的凸起,及杀人后哼歌时的声音与背影。

    宋青小眯了眯眼睛,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得罪过谁,还是杀手临时起意,但无论如何,她应该更加小心。

    除此之外,九字密令最基础的东西也要尽快的掌握与练习,她不知道触动试炼的条件是什么,也不清楚下一次试炼会在何时到来,只能在此之前多加练习。

    昨天之前,她最大的烦恼也不过是为生活所愁,为工作担忧,烦的也不过是些小事,但经历过昨天之后,她的生活被搅得翻天覆地,那些曾经对她来说万分头疼的事情,经历过生死之后,好像又不足一提。

    离上班的时间还有一会儿,她试着结了好几个手印,她练的是最简单易学的‘临’字决中的术式,简单的说就是将精神力在手印的辅助下施为出来。

    随着施术者精神力的深厚不同,自然威力也是不同,但将‘临’字决练到极致,兴许可以制造出属于施术者的绝对领域。

    宋青小此时的实力当然达不到这样的境界,事实上此时的她才刚刚入门,精神力连最低级的门都还没迈入,‘临’字决最基本的术法自然就难以施展出什么威力。

    她练了许久,手印才勉强成功,失败了不知多少次,才终于感觉到意识海中的精神力,学会了将它们唤醒,并试着将其聚集在一起。

    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母亲仍然昏睡未醒,她留了字条与食物在床边,才出了门。

    警卫厅里,宋青小才刚一来,就收到了安队长在召唤她过去的消息。

    她无声的叹了口气,通知她这个消息的同事是个身强体壮的女人,看她的目光里带着些鄙夷:

    “真不知道上面的人怎么会把你这样的人招进来的,简直拉低我们的水准!”女警卫说话的时候,手握成拳举了举,作出想要打她的架势。

    如果是在昨天的时候,宋青小兴许会被她吓到,但此时女警卫的拳头挥过来的时候,她连动也没动,只是抬头看着这个女人。

    那女人愣了愣,原本也只是想吓吓她,让她出丑丢人,却没想到宋青小一动不动,女人神色阴郁的收回手,‘呸’了一声:

    “不知道是不是吓傻了。”

    女人转身就走,宋青小往安队长所在的办公室走去。

    安队长是她工作所在的警卫队西区负责人,他是个年约四旬的强壮男人,面相凶狠,宋青小进来的时候,他正在站着与人通话,眼角余光也没往宋青小的方向看,把她忽略得十分彻底。

    “西区缺乏人手已经很久了……”

    他声音洪亮,神情凶狠,应该是在向上面要求增派人手。

    宋青小站在办公室前,看到安队长面前放着的那个水杯,他的注意力全放在与人通话上,宋青小手结成印,小心的试着释放出精神力。

    那杯水在她精神力压迫下,水微微泛起涟漪,实际上在她精神力‘降临’的时候,如果她精神力再强大一些,兴许能将这水杯压碎才是。

    安队长似是察觉到了不对劲,下意识的转过头,宋青小低眉睑目的站在那里,仿佛先前那丝古怪的感觉只是他错觉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