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熟人
    ,精彩小说免费!

    勒住宋青小的人力道奇大无比,力道一收,就让她感觉到脖子被细小的绳子勒紧,似是要割进肉中,火辣辣的疼。

    气管被压迫住,再呼不进新鲜的空气,宋青小仰起头,一张脸憋得泛青。

    她下意识的伸手想去拿手腕上贴身藏着的匕首,想改变这种困境,但她在刚一抬手的一刹那,理智就压过了身体的本能的反应。

    兴许是有过一次被勒脖子的经验,她很快冷静下来,分析利弊。

    这里是在医院,她面前还有人,匕首是她的底牌,太早亮出来对她并没有利。

    更何况张护士还在,她被人勒住,最多吃点苦头,不至于会死的。倒是底牌亮出来后,可真的会失去一大依仗。

    一想到这里,宋青小抬起的手又改变了方向,往后伸去想抓站在自己背后偷袭的人。

    这一切事情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宋青小被拖出了一两米远后,张护士才像是反应过来一般,发出一声惊呼声:

    “青小……”

    如宋青小所想,她急忙上前来试图帮忙解开宋青小的困境,同时大声的呼叫同事。

    一侧治疗室内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护士站也跟着有人过来,病房的门被打开,一群病人纷纷出来,神情僵冷。

    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宋青小却觉得漫长无比,张护士上前来帮忙,似是纠缠中拽她的人也被绊倒在地了。

    但这一下并没有解决宋青小的危机,那抓住她工作牌的人摔倒之后并没有松手,反倒将绳子抓得更紧,甚至混乱之中,宋青小感觉有一双脚踩到了自己肩头之上,越发加重了勒她脖子的力气!

    这下情况比先前还要危险几分,宋青小挣扎了好几下也没能摆脱这种险境。

    好在治疗室里有人出来了,护士站里的护士也赶紧过来,众人齐心合力之下将拖拽宋青小的人制服。

    但这一番拉扯也让宋青小吃尽了苦头,最终张护士拿了一把剪刀,将勒住宋青小脖子的工作牌的绳子剪断,才算是解除了宋青小的危机。

    “你没事吧?”

    张护士将剪刀递给同事,才有些担忧的俯下身,想扶她起来。

    空气失而复得,宋青小猛的吸了一大口带着些许药味儿的空气,气管被压迫后,喉咙异物感令她剧烈的咳嗽,她用力眨了几下眼睛,挤出了眼眶中被勒出的泪水,手搭住了张护士的胳膊,连话都说不出,吃力的摇了摇头。

    张护士的样子看起来有些狼狈,头上戴的帽子被抓歪了,连下巴处都被人抓出了几条血痕,那伤处渗出血丝,已经肿了起来。

    宋青小借着张护士的力气站起身,扭头想去看被制在地上的人,在看到病人的一刹那,宋青小捂着脖子咳嗽的动作一滞,瞳孔微缩,眼里飞快的掠过一道杀机。

    两个身强体壮的护士压制下,梳着两个小辫的六号穿着蓝纹病号服躺在地上,目光与她对接,嘴角往上一翘,露出一个略显诡异的笑容。

    六号的手上,还死死抓着先前缠住了宋青小脖子的工作牌带子。

    “咳,咳咳……”

    宋青小咳了两声,张护士还有些担忧的样子,替她一面拍背顺气,一面问:

    “你没事吧?”

    六号很快被其他人弄走,带往电梯的方向。

    “没事。”宋青小勉强开口,张护士听她还能说话,也松了口气:

    “这是今天新来的病人。”可能是想安抚宋青小,张护士很快开口解释:“应该是何医生在替她检查的过程中,突然跑出来才伤了人。”

    她指了指宋青小身后的检查室,那里门开着,宋青小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点了点头。

    喉咙还火辣辣的疼,皮肤应该是被勒伤了,张护士凑过来看了一眼:“还好伤口不深,但也要涂些碘酒消毒才行。”

    她垂下眼皮,有些叹息:

    “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看来工作牌是不能戴的。”她有些遗憾的样子,但很快又露出笑容,指了指自己胸口上的名字牌:

    “但像这样的特殊名字牌应该过不了几天就会制好的,到时青小就能跟我一样了,不戴这个也没关系。”

