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欢迎
    ,精彩小说免费!

    安队皱了皱眉,结束了通话之后,他拖了椅子坐下,双手环胸盯着宋青小打量。

    他还记得这个昨天才进入警卫队的新人,刚毕业的学生,性格内向并不多言语,警卫厅中外出巡逻的人员都是三大五粗,她进来的时候令安队长印象很深刻。

    但不知为什么,才一天的功夫,这个新人给他的感觉就有些不同了。

    “我不知道上面召你进来的原因。”有些事情想不明白,安队长就不想了,他原本召宋青小过来的目的是为了请她走人,警卫队召她入伍的时候,并没有详查她的生平,事后才发现她的父亲有犯罪记录,但此时看到宋青小后,安队长又改变了主意:“但警卫队里不养闲人。”

    他说话的时候,从抽屉里拿出一叠资料,向宋青小扔了过去:

    “最近有人指派了一个任务,想要找到一个失踪的女生。”

    资料落到桌面上的时候,发出‘啪’的一声响,宋青小听了安队长这话,抿紧了嘴唇,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先前更衣室外听到几个同事议论的名字:高琳琳。

    这个名字与死在试炼空间里的一号少女重名,她其实对于这件事情也很好奇。

    现在安队长交给她的任务,恰好合了她的心意,她脸上神色一动,伸手去拿桌上的资料夹,安队长看她这个举动,忍耐一般的别开了脸:

    “队里已经抽不出其他人手办这件简单的事,你看看能不能查出端倪。”

    他连掩饰嫌弃的意思都没有,说完了这话就示意宋青小出去。

    警卫厅巡逻警卫与侦查各大案件的部门向来司职明确,高琳琳失踪一案,想必其他组查不出下落,才会连警卫厅这边也跟着沾手了。

    想到这里,哪怕还没拆开资料夹,宋青小心中已经有七八分把握,失踪的高琳琳就是死在试炼空间里的一号少女了。

    科技日新月异的今天,只要是人为导致的失踪,总会露出蛛丝马迹,除非是试炼空间那样,已经超脱出凡人的认知,才有可能会办到这种事。

    她拿着资料夹从安队长办公室出来,找了个地方将资料夹打开,里面两张资料夹着一张照片掉了出来,她弯腰捡起,一号少女笑意吟吟的脸出现在宋青小面前,令她下意识的就将照片捏得死紧。

    高琳琳是三天前突然失踪的,她就读于帝都中学,事发前她正与同学打着电话,突然失去信号,查找此人已经消失。

    同学发现不对劲儿报警之后,警方调查了监控录像,她诡异的从镜头里失踪,却没有出现在附近任何一个监控之内,利用科技定位其电话ip位置也失效,仿佛这个人凭空从地球上消失了一般。

    她还是个学生,家境富足,生活背景单纯,没有经济纠纷,也没跟人有过矛盾,不存在有人向她复仇害她的可能。

    上面已经向帝都各区通报她的资料,毕竟失踪人口失踪的时间越长,遇害的可能性就越大,所以最终案子交到了西区警卫队的安队长手里。

    宋青小在确定了失踪的高琳琳就是一号之后,就将资料装了回去。

    一号已经死在了试炼空间里,这件案子最终的结果也只是不了了之。

    但这个事情给了她一个警示,试炼空间不是一个普通游戏,死在里面就是真的死了,连尸骨也找不到,只会像一号那样,成为一个失踪的人口,压在档案里。

    同时让她也确定了一件事,一号失踪的时间是在三天前,宋青小进入试炼空间的时间是在昨晚,实际上后来大家在算时间的时候,一号却说宋青小只是比她晚进空间十来分钟而已。

    这就证明了,试炼空间选择的人,并非会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进入,而是随机的。

    游戏没有固定的规则,就代表着她不可能提前做好充足的准备。

    有了这样一个认知,宋青小对这个试炼更加戒备。

    她自然不可能告知安队长高琳琳已经死亡的消息,这几天时间她借着查案的功夫,她频繁的练习九字密令中的‘临’字术决,同时缩短了自己睡觉的时间,每天早晚花大量的时间跑步健身,试图增强自己的体力,为可能会来到的下一次试炼做准备。

    大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一切风平浪静,宋青小并没有放松警惕。

    高琳琳的失踪案子没有查出什么新的线索与进展,好在安队长也并没有对她抱什么希望,只是想等宋青小两个月的试用期结束后就请她离开的意图更加明确。

    她脖子上的伤口已经结痂,却仍留着痕迹,精神力的运用被她摸索出规律,勤加练习之后,宋青小很明确的感觉得到有所增长。

    稀薄的精神力远比之前凝实许多,带来的好处不言而喻,运行精神力的神识海原本细如发丝,现在也拓宽了数倍。

    这样的结果就使宋青小在结好手印之后,施展术法时,至少不会像以前让人没有一点感觉。

    能在短短这几天时间内有这样的进步,已经令她颇为满意。

    一个月后,神识中并没有传来试炼空间的召唤,仿佛之前宋青小的担忧是她太过多虑。

    但越是这样平静,宋青小就越发觉得恐惧,她睡觉的时间更晚了,锻炼精神力更勤,她买了两把匕首,缝制了一个简易的绑带将它们贴身藏在衣服内。

    与往常一样,下班之后她回到家里,母亲唐云罕见的没有醉酒不醒。

    宋青小为唐云准备了易消化的食物,在她面前坐了下来,唐云因为常年酗酒的缘故,头发已经脱落大半,看上去远比真实的年纪更苍老得多,那手几乎连筷子都要握不稳。

    她盯着宋青小看了很久,似乎无法认出自己的女儿。

    在宋青小记忆中,唐云这样清醒的时间很少,所以两母女这样相对而坐的时间也少得可怜,她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跟母亲说话,连要唤出一声称呼都显得十分艰难的样子。

    两人沉默了许久,宋青小刚张了张嘴,就听到了脑海里传来久违的提示声:

    “即将进入神的试炼!”

    宋青小脸色一变,这个试炼的提示来得太过突然,此时她顾不得唐云,本能的站起身往另一侧房间走,她来不及去看唐云的反应,也没有时间跟她解释,下一刻宋青小一步迈了出去,眼前情景一变,不再是她陈旧的屋子,也不再是那昏暗的灯光,取而代之的是记忆中试炼空间中那熟悉的阴冷感:“欢迎进入神的试炼空间。”

    她眨了下眼睛,浓雾中的空地上,一个漆黑的枪口对准了她的脸,冰冷的枪管抵着她额头,力道大得逼她接连退了好几步,一个男人戏谑的声音响起:

    “欢迎光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