    宋青小扯了扯嘴角,勉强算是一个回应,却并没有出声。

    周围病人出来的越来越多,走廊上很快出现了好几个人,每个人神情呆滞,状若游魂。

    张护士看到这样的情况有些着急,顾不得多说,连忙要留下来的一个同事带宋青小去护士站涂药,自己准备先将几个病人带回病房再说。

    她整理了头发,重新戴好帽子,宋青小看了看她下巴上的伤:“张护士,你下巴上的伤……”

    “没关系的。”张护士顿了顿,随即弯着眼睛笑了起来:

    “他们是病人啊,不能跟他们计较的。”

    她语气温柔,极富耐心,脸上狰狞的伤口像是并没有激起她心中的怒气一般,宋青小目光闪了闪,留下来的护士就道:

    “小玉姐是我们这里最温柔的人。”

    宋青小转过头,这个护士胸前的名字牌上写着:王小丽。

    张护士所到之处,病人都忙不迭的回到病房,“这个时候不是活动时间,病人是不能随意乱走动的。”

    王小丽说着话,宋青小还沉浸在碰到了六号,又差点儿被六号杀死的回忆里。

    先前发生的这件事令宋青小心中疑惑重重,五号被四号恐吓之后惊慌失措之下开启了试炼场景,大家当时都措手不及,包括宋青小在内,来不及探听其余几个试炼者的任务讯息,就被迫进入了场景内。

    经过一系列的选择,进入任务后,才刚弄清楚任务的大概时间,没摸清任务的线索,就碰上了六号不说,还在她手里吃了个亏。

    视线里的数字倒数至:119:17:51,时间的紧迫及碰上六号的事,让宋青小皱起了眉。

    目前看来,她与六号之间在任务场景里的身份对立,一个医护人员、一个病人。

    意识中的提示没有任何变化,仍显示着:保护民众,失败抹杀。

    完成任务:积分一千。

    这证明先前的一场小插曲,是并没有触及任务条件。极有可能这一次的试炼会像上一次试炼一般,直到试炼者自相残杀,有人死亡之后,才会触动提示,使任务发生异动,继而让活下来的试炼者得知任务讯息。

    如果按照这样的逻辑,六号一见她就动手倒也符合游戏规则,但宋青小却想起空间中,六号才出现时那一幕。

    她才进入试炼空间时,大汉持枪对准了她,六号反应迅速,身手灵活,不止化险为夷,将大汉摔倒在地不说,还差点儿将大汉的枪都缴了,足以见这个人武力值颇高,危险程度也不低。

    虽说进入场景之后,她是病人的身份,但宋青小清楚,这只是游戏规则的适应,六号并不是一个真正的病人。

    这样一个人,真的要想杀自己,不可能会不成功的。

    她又忍不住摸了摸脖子,那里伤还火辣辣的疼,六号应该明白,自己穿着护士服,身边又有人,这里是医院,试炼者之间是彼此竞争甚至敌对的关系。

    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贸然出手,就是偷袭也不会成功的,她这样做的用意又是什么呢?

    脑海里的疑问得不到解答,王小丽看到宋青小摸脖子的举动:

    “是不是有些后怕了?”

    宋青小忍着不适,吞了口唾沫,若无其事的将手放了下来,她还没开口,王小丽却像是并不需要她回答一般,笑着道:

    “可能之后还会有更可怕的事情发生呢?”

    张护士将走廊上出来的病人送回房,向王小丽及宋青小二人走了过来,护士站旁边恰好是个开放式的操作台,张护士站在那里取了棉签沾了酒精,消下巴上伤口的毒,并招呼着宋青小过去。

    操作台斜对面是一间病房,先前才被偷袭过,宋青小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她过来的时候,下意识的转头看了看四周,确定自己身后没人。

    她转过头的一刹那,目光透过病房的玻璃,看到病房内的一张床上,五号已经换好了一件蓝纹病号服,瑟瑟缩缩的坐在床上发抖,似是注意到了宋青小的目光,他抬起头,这个头发油腻的胆小男人在看到她的一刹那,瞪大了眼睛,脸上露出欲哭无泪的惊吓之色,忙不迭的低下了头去。

    宋青小咬了一下嘴唇,皱了皱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